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處方籤

台塑生醫董事長王瑞瑜與Charlotte Chiang暢談對於健康與美麗的看法,不僅分享了她的經營哲學, 也就台灣目前的醫療、健保困境提出一劑「預防醫學」的藥方,希望能為大眾的健康把關。

Taiwan Tatler - - Contents - PHOTOGRAPHY KENNY YANG STYLIST LAWRENCE LIU MAKEUP SZ-CHI YU HAIR TIM LOCATION MANDARIN ORIENTAL, TAIPEI

台塑生醫董事長王瑞瑜與Charlotte Chiang暢談對於健康與美麗的看法,不僅分享了她的經營哲學,也就台灣目前的醫療、健保困境提出一劑「預防醫學」的藥方,希望能為大眾的健康把關。

王瑞瑜進入台塑集團之前,台塑無疑是個男女比例不均的大公司,「我在1984年回到台灣,那時候的薪水才一萬二,我是個大學畢業生,可是起薪比同樣條件的男生還要低。」覺得不公平的她便對這項制度提出了改革,「我常講制度和法律一樣,會影響整個國家、企業的文化,於是就把男女的起薪標準調成一樣,而且女性可以晉升。」她笑著看了一眼身旁的同事說道:「妳也要謝謝我!」惹得眾人一陣大笑。

她提起這段往事時,最感謝的便是父親王永慶的支持,「父親非常的嚴格,但是他認為只要人有能力,管他男生女生都要一視同仁,他是台塑企業最沒有重男輕女之分的人,就連我們這幾個子女他都一律當男生在教,而那時候也因他的同意,這個制度改了、就一直沿用到今天。」

身為一位女性的經營者,她同時有著男性的魄力以及女性的細膩,「其實女生有一個好處,男生對男生有時候會很一板一眼,但男生也是人,也有情緒要發洩。當面對女性主管時就比較敢講出來,我們也比較容易知道他們的問題出在哪裡。」

如今她擔任台塑集團總管理處總經理,雖然下屬都是男生,但是王瑞瑜卻能夠得人心,「他們會覺得我在關心他們,像是一個媽媽一樣。」她微微笑道。

第一眼看到王瑞瑜,看到的是位美麗的女人,保養得宜、穠纖合度,她自己卻十分老實地告訴我們,在成立台塑生醫之前她很邋遢,「真的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把我以前還沒做保養品的照片拿出來看就知道了。」而除了外表的改變,原本嚴肅的個性也有了變化。

她形容自己從小就很內向,在父親嚴格教育下,把自己的感情全部隱藏起來,講話也非常斟酌,「我是雙子座,可是展現給外面的形象是很冷漠、很嚴肅的。」甚至到了大學,讀會計的她因為一整個學期都非常認真地坐在第一排,學期結束時竟然有人上來問她:「妳是不是助教?」她苦笑著說,進到台塑總管理處之後更是面對著制度與電腦,每天與內部的同仁檢核企業虧損項目,「簡直就是枯燥乏味,沒有跟外面有任何的接觸,直到我在偶然的機會下成立了台塑生醫。」

在父親某次前往中國北方時,她請研發人員調配保養品讓他帶過去,回來之後他對王瑞瑜說:「你們保養品不錯,可以往這方面發展。」父親的一句話對她來說如同一個鼓勵,王瑞瑜便為此全力投入保養品的領域。但是將保養品當作一個事業來經營,卻不是那麼容易,要對外接觸、了解客人,在經營層面上對於「人」、「組織」等範疇也是從零開始。

但她也因此認識了廖鎮漢、孫芸芸夫婦,並在微風廣場設櫃,「從那時開始,我雙子座的熱情與關懷整個被啟發出來,從事消費性產品後,我開始慢慢知道要踏出去關心整個社會大眾,關心消費者、聆聽他們的需求。」台塑生醫起初成立的宗旨就是將長庚大學、長庚醫院與台塑集團研發出來的東西產品化,整合研究成果帶進產業,並貢獻給社會。

她也提到台塑生醫一直以來經營得很辛苦,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成本很高,「父親教我們做事情一定要踏實、要做良心事業,不是為了利益,而是為了要貢獻整個社會。因此我用的都是國際大廠的原料,或是長庚大學研發出來的東西。」高標準的要求則是另一個原因,「一定要臨床試驗成果超越或相當於我們的競品才能夠上市,而且我要做到比他們便宜。」

也因她的理念與要求,前幾年一直處於虧損狀態,她說明,一直以來是靠其他產品賺錢,直到真的轉虧為盈大概是這一兩年的事情,而除了FORTE 之外,也有了新的品牌DF美肌醫生。

「從零開始到今天已經13年了,」她指了指身邊兩位同事,「她們都是我親自面試挖掘進來的人才。」問起用人的哲學,她爽朗地答道:「熱忱!一個人有熱忱就會自我充實,越來越成長。如果沒有熱忱,工

作就只是一份需要完成的差事,我覺得鞭策人很累,應該要自愛、自我管理,察覺自己需要什麼。」因為對她來說,每個員工都是經營者,「不只是聽我的,我也聽他們的,只要專業、不懂的我就聽,也尊重並且請教他們。」

提到充實自己,王瑞瑜不好意思地笑著說:「有書我就看,但我比較偷懶一點,會要求我的同仁幫我念書,每個月安排他們跟我報告,比方說雜誌正在談論了哪些事件,生技、電子或石化產業的現況,現在油價波動、日幣匯率的負利率等等,要求他們一個月要給我3 到 5個題目,讓我知道整個社會討論的重點是什麼,對他們年輕人來說一本書一兩個小時就讀完了,但透過報告的方式讓他們融會貫通,也讓我了解這本書的內容怎麼用到企業、並對我有幫助。」雖然她說自己偷懶,但這的確是個有效率又雙贏的方式。

除了經營、用人哲學,王瑞瑜最令人好奇的莫過於她的保養秘訣,「美麗很容易,但外表的美麗是會凋零的,我覺得要讓人沒有看到外表就感受到美,這個很重要。」怎麼讓人打從心底覺得美?散發出美?「第一個是健康,有健康才能夠容光煥發,這是最基本的,所以一定要運動;第二個要熱情,有熱情的人讓人覺得容易靠近,第三個要關懷,關懷人與這個社會。」

王瑞瑜可以說是「健康」的最佳代言人,「維持健康最重要的是運動和飲食,並且讓身心靈達到平衡。」她會在吃完午飯後走個兩公里、晚飯後再走個三公里,「我對運動和靜坐都覺得不要太拘束,走多少算多少,讓吃下去的食物不要囤積在肚子裡面,另外每天五分鐘、十分鐘都好,花一些時間靜坐,不一定要入定,只要讓頭腦能夠空、覺得整個人放鬆。」 飲食則以蛋白質、蔬果為主,不吃炸物,少碰澱粉和甜點。

當然,提到健康就不能不提今年一月在微風南京開幕的「台塑生醫健康生活館」,健康生活館將以預防醫學為主、將健康的觀念帶進每個人的生活之中。「我注意到台灣未來老齡化的問題,到了2025 年台灣將成為一個超高齡國家,每五個人就會有一個人65歲,反觀健保給付一年約 6,000 多億,再加上自費部分已經高達 1.1兆,這個數字相當大,高鐵北到南的高鐵建造費用 4,000億,這代表我們一年有兩座高鐵的費用花在健保和醫療的給付。」

她認為要解決這個問題其中一個處方籤便是喚起眾人的健康意識,「我給你一個數字,歐美國家,尤其

我開始慢慢知道要踏出去關心整個社會大眾,關心消費者、

聆聽他們的需求。

北歐的瑞典一個人一年平均看2.9次醫生,芬蘭則是

2.6次,他們很重視健康;反觀台灣的平均看醫次數是 15次,不僅對自己的健康不了解,對於疾病發生的原因也不了解,所以只要不舒服就往醫院跑,甚至不知道怎麼預防身體不舒服。」而健康生活館要做的便是檢測、找到問題,個人化健康管理以及健康促進。

「不只個人而已,每個家族都該一起加入,甚至於未來我們發展基因檢測,像是乳癌都能做到事先預防。」先有健康才能美麗是王瑞瑜所一直強調的,「未來我們會成立抗老化研究中心,預防醫學結合醫院的健康檢查,保養品也可以跟醫美結合,我們正在申請診所的證照,在環球林口A8店將會以保養連結到醫院,轉介需要的客人給適合的醫生。」

當我們問到現在最想完成的事情時,她微笑地想了想,輕輕地歎了口氣說道:「我是個很容易滿足的人,只要晚上跟幾個好朋友聊天、吃飯、唱歌、喝酒,禮拜一又是一尾活龍。」原來父親在世時,不僅禮拜六要上班,禮拜天還要開會,「我現在已經非常感恩了,畢竟還有六日可以紓壓。」她接著緩緩地說道:「我快要退休了,我的最後一哩路就是預防醫學,現在開始是一個起步,我給自己十年的時間,真的希望能看到成績。」

透過她的言談與願景,我清楚地感受到一位企業家對國家的社會責任,那種熱情與關懷也許很難在第一眼便看到,但是王瑞瑜的美麗與熱忱的確是由內心慢慢散發出來,進而讓人真心佩服以及感動。

精闢見解對於醫療、生技產業有著深刻觀察的她,聊起接下來對於預防醫學的盼望,眼中也散發著光彩。

襯衫byAlice+Olivia,長褲套裝byLanvin,鑽石耳環、美洲豹鑽石戒指byCartier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