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取所好

每個人對於威士忌,都情有所鍾,烈酒達人林一峰邀你盡情悠遊,即使是新世界威士忌,也能帶來等量美好的感受。

Taiwan Tatler - - Life -

晚一位從事半導體的新加坡企業家帶著幾位好朋友來拜訪我,他們都是老饕,還記得幾年前我們一群人連同這位友人辦了場新春頂級波爾多葡萄酒的聚會,那場聚會幾乎把波爾多最好酒莊都湊在一起了,大夥兒一邊抽著雪茄,一邊讓葡萄酒帶著我們的話題神遊天地。

好久不見,這次好朋友是帶著幾位跟他同是半導體產業的友人來喝威士忌,和我的觀察一樣,這些年越來越多的葡萄酒收藏家開始認真喝起了威士忌,以前涇渭分明的界線慢慢地被打破了。

他們顯然認真研究威士忌一陣子了,每個人都有個人的喜好,不過他們還是執意要我推薦,想認識一下威士忌是不是還有甚麼新世界?我從主流的蘇格蘭威士忌,談到這幾年火紅的日本威士忌,這些威士忌對他們來說算不上新鮮。於是我略過了風格大異其趣的美國、加拿大,以及旭日方升的愛爾蘭威士忌,轉向台灣威士忌和印度威士忌。

台灣與印度的威士忌方興未艾,這幾年像這樣因氣候條件而快速熟成的威士忌,因帶著豐沛的成熟熱帶水果風味,在國際評鑑和大師盲飲頻頻拔得頭籌,市場上更是炙手可熱。甚至連美國著名的連續劇劇情中都出現讚許台灣威士忌是世界第一的橋段。

「台灣威士忌是噶瑪蘭嗎?」「印度威士忌?(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很好,十年前我開始推廣日本威士忌的時候,大部分人們也都是如此的反應。

當他們訝異並滿足於台灣 Nantou Omar(南投酒廠)威士忌帶著獨特茶葉香氣的風土特色,以及印度 Amrut(雅沐特)酒廠如此渾厚飽滿的香氣和口感。是的,這就是威士忌世界不可忽視的新世界。

「Macallan 如何?這是我最愛的威士忌。」其中一位朋友問。「它的特色是以獨特的小型蒸餾器,配合最嚴謹的橡木桶管理⋯⋯。」我的回答。

「Royal Salute如何?」另一位朋友問。「對我而言調和式威士忌是將不同美麗的元素融合在一起,就像是指揮家將不同的樂器讓他們各盡其職,如同一個交響樂團般發出悅耳的樂章。」我回答。

「我喜歡 Macallan,你會推薦我喝什麼威士忌?」於是接著我們繼續喝了 Macallan、Glendronach 和 Highland Park,我們把來自三個不同國度的五家威士忌都喝了。「我還是最喜歡 Macallan !它有股特別奶油般的圓潤感, Amrut 是藥草香, Nantou Omar 是茶葉香, Glendronach 是 香 草( Herb) 味, Highland Park有股煙燻培根味。」這位朋友心滿意足地確認了自己的喜愛。

「Steven,你到目前為止回答了我們的問題,沒有聽見你不喜歡的威士忌呢?」另一位一直靜靜聽著我們對話的朋友說。

對許多人來說,接近威士忌有不同的意義,買來擺的威士忌跟買來喝的威士忌,在選擇上是完全不同的價值觀,有些人重視威士忌的CP值(價格和品質的平衡),有些人在試過許多酒之後仍獨鍾一味。我因為泡在威士忌裡太久了,對威士忌產生了感情,每支威士忌就像是自己的家人,我們看見他們的美好,威士忌也回報給我們它的美好。

人們會從自己的喜愛裡反映了自己。我最喜歡的威士忌是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喜歡什麼樣的威士忌。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