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Up

擺脫歷史的束縛,這次導演魏德聖以音樂劇的方式訴說愛情,新片《52 Hz, I love you》希望人們擺脫孤單,都能享受人生溫暖的幸福感。請見Cathy Chiang的報導。

Taiwan Tatler - - Contents -

魏德聖, Georgina Bloomberg

早在台灣上映前,《52 Hz, I love you》便已在北美巡演,透過社群網站的流佈,「這是一部快樂溫暖的電影」,魏德聖則說,在海外要看到一部台灣電影實屬不易,早在前一部電影《Kano》下片後,在北美放映得到極大迴響,當時已答應以北美為優先。「同時試試口耳相傳的力量,畢竟口碑是沒有邊界的。」第一波的發酵魅力,也的確擴散回到台灣了。

說起《52 Hz, I love you》的拍片初衷,這部片屬於小品,年輕時就埋下創作的種子,想讓兩位扮演喜鵲的人在情人節相遇,「蠻喜歡見到從配角躍為主角那種趣味性,」他認為不管年齡、狀態如何,人不能孤單,應當去追求愛情、享受被愛,孤單容易封閉自己、虐待別人為樂,正向的面對生活的酸甜苦辣,人生才會精采。

關於片名, 52 Hz代表鯨魚的頻率,是全世界最孤單的聲音,一直找不到相同頻率的對象,生命只有暗戀與單戀,女生個性像貓,性情難以捉摸,又期待又害怕愛情。藉由鯨魚和貓這兩個意象,在平行時空竟然能夠相遇且相戀,也產生有趣的故事張力。他並笑說,此次擺脫歷史的束縛,能夠自由創作,可說非常愉快的執導經驗。

「採用音樂劇的方式,是希望傳達厚度,歌詞和音樂能在片中發揮力量,多餘的戲劇便不用再出現。」而片中兩位男性角色,游大河與小安都有他的影子,小安身上有他年輕時對感情的期待,一個不小心就踩到愛情,游大河則有他對夢想的堅持,愛情期待與經濟壓力兩邊在擠壓,「卅幾歲的人正是愛情與麵包找不到平衡的年紀,所有的感情都是一種賭注。」

「我只有在工作上浪漫」,現實中的他不會刻意製造,生活上兩人共同承擔好與壞,享受在一起的感覺,「刻意製造的浪漫越短命」, 生活上的體諒才是維持情感的重要元素,行為、心理、感受上毋須言語,愛情不用證明,說起一直在背後支持的太太,「我知道她懂的」,他很快又附註一句,但仍須適時表達,牽手也是一種方式,「口口聲聲說我愛你很俗氣。」

魏德聖向來喜歡採用素人,連台北市長柯文哲也在片中卡一腳,「這四位角色都是樂團主唱,本就具備角色的專業性及舞台魅力,專業不在演技,但炒熱氣氛與互動交流都非常在行,讓觀眾更有投射感。」

跟前幾部電影相較,這部片僅39 天就拍完了,「以往拍攝時,總是天氣找麻煩,這次天時地利人和,加上團隊默契也到位了。」這部電影全程在台北拍攝,在淡水營構一座美麗的戶外花市,小安這年輕人所居住的頂樓加蓋,劇組也步入富錦街取景,不少觀眾走進電影院,竟有著身在歐洲城市的錯覺,「城市裡人與人的形體很近,心卻很寂寞遙遠」,全片鎖定在孤單族群,不管是失婚的、失戀的、暗戀的,另外一個需要被接納的則是同志族群,「但我希望創造快樂的同志,不是悲情及辛苦的,觀眾在看完這部電影,能有溫暖的幸福感。」而在簡單的故事架構裡,導演暗埋了許多細節及看法,第一次看到片中的快樂,第二次再深入到角色心理去,「所以這部電影適合看兩次。」魏德聖笑著說。

他從不在乎得獎與否,「愈能挑戰電影價值的愈能得獎,然而一旦得獎,這部影片便會定義在某一年份」,他所希冀的是「永遠是一部電影,讓它成為永久的價值」,這是他的一生使命,「不理會別人的期待,我只要對自己負責,對電影負責就好。」在高唱願有情人終成眷屬之餘,他下一部拍片計畫已鎖定在400年前的台南,出身台南永康的他,也已準備好面對另一層次的自我檢視,期許能再為台灣電影再開闢一條公路,供後人行旅。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