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來,女性藝術家最辛苦之處?最享受創作上何種快樂?

Taiwan Tatler - - Concierge -

創作時一定會遇到困頓,但這種心情很容易被淡忘,尤其當創作成功的那一剎那。例如之前受巴黎第六區的區政府邀請,參與 SaintSulpice教堂的古蹟噴泉裝置藝術一案。這是我首次嘗試裝置藝術,是項挑戰,但也成為推動向前的動力。因為我是一人工作室,但此專案卻如此巨型龐大,從申請到架設等,都令人憂慮。多年來,我捏塑了許多外型簡潔的容器,而噴泉也是一種容器,我結合了木材與陶瓷, 36根長條木棍放射狀搭建在噴泉上,賦予另一種樣貌,使之更新與重生。花了一年準備及創作,但展出期間只有四天,作品最後呈現時的驕傲與喜悅,完全沖刷掉之前的焦慮,而喜悅一直在增加,包括到台北展覽,恍如夢中仙境般,每一步都實現了許多的不可能,這是兩年前完全沒想到的相遇。 長期的經驗,經年累月積蘊下,成為一種自然反射。除了在我腦中原創畫面之外,有時會延伸其他想法,製作的過程像一邊玩,一邊實驗。這些衍生創意,有時也自然地發展為一個系列。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