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戲品味

Charlotte Chaiang

Taiwan Tatler - - Faces | Close-Up -

自觀眾席間款款走上了舞台,扮演的是中國四大美女王昭君,琵琶伴奏下唱了一段北昆裡的唱段,敘述自己如何被陷害做不成妃子,現在要出塞和蕃。曲畢,變身為現代女子說道:「我並不願意去和蕃,但必須要邁開這一步,相信以我的個性,到了那裡一定能發散自己的能量。」

魏海敏描述時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來,這是今年初,這位京劇天后在上海演出的實驗性創作《水袖與琴弦—京伶魏海敏邂逅青年音樂家》,她一人分飾王昭君、西施、楊貴妃與貂蟬,以琵琶、古箏和鋼琴伴奏,不僅沒有任何京劇的樂器,結束時還自己擊了一段大鼓。

這齣戲分別以四位古代美女的故事為背景,轉換為現代女子的心聲,西施述說了戰爭的殘酷,雖然祖國越國得勝了,但她卻沒有絲毫喜悅;楊貴妃魂斷馬嵬坡之後才了解必須要先愛自己、找到自己,而不是依賴他人的寵愛;貂蟬則以新聞主播的方式現身,描述自己其實在歷史上並不存在,是後人為了解釋一國之滅亡,而創造的禍水角色。

身為梅玖葆大弟子、當代最傑出的梅派傳人之一,她遊走於現代與古典,屢屢讓看慣老戲的中國觀眾為之震撼,「這些觀眾的反響對我來講幫助很大,很多年輕人不僅懂戲,還研究做批判、發表文章,內行地講出來對妳的喜歡,這是我始料未及、而且很新鮮的感受。」

採訪時,魏海敏端坐在國光劇院的後台, 上午剛彩排完即將於 10 月 9 至 11 日上演的新編京劇《十八羅漢圖》,我聽著她優雅又帶著熱忱地解釋著劇情,這幾年京劇的表現手法越來越多元,魏海敏塑造過的角色從楊貴妃、虞姬、孟小冬、曹七巧到麥克白夫人、埃及艷后,是公認的演技派「千面青衣」。

在《十八羅漢圖》中她扮演一位深山修行的女尼,收養了一個棄嬰,但孩子長大後卻觸動了她一些情感上的漣漪,與此同時她也在修復一幅十八羅漢圖,這孩子便跟著女尼學習了丹青作畫及修復的技巧。

「以前演戲都在講感情的問題,這齣戲反而換了一個角度,探討如何追求藝術的境界,這個境界到底誰說了算?女尼在劇中有回答一些問題,但我就不透露了。」她神秘地說道。

就如同《水袖與琴弦》所揭示的,古典作品大多以男性角度描寫女人,因此當代戲曲作品中經常深入探討女性角色的內心。此劇中,女尼也面臨了情感上的挑戰,「戲裡面的角色有很深的修行理念,當她遇到了困難之後是要解決它?圍堵它?還是疏導它?其實這都是我們面對人生功課時很好的歷練機會。」

因為故事另一層面講到了藝術的真偽,她提到,表演藝術多是傳承前輩、前人的事物,也等於是在模仿他們的表演,「但演員真正成熟了以後,傳承跟模仿都有了演員自身的想法在裡面,藝術、人生的成熟度體現了不一樣的再呈現。」這位在京劇界不斷跨界與創新的百變女伶,接下來會帶給觀眾什麼樣的驚喜,實在令人期待。

「演員真正成熟了以後,傳承跟模仿都有了演員自身的想法在裡面,藝術、人生的成熟度體現了不一樣的再呈現。」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