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Up

出生於巴基斯坦的Shiza Shahid與諾貝爾和平獎得主Malala Yousafzai共同創立馬拉拉基金會( Malala Fund),如今試圖以創投的身份改變這個世界,且看 Madeleine Ross的專訪報導。

Taiwan Tatler - - Contents -

出生於巴基斯坦的Shiza Shahid 與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Malala Yousafzai 共同創立馬拉拉基金會( Malala Fund),如今試圖以創投的身份改變這個世界,且看Madeleine Ross的專訪報導。

在2012年,一群持槍惡徒闖進巴基斯坦斯瓦特縣( Swat Valley)的一輛校車巴士,當時年僅14歲的Malala Yousafzai在車上受到殘暴的槍擊,此事震懾眾人。儘管Malala的頭部受到重傷,所幸她的復原情況良好,甚至成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女權推動者、榮獲諾貝爾和平獎、參與拍攝紀錄片,並榮登《時代》雜誌封面。

不過我要介紹的是另一位鮮少耳聞的女性,她不但是Malala的摯友,還是她的啟蒙導師,她就是Shiza Shahid。比 Malala年長不到十歲的Shiza,出生於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瑪巴德( Islamabad),後來前往史丹佛大學就讀,並獲得全額獎學金補助。Malala遭受槍擊時,她正在杜拜處理商業顧問的工作;在香港接受訪問的Shiza喝了一口薄荷茶並對我說:「Malala就像是我的妹妹,」她伸出手,展示Malala送給她作為結婚禮物的戒指,「她還在我的婚禮上獻上一段美好的祝詞。」

Shiza 得知Malala受到攻擊的消息後,立刻搭機趕到她的身旁,當時Malala才剛剛恢復意識, Shiza 說:「我對 Malala說全世界都想幫助她,她聽完後對我說:『我沒事,你請大家去幫助其他女孩吧。』當下我才發現她經歷的這一切,不能只是輪播新聞中的一則受害新聞,應賦與更重要的意義。我不希望大家只記得她被塔利班槍擊,因此我協助Malala與她的父親,讓他們知道該如何訴說他們的故事,才能讓故事流傳下去,並激勵他人給予協助,同時為全世界的女孩創造 接受教育的機會。」

於是 Shiza 與 Malala攜手創立馬拉拉基金會,希望能在地方、國內與國際上獲得資源並改變政策,確保所有女孩都能完成12年的教育。當時24歲的 Shiza毅然決然地辭去工作,移居紐約擔任馬拉拉基金會的執行長,她說:「慈善事業是非常傳統的,你必須想辦法闖出名堂,所以年輕人想經營基金會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總會遇到很多人說出一些沒禮貌的話,像是『你還是個乳臭未乾的孩子』或是『這執行長怎麼這麼幼齒』。」

Shiza曾被《時代》雜誌評選為30歲以下的世界改變推手,也受《富比士》雜誌推選為 30歲以下的社會創業家,更是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全球議題協會( Global Agenda Council)的成員。

Shiza對於宣導活動並不陌生,作為一位生長在伊斯蘭瑪巴德的年輕女孩,她時常偷溜出門參加抗議活動,也常常擔任當地非營利組織的志工,為監獄裡的婦女提供醫療援助,她表示:「我發現巴基斯坦是全世界對女性最不友善的地方,不但受到軍事政權的統治,恐怖攻擊也越來越接近我的家園,我想知道為什麼我們的社會會如此衰敗。」

在 2005年,當時才16 歲的 Shiza 遭遇了巴基斯坦大地震,這場地震造成七萬人死亡,當中包括她的多位摯友。自此,她開始擔任救援隊的志工;由於她是隊上唯一的女性常備隊員,因此被賦予更大的責任。她在救援隊裡認識許多因為地震而流離失所的女孩,也與她們成為了朋友,她們會一起討論男生和衣服,不過她發現天災並未因此消弭人與人之間的不平等,她說:「有一天,天

氣非常炎熱,我對其他女孩說:『不如我們去外頭散步吧。』但她們卻說:『不行,我們的父親與兄長害怕我們會被其他男人看見。』這彷彿她們的存在是莫大的恥辱。」

一年後,為了尋找更好的環境, Shiza 申請就讀史丹佛大學的大學部學程,並成功入學。「我的視野變得更寬廣,終於不再覺得格格不入,因為這裡有許多充滿瘋狂想法的社會企業家,而我也是其中一員。」Shiza 說。

然而,巴基斯坦的情況卻越來越糟,她也益加擔心家人與朋友的安危。塔利班掌控了巴基斯坦北部的斯瓦特縣,並針對婦女施暴;時至2009年一月,遵循遜尼派原教旨主義的人士頒布了一道禁止女性受教育的命 令,她說:「當時我在史丹佛大學就讀大二,我心想:『我在這裡接受全世界最頂尖的教育,但距離我戶籍地三小時的地方,那裡的女孩卻無權接受教育。』」於是她想改變現狀,「我暗想:『如果我能讓其他人知道斯瓦特縣的情況,大家一定會介入協助。』」

Shiza利用放假時間回到巴基斯坦,邀請一群住在斯瓦特縣的女孩到伊斯蘭瑪巴德參加秘密夏令營。Shiza 和教師團隊透過這個夏令營,以相對獨特的方式訓練這群女孩,讓她們一同倡導女權;課程內容包括自衛、作文與溝通工作坊。Shiza 希望趁還能影響這群女孩的時候,教導她們述說故事的能力,以便獲得記者與決策者的注意,而Malala即是其中一位學生。

夏令營結束後, Shiza 回到史丹佛大學繼續完成她的藝術學位,並規畫好她的職涯發展;她預計至麥肯錫公司( McKinsey & Company)的中東分部就業,學習如何提升

「當時我在史丹佛大學就讀大二,我心想:『我在這裡接受全世界最頂尖的教育,但距離我戶籍地三小時的地方,那裡的女孩卻無權接受教育。』」

新興市場的成長,接著到商學院進修,最後創立一筆基金,「專門投資能夠改變世界,並為嚴峻的社會挑戰提出解決辦法的企業。」

不過她的計畫在 Malala 受到槍擊後全變了調,幸好現在 Shiza已經重回軌道,向她的願景邁進。Shiza在今年初創立 Now

Ventures,這間新創立的創投公司專門投資具有「使命感」的初創企業。她表示:「Now Ventures的基本考量是利益與目的的交集。我們在決定是否投資之前,會提出疑問:如果這間公司成功了,世界會不會變得更美好?」

一旦她與她的團隊有了答案,便會從三個層面評估這間初創企業。首先,她們會分析創辦人的動機與價值觀,接著觀察企業裡的性別平等與多元化。Shiza 說:「數據顯示有女性職員的公司表現較好;多元的團隊比單一的團隊要來得好。」另外,員工的待遇以及他們是否有機會邁向更好的生活也是評估的重點。基本上, Shiza 認為所有公司都應該努力追求「巨大、無畏的創新;我們要的不是一點一滴累積的改變。」乍聽之下,似乎標準相當高,但她為我們縮小範圍,她說:「造成莫大改變的都是科技輔助的企 業,因此我能說我們的焦點會放在仰賴科技的公司。」Shiza受命於國際菁英會( Quintessentially Group)亞太區執行長 Emma Sherrard Matthew邀約而前往香港,她曾在美國的一場會議上聽過 Shiza的演講,因次特別委任她出訪亞洲。Shiza說:「我的天啊,過去這三天我要是沒有咖啡因跟糖,我早就昏倒了。」她從抵港後便馬不停蹄地四處演講以及接受訪談。

Shiza熟知如何述說他人的故事,現在該輪到她說了,「我發現我的位置很特別,我來自一個白手起家的巴基斯坦家庭,我了解一部分的世界,我曾去過難民營、監獄、貧困的社區,也參加過抗議活動;另一方面,我擁有史丹佛大學的學位,我在麥肯錫公司工作過,也建立一個非營利組織。」她說。

「如今我在矽谷,這是全世界擁有最多創新思想的地方,從基因排序到人工智慧,這裡一應俱全。我能接觸到全世界最具影響力的想法,但我也警覺到這世界存在許多不平等,而我卻能夠將多數人感到陌生的文化傳給每個人。我想我可以作為一道橋樑,連結每個人,激勵他們集合起來,同心協力解決世界上最艱難的挑戰。」

諾貝爾殊榮 Shiza Shahid(坐於中央、披戴粉色圍巾)以及其他支持者齊聚於奧斯陸,恭賀Malala(位於Shiza斜後方,披戴咖啡色無花紋圍巾)獲頒2014年諾貝爾和平獎。

大聲疾呼 上圖: Shiza Shahid與Malala於2014年前往約旦,替因為戰爭而無家可歸的敘利亞孩童發聲。右圖:兩人前往肯亞提倡女孩受教育的權利。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