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空氣

精 品 空 氣你願意花費100美元只為了吸一口新鮮空氣嗎?且看Madeleine Ross深入調查「空氣農業」的崛起,探究一口空氣是否真的值千金。

Taiwan Tatler - - Contents - Illustrations BERNARD CHAU

你願意花費100美元只為了吸一口新鮮空氣嗎?且看 Madeleine Ross深入調查「空氣農業」的崛起,探究一口空氣是否真的值千金。

「我們自詡為空氣界的Hermès。」加拿大新創公司Vitality Air的創辦人Moses Lam這麼說。這位年僅32歲的前貸款經紀人代表的是一群逐漸興起的企業家,他們稱呼自己為「空氣農夫」。為了將新鮮的空氣變成日常商品,這群空氣農學家必須四處探尋以純淨空氣聞名的地方,才能將空氣變成一罐罐、一瓶瓶的商品,再以高價販售給亞洲各地飽受空氣污染之苦的顧客。

Lam 表示:「對我們而言,中國和印度是很大的市場,不僅污染嚴重,人口也非常多。另一個令我們感到不可思議的國家是韓國,因為這裡竟然也被中國的污染波及。」Lam 於 2014年創立 Vitality Air公司,從加拿大的班夫、路易斯湖以及洛磯山脈等地抽取空氣,以單罐裝、雙罐裝及五罐裝販售。他說:「我們的典型客戶不外乎是有錢到處旅行的高知識份子,他們大多喜愛生活中的各項精品,例如 Rolex腕錶,以及BMW或 Ferrari等進口車。」

自從 Lam 創立 Vitality Air後,類似的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出現。2015年底, 28歲的 Briton Leo De Watts創立Aethaer公司,他將取自威爾 斯、威爾特郡、多塞特郡、索美塞特郡、約克郡的空氣裝入Kilner密封罐販售,每罐售價80英鎊。De Wattes說他們推出的禮物組內含多個地點的空氣,在農曆新年期間特別受到中國顧客的歡迎。「傳統上大家都會包紅包給朋友或同事,希望能在未來的一年迎來健康與財富。紅包雖好,但在空氣汙染如此嚴重的年代,說真的,他們真正需要的是乾淨的新鮮空氣。」De Watts說。

創立於澳洲的Green & Clean 公司,他們販售的空氣則取自雪梨的邦代海灘、藍山以及黃金海岸,目前最大的市場是印度,緊接在後的是越南,現在更迫切地想和中國達成交易。Green & Clean表示他們的罐裝空氣已經跟

澳洲著名的 Hotcake鬆餅一樣,在機場就能買得到。John Dickinson是該公司的董事暨共同創辦人,他說:「我們的罐裝空氣很受觀光客歡迎。」Green & Clean並沒有將他們的產品包裝成奢侈品,反而將目標鎖定亞洲逐漸崛起的中產階級,「一切都是數字考量,這個階級的人數非常可觀,所以我們把重點擺在這個市場。只有他們才真正意識到,目前的生活環境可能會傷害自己。他們會吃保健食品、注意飲食、保持運動習慣,但他們無法改變他們吸入的空氣。而這群會吃維他命C的顧客,同樣地也會每天呼吸十口我們販售的空氣,作為清肺養氣的保養品。」

之所以選擇在特定地點抽取空氣,是為了能捕捉該地的獨特風味。Green & Clean 將他們抽取到的空氣送進實驗室進行分析與測試,結果顯示,取自藍山的空氣中含有高濃度的尤加利樹氣味,而邦代海灘及黃金海岸的空氣想當然充滿了海鹽的風味。「客戶跟我們說他們真的能聞到並嘗到不同空氣間的差異。」

Dickinson說。我們很難決定這類商品的定價,因為在這之前空氣一直是免費的。對許多從事極限運動的人來說,尤其是在高海拔地區進行的運動,氧氣作為補給品已經在市場上銷售多年,但是從未聽說過有人販售唾手可得的空氣,畢竟這些空氣除了21%的氧氣,還混雜了78%的氮氣,以及水汽和二氧化碳;這個新奇的現象似乎在空氣污染嚴重的國家特別明顯,而他們的共同點就是皆以製造業為經濟動脈。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全世界每年都有300萬人死於空氣污染,其中有100萬人是中國人。

那麼我們到底要花多少錢才能買到一罐新鮮空氣呢? Vitality Air以及Green & Clean都將採 集到的空氣壓縮至他們的標準罐裡,每罐大約可供吸取130 至 160口。Dickinson認為必須盡可能以科學的手法經營這項事業,他說:「我們使用跟醫院一樣的醫用級壓縮機,結合多重濾網和空氣乾燥機。我認為必須要用科學的方式處理,畢竟這是要給人用的。」他表示這一行並非無本生意,「有人會說『拜託,空氣又不用成本。』但我跟你說,除了空氣以外,通通都要成本。」他說。

反觀 Aethaer 公司,他們沒有將空氣壓縮至罐子裡,這表示每一罐空氣只夠吸一、兩口。De Watts說這是因為他想當一位「有機空 氣農夫」,而且他希望盡可能減少加工程序,以提供新鮮、天然的空氣。壓縮機裡有各式各樣的機油,而且通常都是靠石油發電,難道你不覺得莫名其妙嗎?為什麼要辛辛苦苦地登上淨地後,卻仰賴引擎採收空氣呢?

De Watts 採收空氣的方法是先找到一處未受破壞的地點,然後用類似風向袋或無縫的捕蟲網四處奔跑以捕捉空氣,這種方法應該會更有效率。接著他將風向袋內的空氣灌進玻璃瓶裡,「這樣的方式遠比坐在引擎旁等它完成要來得費功夫,這也是為什麼要收費的原因。」他說。

不過這樣的做法也引起部分人士的質疑, De

烏煙瘴氣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全世界每年都有300萬人死於空氣污染,其中有100萬人是中國人。

雖然中國和印度一直以來都被列為空氣污染的元兇,但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最新統計,中東地區的國家在PM2.5年均濃度排行中,已經超越上述兩個國家。排名前三名分別是巴基斯坦( 115.7 )、卡達( 92.4)以及阿富汗( 86),主因在於他們的重工業以及未經管制的排放,而倒數三名則是受限於嚴格法規以及輕工業發展的澳洲( 5.7)、汶萊( 6.6)以及紐西蘭( 6.8)。

De Watts將他的空氣產品視為「地理政治的藝術品」,希望能藉此讓大家正視全球空氣品質的危機。

Watts表示有很多人對他的所作所為「非常生氣」,他說:「我每天都會收到氣呼呼的民眾寄來的電子郵件,他們認為我們不該利用免費的空氣賺取暴利。不過他們誤會我們了,因為他們並不知道這世界上有很多人根本沒辦法呼吸到乾淨、新鮮的空氣。每個人都有權呼吸新鮮空氣,我們只是為了能讓他們買到最純淨的新鮮空氣罷了。」

這三間公司都認為總有一天空氣會變成日常商品,只是時候未到而已。「當初瓶裝水剛上市時,也曾遭到質疑。」Vitality Air 公司的 Lam 表示。依據 Zenith Global 顧問公司的調查,瓶裝水在全球市場的價值已經來到 1,470 億美元, Lam說:「現在會有質疑的聲浪是很正常的,因為我們現在做的事對市場而言是前所未見的。」

最重要的問題是:這些產品是不是真的對我們的健康有顯著或實際的幫助? Paul Hamor博士是雪梨大學的臨床講師,也是呼吸與睡眠的專家,他表示恐怕毫無益處。儘管他承認空氣污染的確對肺部的健康會有嚴重的影響,「但這麼微不足道的解決方式恐怕效果非常有限。」

讓我們以科學的方式探究這一切;人類每吸一口氣,大約會有300 至400毫升的空氣進到肺部,一罐 Aethaer 空氣的容量為580毫升,也就是說它只夠我們吸一大口或兩小口,而這

580毫升的新鮮空氣還會被肺部內約6公升的空氣給稀釋,只要吐一口氣,所有的新鮮空氣 便煙消雲散。Hamor解釋:「因此,我們能說吸入乾淨空氣的唯一好處,就是不會吸到有害的化學物質與懸浮微粒。新鮮空氣裡並沒有對肺部有益的物質,這表示當中沒有任何活躍的物質或化學物質,能夠消弭一般空氣中的懸浮微粒或化學物質。」Hamor反倒認為空氣清淨機還能較有效地舒緩肺部,因為它能過濾空氣 中的懸浮微粒,不過長久之計還是必須仰賴群眾發起運動,透過減少空氣污染以及降低化學物質與懸浮微粒的排放,讓空氣變得更乾淨。

Hamor說他時常看到騙子到處散播未經證實的療效,不過他不得不承認,這次這幾間公司的所作所為至少讓人們注意到這個嚴重的問題。De Watts表示他的初衷並不是大力推銷空氣罐,而是想讓大家知道空氣污染對人體健康的破壞力。他將他的空氣產品視為「地理政治的藝術品」,希望能藉此讓大家正視全球空氣品質的危機,他說:「人們真正需要做的是改開電動車,以及使用再生能源。在那之前,我們正努力提供解決辦法。」

Source: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