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藝文創執行長梁浩軒

Taiwan Tatler - - Features -

從「哆啦A夢展」、「蠟筆小新展」到「披頭四展」、「單位展」以及仍在進行的「府—— Power To The Power 展」,負責策展的啟藝文創執行長梁浩軒打響了自己的名號。從公關公司到策展單位,梁浩軒發現策展是可以體現自己創意的一個方 式,比起公關的工作空間大許多,也能盡情發揮跟創作有關的事情。至今回想,他還是很難說出為什麼自己現在可以執行策展這件事,一路走來幾乎都靠自學,梁浩軒說自己很雜學,什麼書都看、什麼音樂都聽、什麼展覽都看。

啟藝文創至今只推出兩個自己的作品:披頭四展與單位展,其餘都是幫客戶單純負責策展部分。問起他的成功秘訣,梁浩軒認為自己就像個心理醫生,總是會鉅細彌遺地問客戶辦展的目的與期望,藉此打造出符合他們需求的展覽。很難用一套模式去貫穿所有的展覽,因為客戶的目的都不同。

「叫好與叫座這兩件事都是可以經過計算而來的,叫好是你對於市場的敏銳度,從社會觀察、媒體觀察中發現消費者的渴望與需求,這都是要做功課的,每一個產業都會有它的商業模式存在,文創產業也不例外,內容、行銷與業務三者必須結合在一起,目前我覺得最成功的非迪士尼莫屬,他們永遠知道消費者要什麼,然後可以持續提供優質的動畫作品。」梁浩軒說。

然而,他並非只是個追求銷售量的策展人,梁浩軒認為「文化」在文化創意產業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因為文化有傳承、使命、教育、歷史定位的意義。因此,每次決定要做一個展覽前,梁浩軒希望這個展覽是未來會有文化性和延續性的,而不是只在展覽期間留下很好的票房,他想的是:我要留給 下一個世代什麼東西?下個世代又會怎麼看我們做這件事情,總是以自己的核心價值——做每件事情時是否能得到市場、消費者以及自我的尊重——作為策展的判斷,並顧及商業與藝術美學兩者的平衡,就是他不斷在思考的事。

對於文創的定義,梁浩軒認為文化是歷史,文化是過去、現在、未來的總和,而創意則是方法,文化創意產業就是用方法去解決歷史的問題,或是解決過去、現在、未來文化的問題,然後讓這整件事情變得有價值。然而他也提到,因為政府操作的方式讓大家對於「文創」這兩個字產生罪惡感,以展覽為例,很多人會搞混文創展覽是什麼東西,在沒有文創展覽這個字眼出現前,單位展可能就會單純地被歸類為設計類的展覽,卡通展屬於授權展、藝術展就是藝術展,這些展覽本來都是存在的,只是分門別類地存在各領域中。但因為現在大家都會把在文創園區發生的展覽概括地統稱為文創展,反而產生以一概全的方式去否定或是支持它。

「我自己覺得那個聲音應該多元一點,我會抱持開放的態度來看這整個風潮,包容這件事情,因為每個時代都會有每個時代下的產物,或者是他們對於生活的需求和渴望。現在大家傾巢而出來看這樣的展覽,是因為他們渴望,想要透過展覽的模式找到生活的一些趣味也好、資訊也好、教育或是親子關係都可以,只是在被餵養幾年後,大家開始懂得選擇,因此就會有些負面的批評聲音出現。」梁浩軒樂觀地看待批評,他認為懂得選擇是件好事,而選擇權本來就是在消費者手上。

談起設計,梁浩軒說設計就像一把尺,是來告訴他生活的好壞,並讓他懂得生活或者是學會生活。只是,他並不確定這些展覽是否有助於台北人對於設計、美感的品味提升,反而對他來說是不斷進化的養成之路。他舉起了電影燈光大師李屏賓的例子,看電影的觀眾可能無法體會這場景的燈光打得有多好,但李屏賓自己卻很清楚,對他來說,這就是工作態度。「就像展覽一樣,有時候我們追求的事情可能微乎其微,但透過這過程卻可以訓練我們做事的態度,朝著更好邁進。」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