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Talk

蔡孟翰喜歡讓收藏家在細細玩味、鑑賞其獨樹一幟翡翠胸針的美妙姿態中,慢慢地書寫自己的故事。這個有點低調、有點率性的珠寶設計師,與Camille Chang分享了他的近況與創作歷程。

Taiwan Tatler - - Contents -

蔡孟翰以其獨樹一幟的翡翠胸針美妙姿態慢慢地書寫自己的故事。這個有點低調、有點率性的珠寶設計師,與Camille Chang分享了他的近況與創作歷程。

創作者通常都喜歡透過自己的作品說故事,像是傳達特定的理念,或者是表達某種蘊積的情感,但這卻不是蔡孟翰( Mason Tsai)慣常的發想邏輯。「我創作時喜歡朝向明確、具體的主題去思考,不喜歡做太抽象的東西。因為那樣的話別人會看不懂,需要我去說明、解釋,去講一個故事。所以我的作品都是很寫實、具象的東西,不需要花太多精神去解讀,得到的反應也比較直接。」

蔡孟翰出身翡翠世家,自小耳濡目染,一直對翡翠有著特殊的情感。因此儘管11歲便赴新加坡就學,後來大學在倫敦唸的是室內設計,最後仍舊選擇回到台灣自己創業,走上珠寶設計一途。「畢業後我曾在室內設計公司待過一年半,後來覺得這工作對我來說太呆板、單調,無法自由發揮,不是我想要做的,」蔡孟翰回憶道。離職後他先是投身家族事業,從切割打磨原石的學徒做起,出師後才回到台灣創立Mason Tsai Timeless Jewel。

「翡翠是一種很美的寶石,但一般的翡翠飾品鑲工都很普通,樣式有限,所以鑑賞和收藏的年齡層也偏高,這非常可惜。」蔡孟翰於是決定以自己的方式演繹,好讓更多人都能體會到它的美。一開始曾因為創意太過新穎,採用的3D立體設計過於前衛,而遭金工師傅因做不出來便推說設計者是外行;也曾因作品風格完全跳脫傳統翡翠珠寶的框架,而引來同業的質疑。所幸創業八年走來漸入佳境,尤其是招牌的翡翠彩寶胸針,無論是動物、精靈還是人偶,個個姿態靈動,栩栩如生,讓人一見便愛不釋手;不僅已有許多藏家鍾愛,在拍賣會上也都拍出很好的成績。

最滿意的作品或代表作?

以前是蝴蝶,但現在最接近自己心境的是蝸牛。這種不起眼的小生物,背著一個厚實的家,給人一種穩定感,同時又力爭上游,不受周遭因素影響,傻傻地認真做自己要做的事,朝自己的方向繼續努力前進。

拍賣會上特別受到矚目的作品?

是送到蘇富比拍賣的一枚猴子胸針,反應很好,在中國大陸甚至出現仿製品。當地珠寶業界喜歡翡翠的人,都知道這件作品,並將之與熊貓並列為國寶,給這個作品冠上了「國寶猴」的稱號。

構思新作品時是如何尋找靈感?

是從取得的素材開始發想,尋思要如何才能增加其美感,和最大化它的價值。有些石頭如果不是落到設計師手中,大概就是單純搭點鑽石鑲成墜子或戒指,而不會想方設法讓成品更有特色,也吝於找尋其他的可能性。我總是嘗試著不同的造型來凸顯寶石的美,因此做出來的東西會比較特別。

從創立品牌至今是否曾遭遇起伏或困難?

這八年中沒有大好也沒有大壞,真正有變化的部分應該是在作品的表達上,包括心路歷程和經驗的累積各方面,都會直接反映出來。比如八年前創作的人偶,跟新作品的姿態就截然不同。另外,我剛開始創作時比較天馬行空,有點像把作品當成另一種男生的玩具那樣;後來挑選主題時會經過更長時間的深思熟慮,造型線條也越來越細膩。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些改變跟心境應該也有關係,比如早期會創作一些精靈、仙子類,而近期就有一些豐收、雀躍舞蹈的女孩,或許是因為工作和生活上進入安定期,走得比較順遂吧。

未來的新計畫?

未來有機會想為自己開作品個展。這雖然只是個小小的夢想,卻並不那麼容易達成,因為我所有的作品幾乎都是一推出便售罄。所以,從不久前開始,我每推出一個新系列,便會為自己保留一件。

推陳出新 由左至右:蔡孟翰;蔡孟翰的作品無論選材、配石和色彩的運用都相當新穎,不僅辨識度極高,也展現出他不受傳統設計包袱所限的跳脫創意。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