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想要去非洲追野生動物,遊客首選地點就是波札那。Melissa Twigg入住北部奧卡萬戈三角洲的高級渡假村,體驗非洲的狂野奔放。

Taiwan Tatler - - Contents -

這次我入住的是英國貝爾蒙德集團( Balmond)旗下的Eagle Island Lodge,我想連《遠離非洲》電影的男女主角勞勃瑞福和梅莉史翠普都會認同我的選擇。我從波札那北部的馬翁機場出發,搭乘小螺旋槳飛機低空飛過奧卡萬戈三角洲沼澤地,沿途看見大象玩水、彎角 羚和黑斑羚戒慎恐懼地環顧四周,還有淘氣的長尾猴在樹頂上打架。一踏上飯店附近的Eagle Island 機場跑道就是一陣熱氣蒸騰,放眼望去只有大片棕櫚樹與深色林木連接著周遭水域。

因為父母皆來自南非,我很習慣大自然,也喜愛在非洲各地旅行,但唯獨奧卡萬戈三角洲之旅讓我念念不忘,連非洲專家、導遊

和野生動物管理員都認為波札那有股特別的魔力。

到底哪裡特別?不像塞倫蓋提大草原或南非的灌木林,波札那的植被繁茂。奧卡萬戈三角洲是全球最大的內陸三角洲,在發源自安哥拉高原的河水挹注下,長年水量豐沛。所以這裡不只有美麗的彩虹,還吸引大批動物。一天內可以看見上千隻水牛、三群獅子和瀕臨絕種的野犬成群出現。

而作為獵遊勝地的波札那,最得天獨厚之處就是沒有人群干擾。在其他地方觀賞野生動物時,旁邊經常跟著五、六台吉普車,光聽別車的人討論晚餐就讓人遊興全消。波札那大部分的土地都是國有,而政府只發放少數許可證,所以獵遊時除了你和導遊之外,幾乎不會有別人。這也是為什麼貝爾蒙德集團會把全部三間飯店都蓋在波札那。在北部沼澤區的是Khwai River Lodge ;喬貝國家公園內的是 Savute

Elephant Lodge,而最受歡迎的就是 Eagle

Island Lodge,經過近兩年翻新,最近才重新開張。

Eagle Island Lodge 可說是滿足一般人對獵遊的美好想像。豪華帳篷臥房巧妙融合巴黎冷豔風情(房內清一色灰色系)和精緻的非洲風味(手工銅製床頭板、舊式電風扇和戶外淋浴間),我住的美麗帳篷完全勝過以前住過的任何房間。每間帳篷都有戶外平台可以眺望水景,還可以享受私人泳池,不需羨慕在泥濘中打滾的河馬。

一年中大部分時候三角洲的水位太高,無法開車獵遊,所以交通工具主要是船,但我是在三月底去的,剛好在氾濫期前兩個月,所以能搭吉普車尋覓動物。沒花多久時間,我們就看見一隻偷偷摸摸等待獵物的鬣狗和一隻正與幼

豹玩耍的母豹。導遊 Des得知我來自一個愛賞鳥的家庭,於是盡心盡力帶我看盡島上各品種的鳥類,我數到第40 種時就放棄了。

回飯店後我到 Fish Eagle Bar小酌一杯調酒,這間水上小木屋裝潢精美,而且不遠處就有大象和長頸鹿在喝水。以酒吧來說,這裡絕對能擠進前幾名。接著我在星光下享用三道菜的精緻晚餐,有鴕鳥肉、像海綿蛋糕的錦葵布丁和南非美酒。晚餐後不久就是上床睡覺的時候了,這裡的人都很早睡,每天早上五點半我就會被咖啡香叫醒,因此我在這裡必須重新學著早睡早起。

第二天吃完早餐,我們又做了一次獵遊,之後駕駛員 Barry帶我們坐上不關門的直升機,因為飛行高度非常低,我們幾乎可以摸 到在溼地上曬日光浴的鱷魚。接著我們到島上某個村落,這是島上唯一比較能和人接觸的地方,村落婦女兜售著自製草編籃和串珠項鍊,男丁們則扛回從淺水處抓來的漁獲。

黃昏時我與導遊搭上有點像威尼斯貢多拉的小船,當然這只是比喻,畢竟這裡的感覺和義大利完全不同。小時候我在辛巴威和河馬有一場難忘的「邂逅」,自此河馬就成了我的剋星。沒想到才剛啟程 15分鐘,我們就遇上第一隻河馬,牠在自己的領地上盯著我們,突然勃然大怒朝我們衝過來,嚇得我們趕快游到河岸避難,一上岸就看到河馬憤怒地把船拋上天,就像啦啦隊員在拋指揮棒一樣。

這個驚險的意外讓我腎上腺素狂飆,但畢竟這是非洲,大家就是愛這種無預警的小驚喜。而且好在 Fish Eagle Bar 有足夠的琴酒幫我壓壓驚。

作為獵遊勝地的波札那,最得天獨厚之處就是沒有人群干擾。

頂級帳篷 飯店12間寬敞的帳篷(左圖)都有私人泳池和觀景平台;休息室(上圖)可以飽覽四周自然景致。

下塌Balmond集團的Eagle Island Lodge之際,可以搭配在奧卡萬戈三角洲的直升機獵遊行程,並享受一頓精緻的餐點。

落日小酌 飯店的精緻酒吧Fish Eagle Bar讓遊客在小酌解渴之際、一邊觀看動物喝水解渴。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