自由的極限

編舞家謝杰樺於歐洲沉潛一年後推出的《去自由》,讓舞者透過現場肢體即興,探索和回應舞蹈的基本命題。

Taiwan Tatler - - Concierge | Hot Ticket -

甫結束在奧地利林玆( Linz)電子藝術節表演的安娜琪舞蹈劇場以結合科技和舞蹈而在國內外倍受矚目,舞團編舞者謝杰樺具有建築背景,巧妙地將數位科技融入肢體和舞台空間,作品充滿實驗性和多重張力。然而,將在 1 1 月 6 至 8 日於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推出的新作《去自由》則回歸探討舞蹈的本質,透過和舞者一同即興和思辯,以舞蹈探尋自由的極限。

《去自由》源起於謝杰樺參與舞者和編舞者周書毅在 2014 年推出的《下一個編舞計劃 III》,當時由謝杰樺在舞台上直接和舞者邱鈺雯討論舞蹈,並做即興的肢體互動,以此探討舞者和編舞者的關係,並使往往依照指令而動作的舞者回歸成具有主體性的個體。延續這個路線而發展的《去自由》則擴大為群舞的規模,藉由開發不同的運動方式、能量、態度來探索身體的自由,在多重變奏和即興、繁複的拉扯交錯之間,進而質問個體的行動、心靈、情感的自由。

肢體變奏 《去自由》藉由開發不同的運動方式、能量、態度來探索身體的自由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