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紀錄片影展的競爭相當激烈,妳對於作品入圍有什麼感想?

Taiwan Tatler - - Concierge | Small Talk -

我拍《河北.臺北》是自己出資,拍攝團隊也很精簡,到中國拍攝的時候,全部只有我、攝影師和製片 3 個人,影片完成後的宣傳和參加影展等工作和宣傳素材,也都是在沒有資源之下自己進行。一般參加國際影展,通常是在認識選片人之下比較容易入選,畢竟作品太多了。但我們單純是透過線上報名和交作品而入選。我覺得很高興,也希望未來這部片有更多曝光的機會。 例如《逆光飛翔》的主角是盲人,能做出來的表情比較有限。我於是從所有拍到的take 中選出他表現最好的,而且找到和他演對手戲的演員最呼應、搭配的畫面,把它們剪在一起。而《共犯》則是推理劇,必須找到一段對話的重點,決定那句話出現的時間點,好讓重點突顯出來。剪接還能讓一段爭吵的戲更急促、劇烈,也可以透過近景、遠景的畫面交錯,讓影片具有不同的風格。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