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收藏南島藝術 件邱復生 台開集團董事長

Taiwan Tatler - - Features -

在他眼中,好的藝術需具備人類共通性,並能穿越時間,好的作品歷經100年依然可以留存下來,禁得起時空的考驗。擁有在地化的特色、全球化的價值,並代表這時代,這無疑就是最佳的藝術展現。

即使投入土地開發,邱復生依然保留文化人本色,希望為世間留存更多人類的真善美,人性的反射,總是有善有惡,需去蕪存菁,取得眾人讚賞感動的元素。不管是視覺、觸覺或聽覺,都要能碰觸心靈深處。感動程度有深淺的分別:淺層的感動,能讓人哭;深層的感動,則是想哭卻哭不出來,他最鍾情的便是後者。

「有時我不會依循個人喜好,而是站在大眾利益上去著眼。」2010年,邱復生於鶯歌陶藝雙年展,看中了紐西蘭陶藝家Jim Cooper的作品,充滿原生的創作語言, 2012年起邀請他到花蓮洄瀾窯駐村創作,陸續在金門和台北三地駐村,分別是九個月、六個月及三個月,駐村期間,融入當地,將他的生命歷程與這片土地交織過後,創作出上百件結合在地人、物、情三者相生不息的美麗作品。

「紐西蘭也是南島語系,來到太平洋這一端,同樣是南島文化的延伸,駐村的意義,在於激發不同的想法。他的作品很自然原始,充滿趣味性,使人開懷,能夠啟發他人。」而這百餘件作品,是為了台開集團日後經營南島文化博物館所策畫的藝術在地創作,「我們不只創造土地新價值,透過藝術,更期望喚起與台灣這塊土地的情感連結與共識,而且是以世界性的眼光去看待。」

對於所謂的100,他有著獨特詮釋,「100 有時只代表過程,不等同完美,第二個100,有 時不代表200,在我的想法中,這是一種力求完善的過程。」完美的定義未必就是滿分,對邱復生來說,紀錄有時是一種墮落的行為,紀錄變成目的,便更加失去本意了,從藝術的角度,「不要被此綁縛,也不該是人生追尋的目標,盡力去做,才能快樂」。而藝術的領域,一直在累積人類存在的價值,能引發多數人的共識與喜愛,著眼於人類根本性的文化價值,那便是毋須爭辯的肯定了。

邱復生還收藏超過100件鼻煙壺以及村上隆作品,「全都不是刻意的」,他獨鍾具有時代精神的作品。村上隆的作品便有其時代性,戰後的日本失去了原有的國家基礎,在現實幻滅下,村上隆把所見到的日本,以甜美可愛的漫畫性手法,將卡漫藝術修飾精練,「藝術原本就是精緻化。」

在現階段,邱復生追尋更多非物質的快樂,而針對整體大環境,如何創造一個地方、動機或平台,激發更多人,而非特定少數族群,用世界性的標竿,改變人類生活的樣貌,則是他對大我的追尋。如近來台開築空間舉辦的「流轉:台灣50現代水彩展」,梳理台灣水彩畫發展進程;或是鼓勵花蓮原住民,用畫筆繪出自己的族人及部落,所舉辦的「第一屆花蓮原住民青少年繪畫、陶藝比賽」也都是在此理念下的實踐。

他同時極力推展一種生活價值觀,藝術的價值能讓更多人快樂。引導大眾從藝術欣賞,進階到藝術品味,再到藝術收藏,讓生活中擁有藝術,便自然而然地否決許多物質,不再需要極力去填充,「生活在畫裡」,讓人們感受到幸福,這便是他的初衷,也是始終不變的信念。

從電影配樂作為起點,邱復生歷經電影界、有線電視的浮沉,接著離開傳媒界,投入土地與空間, 1989年投資拍攝《悲情城市》獲威尼斯影展最佳影片金獅獎, 2009年促成日本藝術家村上隆首度來台舉辦個展,他淡淡地說,只是選擇不同的載體,但在文化這領域,他從來沒離開過。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