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秘魯壯觀的山脈鐵路線名列世界海拔最高的軌道,想要親身體驗,推薦搭乘南美洲第一列臥鋪列車,以下是Emilie Yabut-Razon的報導。

Taiwan Tatler - - Contents -

秘魯壯觀的山脈鐵路線名列世界海拔最高的軌道,想要親身體驗,推薦搭乘南美洲第一列臥鋪列車,以下是 Emilie Yabut-Razon的報導。

當我們的小巴駛離奇瓦伊公路、開上泥土路時,後方的柏油路在塵土中慢慢模糊。遠遠的我們看見一棟白色的一層樓建築,耳邊還傳來微弱的薩克斯風樂聲,這讓我們大吃一驚,因為我們可是身處秘魯西南部阿雷基帕古城的廣闊凍原中。這次我和受邀的旅伴(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是要來體驗南美首列穿梭於安地斯山脈的豪華臥舖列車

Belmond Andean Explorer。這趟首航行程往返遊客較稀少的路段,鐵路高度達5,100公尺,行經秘魯古代首都庫斯科、白雪皚皚的La Raya頂峰,和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高山湖泊的的喀喀湖( Titicaca Lake)。

路途中,我們的視線短暫被一群踏著輕盈步伐的野生小羊駝吸引,牠們的毛皮比喀什米爾羊毛更柔軟細緻,所以牠們非常珍貴也受到保護。很快地我們的注意力又回到那悠揚的薩克斯風樂聲中,而眼前也慢慢出現外型優雅流線的火車,這就是未來三天我們要住的地方。這列火車共有16節車廂,每節都有20公尺長,根本看不見頭尾。配色上是藍白相間的活潑色調,尾端還畫上印加十字圖騰( Chakana),這在印加文化中是代表生命的神聖符號。

下車後,穿著體面的員工引領我們進入室內,親切的服務生立刻奉上香檳、葡萄酒和非酒精性飲料古柯茶( coca tea),這種以古柯葉沖泡而成的花草茶是當地很常見的飲料,據說可以緩解高山症的不適並提供飽足感。

一踏進 Belmond Andean Explorer 列車,彷彿穿越時空回到過去,桃花心木鑲板、地板上細緻的鑲嵌雕刻,以及受新藝術運動影響的天花板裝飾都充滿歷史感,很難想像這輛列車是在 1990年代於昆士蘭建造而成。所有的座艙都集中在列車前半部,每間都漆上白色且陳設雅緻,以奶油色基調襯托枕頭套和床組的亮藍與紅色秘魯織品。每節車廂都是以當地動植物命名,而每個座艙都附設浴室,內有淋浴設備、馬桶和盥洗台,以臥舖來說是很高級的配備。最大的房間內有豪華雙人床、兩張舒適的椅子、一張小桌子(方便寫日記用吧?)和大片窗戶,讓旅客可以欣賞窗外連綿的山丘、閃耀的湖泊和成群的羊駝與駱馬,這些可都是旅程最精華的元素。

在感受到引擎發動時車身輕微晃動後,我們就上路了。這輛可乘載48人的列車最主要的功能就是提供娛樂享受,所以特別附設休閒車廂,裡面擺放著三角鋼琴,在晚上時提供現場音樂表演,另外還有酒品種類齊全、24小時開放的酒吧,讓乘客隨時都可以喝上一杯皮斯柯酸酒,或是以某種仙人掌果實製成的 sancayo酸酒,這只有在當地才品嘗得到。列車上還有一間小圖書館,裡面有許多秘魯旅遊的書籍,另外還有一間禮品店和SPA。列車尾部用來瞭望車輛的守車是個露天空間,讓乘客可以230度飽覽安地斯山

區的各種壯闊地貌,像是火山、綠地、沙漠、湖泊和森林。

就算在高速行駛的狀態下,坐在車內幾乎感受不到任何晃動。經過一座又一座山巒,也到了用餐時間,我們就動身前往兩節用餐車廂中的其中一節。晚餐是由秘魯名廚Diego Muñoz 精心準備,下午時他就已經示範如何製作秘魯國菜檸檬醃生魚給我們看。身為 Belmond Andean Explorer 的行政主廚, Muñoz 絞盡腦汁設計出豐富多元的菜單,讓乘客可以品嘗行程中每個地區的道地菜餚和當地作物。第一天的晚餐開胃菜是法式清湯配上alpaca tortellini 餃;主餐是鴨胸佐甜菜,最後的甜點是秘魯米布丁( arroz con leche)和紫米粥( mazamorra),裡面還有烤過的草莓和鳳

梨。另外還有花色小蛋糕,像是古柯葉馬卡龍和栗子布朗尼。

列車上豐富的夜間娛樂活動可以持續整晚不停歇,但伴著列車穩定的節奏,還是很快就有濃濃睡意。

第二天我們來到普諾( Puno),也就是探訪的的喀喀湖的起點,這是全球最高可通航的湖泊。我們博學多聞又精通多種語言的導遊 Walter 說,這次會帶我們去認識烏魯族人( Uros),他們在多年前被驅逐出自己的家園後,就在湖上蓋起一座座浮島。

我們的小船橫越被蘆草( totora reed)覆蓋的湖面,這種植物有長長的蘆葦和深根,是烏魯族人的命脈,不只可以用來蓋浮島和像圓錐 形帳篷的茅屋,還可以煮來吃。

一群身穿亮色裙和刺繡背心的烏魯族婦女和女孩從遠方向我們揮手。她們戴著大大的草帽,辮子上還有彩色流蘇絲線裝飾,古銅色的臉龐則掛著燦笑。

下船後我們踩上感覺像水床的蘆葦島,雖然會隨著湖水漂動,但小島的位置由幾根大樹枝固定並連接至附近的蘆葦田。這個600平方英尺的島上有四間一房小屋,裡面住著五個家庭。小島的領袖Javier與我們見面並分享島上的生活:男人負責捕魚,女人和小孩負責做手工藝品和編織品去賣,其上精細的圖案已傳承數千年。在島上居民的日常生活中,織布和耕作、煮飯一樣重要。

接著我們繼續沿著湖岸線前進,約一小時後 抵達 Taquile島,這個自然島嶼最早的居民是來自本島的Aymara族,時間甚至早於印加帝國。我們把船停在一個私人沙灣,隨即有一群穿著當地正式服飾的 Aymara族人來迎接。他們是特別從島的另一邊前來與我們會面,男人穿著白色長袖上衣與紅色短背心,腰間還繫著彩色編織皮帶,包包裡裝著古柯葉。唯一一位同行女子則穿著黑色大澎裙,領口與腰間裝飾著彩色編織飾品,脖子和手臂上則是閃閃發光的紙片。所有人都戴著由彩虹羽毛做成的帽子,這也是印加帝國的代表顏色。當男人開始打鼓和吹奏小笛子,這群人便跳起舞來。

正當我們看得如癡如醉時,跟我們一起來的火車服務生在一旁忙著準備午餐。他們準備了香檳、葡萄酒、普諾起司、炸麵包佐 salsa de rocoto,也就是以洋蔥、番茄和祕魯紅綠辣椒調製成的沾醬,還有各種馬鈴薯和像放大版毛豆的haba豆子。

我們走了一小段路後來到一間小屋用餐。菜色包含烤魚,使用的是的的喀喀湖出產的鱒魚,還有大量蔬菜與紫馬鈴薯。這頓美味午餐吃得大家都不想離開,但當餐桌上的話語愈來愈少,穆 ( Muña)茶和古柯茶都喝光時, Walter 忍痛宣布該離開了。

當船一停靠在普諾時就開始下雨,還好火車服務生早就在湖畔生好營火,並準備了 huajdapata,也就是由紅酒、皮斯可酒、香草和橘子做成的熱調酒,讓大家的身子很快就暖起來。當我們靜靜看著湖面、等待太陽下山時,後方的小提琴手緩緩拉起琴來,我們也準備迎接另一個穿梭於安地斯山的美妙夜晚。

豪華臥舖列車Belmond Andean Explorer提供各式一到兩晚的行程,含車上餐點與酒水,每人票價從1,405美元起跳(兩小床雙人房)。行程包含科爾卡大峽谷賞神鷹,和探索印加遺址

Raqch’i。belmond.com/belmondandean-explorer

祕魯Taquile島上位於山丘的觀景台,俯瞰的的喀喀湖。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