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新酒

波爾多的 年份令人驚艷,而且你絕對會想在預售時就瞄準目標下手採購, James Suckling如是說。

Taiwan Tatler - - Life -

波爾多迎來了令人振奮的一年。2015所產的葡萄酒,富含豐沛的果香和充足的單寧骨架。儘管八月到十月間歇性的降雨,曾讓情況變得棘手,尤其是對位於Margaux北部的酒廠而言;但大多數名莊都以鉅細靡遺的葡萄園管理與審慎的釀造工序,打造出卓越的佳釀。

不過這個年份各家的表現並非完美一致。有些酒莊釀出了比2009 或 2010 年份更棒的酒,有的則只達到接近1996 或 2004年份的水準。Médoc產區某些備受尊崇的名莊釀的酒,品質連2014年份都不如;然而右岸的小酒莊卻交出了跟他們最負盛名的同儕們旗鼓相當或更優異的成績單。總體來說,生產者必須在發酵和浸皮時減少萃取,並降低新桶的比例;關鍵是打造出細緻而悠長的美酒,也就是波爾多真正的精髓所在。無論如何,且看未來一年酒液在桶中陳化的結果再下定論。

整體看來,以 Merlot 為主的酒款品質奇佳,是我在波爾多的三個星期內品飲過大約 750 款酒中,得分最高的。最出色的法定產區是 Pomerol 與 St- Émilion,雖然 PessacLéognan 與 Margaux緊追在後。許多較小的產區也表現亮眼,像是 Lalande- de- Pomerol 及Fronsac。Médoc的頂尖酒莊儘管有降雨的問題,仍釀出了高品質的美酒, Margaux 北部的酒廠當時遭遇的雨量甚至還特別多。

在我身為專業酒評的33年職業生涯裡,我想不到另一個在桶中培養期酒況可堪比擬的波爾多年份。它並不像近期的2010 或 2009,甚至是 2005那些好年份;因為在這些年份裡,是全體一致漂亮的完勝,全波爾多都度過了絕佳的生長季。然而, 2015的確是另一個卓越的年份,也是我自己會下手採購的那種,因為這一年真的產出了那麼許多教人振奮的好酒——無論是紅酒、干白酒還是甜酒,其中有些甚至是酒莊前所未有的傑作。

其中最優秀的酒款裡有種特質,讓我聯想起1980年代,當我還是個年輕酒評時桶邊試飲過 的某些好年份(如1982 或 1989)。那是種新古典風格,並不著重在大量的高濃縮度或木桶影響,而是以餘韻、均衡和力道見長。

雖然我沒有在桶邊試飲過,但右岸的酒應該可與優異的 1971年相提並論,且有過之而無不及。產自那個年份的諸如Pétrus、Lafleur和 Cheval Blanc等名莊都堪稱經典,且現在仍舊極其美味。那一年的特色是氣候炎熱且收成前迎來了降雨——很顯然對右岸來說是個極好的年份。第二個浮現在我腦海中的年份是右岸的1998,因為降雨同樣令其品質遭受影響。不過, 2015年份的酒風並不似前者那樣傳統,單寧也不那麼強勁,且2015年左岸產的酒要比右岸來得好。

我個人偏好以「另一個1995」來比喻右岸、Pessac-Léognan 和 Margaux,而 Médoc 區的 Margaux北部則更適合比作1996。後者亦受降雨影響,且僅有在Médoc北部才產出了出色的好酒;前者則讓波爾多普遍表現優異,右岸又特別成績斐然。

2015的年份酒有種種精彩的優點。我喜歡其展現出風土特色,且並未過度凸顯該年份的果實高熟度優勢。許多生產者都表示,它們的酒精濃度較上一個頂尖年份,也就是2010所產的酒來得低,單寧卻豐富而完熟,酸度中等。Pomerol的某位生產者對2015美酒的感想是「外冷內熱」。

2015年份酒替已故釀酒師Émile Peynaud 在我 1983年剛開始於波爾多桶邊試飲時說的一句話,做了最佳註解:「偉大的葡萄酒,從桶中就難掩卓越。」試飲過2015,我感覺這會是個充滿魅力的漂亮年份——足夠引人入勝,讓我想收入窖藏細細品味。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