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土至上

西班牙最著名的產區固然出產不少令人驚艷的美酒,但還是有很多往他處尋寶的好理由,且聽James Suckling娓娓道來。

Taiwan Tatler - - Life | Wine -

去年夏天我在西班牙待了幾個星期,試飲了將近 800 款葡萄酒。這也是我連續第二年投入相當的物力和時間,好更深入地瞭解這個國家的頂尖美酒;其中知名度相對較低的產區,正在改變整個西國的葡萄酒風景。加利西亞( Galicia)和加納利群島( The Canary Islands)等地在致力推廣其獨特酒風的同時,也很快成為矚目焦點。這兩個地方所產的紅酒尤其活潑有生氣,具備突出的風土特性,易飲又有架構;既可在年輕時享用,也經得起陳放。傳統產區如Rioja 和 Ribera del Duero仍持續打造著西國的頂尖佳釀,只是部分生產者還在釀造過度萃取、濃縮度過高的紅酒。他們和其他仰賴大力行銷包裝的酒商,恐怕將與西班牙在全球市場的嶄新未來失之交臂。

一路試飲過來,我最喜歡的產區是加利西亞,儘管拿下最高分的酒款並非產自於此。加利西亞位於該國西北部,就像西班牙給葡萄牙戴上的一頂小帽子。不似西國大多數地區那樣擁有陽光普照的地中海氣候和高溫炎熱的夏季,加利西亞在大西洋的調劑下,屬於夏季涼爽冬季多雨的海洋性氣候。當地出產的葡萄酒,也因此具有讓獨特果香更為凸顯的鮮明酸度,張力十足。

「無論是白酒還是紅酒,我們希望做到的是微氣候和土壤特色最真實的表現,」Zarate 酒莊莊主 Eulogio Pomares表示,他是這個產區的主要生產者之一。「我們喜歡自家酒中所固有的張力和清新度。不過我自己本來就偏好清新的酒風,所以某種程度上我也試著讓我的酒凸顯這一點。」Eulogio Pomares 本身就是釀酒師,他在 Ribeira Sacra也有產酒。

至於加納利群島這個產區,最讓我驚艷的是最大島 Tenerife 所產的美酒。諸如 Envínate 和 Suertes del Marqués等生產者所釀造的酒款,能在美麗纖柔和均衡中,透露出源自於火山土壤的黑浮石特性。大多數酒款都是由一長串當地原生品種調配而成,試飲時,酒質表現一再讓我們想起島嶼絕佳的風土條件,以及大西洋賦予的特有影響。

Orotava 酒莊是 Tenerife島上引領趨勢的酒莊之一,據其莊主Jonatan García Lima所言,這股崇尚風土的潮流才剛剛起步。「這裡的葡萄園已經有500年歷史。我們所做的只是些微調整釀酒工序,並更細心地照料葡萄藤,成果有目共睹。」

旅程告終時,總結起來最教人興奮的紅酒產區是 Ribeira Sacra。其特色是明顯的礦物、岩石氣息,酸度明亮精確,因此極其易飲而清新。這些酒複雜之中引人入勝,讓人一喝上癮。唯一一支獲得 100 分滿分評價的是 Gran Reserva Castillo Ygay,主要是以1986年所採收,生長在非常古老葡萄園的Viura品種釀成。經21年橡木桶陳年,最後六年是採水泥槽培養。這是支非常出色、與眾不同,且充分表達風土特色的美酒,也可能是西班牙和全世界最好的白酒之一。

「西班牙酒業的未來,並非建築在無法反映風土和其產區獨特性的工業葡萄酒上,」Remelluri和Compañia de Vinos de Telmo Rodriguez兩家酒莊的莊主Telmo Rodriguez說道:「我們必須釀造和推廣能代表偉大產區和葡萄園特質的手工葡萄酒。」他此言我全心全意地贊同。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