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轉型

在成功活化一處褪色老式遊樂園、並在台灣掀起一股飯店式露營的熱潮後,勤美學總經理暨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何承育卻鄭重地強調,勤美學其實不是露營,而是最貼近土地的在地美學計畫,他還有更遠大的願景,等著未來一一實踐。請見Cathy Chiang報導。

Taiwan Tatler - - Life | Travel -

還記得早期胡瓜主持的綜藝節目《百戰百勝》嗎?拍攝地點就位在苗栗的香格里拉樂園,在逐漸被世人遺忘、逐漸褪色的當下,歷經勤美術館、勤美誠品綠園道、綠圈圈生活藝術祭等多年文化累積,勤美集團透過一連串的創意活化,自2017年元旦當天勤美學正式營運後一炮而紅,至年底假日都已預約額滿。

而事實上,要找到勤美學的入口得費點神,停車場樹叢旁的小樹洞,才是真正秘密入口,走進與桐花樹梢相逢的竹編橋、再穿越五葉松樹林,映入眼簾的是由藝術家王文志團隊打造的竹編作品「情天幕」,走過百來米光影交織的竹編隧道, 15頂純白帳篷組成的聚落,便是山那村,入住者則稱之為村民。

在蟬聲樹影下,何承育緩緩道出建構源由, 當初勤美集團創辦人何明憲看到的並不是荒廢的樂園,而是一個遺落的美好時代,「苗栗是他母親的故鄉,在此他發現返璞歸真的契機,可永久實現一些理想。」在剛開始建構時,由樂園的老員工們和多組工藝菁英共組團隊,一起構思新美學定義。過程中,何承育慢慢發現原本在城市的創意邏輯,在此需要重新被打翻,從草擬規劃、實際重整、到設計協調,經無數次的激盪與溝通,終於摸索出與土地共好及自然為伍的生活模式,才是最佳新休閒型態。「如今回想,露營的概念或許是被王文志老師打造情天幕時所激發出來,創作竹編那時期,團隊便在此睡午覺、煮食及搭棚而居,大家一起勞動,聚落的概念便隱隱成形,也因此打破城市人的建築思維,認真看待土地這件事。」

於 40公頃的土地上,以兩公頃的面積打造

了山那村,也就是營地所在,「在過去數十年的經濟發展中,農業與在地莫名地和貧窮及落伍連上等號,但日出而入、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如今卻令人咀嚼回味。」回到最原始的型態,運用美學、設計與文化,堆積搭建出更深厚的在地價值,他認為勤美學讓人趨之若鶩、一帳難求,那不過是反映出世人內心的渴望。

他指著一旁的燒窯,取自附近牛媽媽農場的糞土燒制而成,未來或許與苗栗附近的窯烤麵包職人合作,尋找更多的連結與感動,「我們不以外來人的姿態自居,而是串聯土地,甚至與鄰里建立以物易物的互動關係,共創豐富多元的文化風景。」

而惜物與驚喜的感受,在走入衛浴間則深刻體悟到,由具有建築背景的藝術家陳建智,運用樂園的回收材質打造出專屬的「森林浴所」,廢棄的路燈罩改裝成洗手台水盆,浴所內的每張 桌椅高矮胖瘦不一,每張都是獨一無二,透過藝術,讓盥洗不再只是盥洗,並讓生活每個環節都充滿驚喜。

依循傳統二十四節氣,山那村以在地客家料理為基底,導入當代健康舒食,尤其盡量以苗栗當地農產品為食材,天晴時便享受露天星空下用餐,天雨則以白蓬為頂、燭光為伴,村民們一起共食,即使原本不相識,餐宴取箸之間話匣子便從此打開。

勤美學特別鼓勵返鄉創業的年輕職人,結合露營體驗及手作課程,領略在地文化的奧妙,讓苗栗生活的美好被更多人看見。造訪時便在農村小愛錢湘伶的帶領下體驗手作果醬課程,東海大學美術系畢業的錢湘伶表示,當初是為了照顧祖父母而決定返鄉,看到祖父所種的一些NG水果或農作物,因此興起了善加利用的念頭,尤其想到苗栗 18鄉鎮都各自擁有特色產品,也因而發,也因而發展出手作果醬的自我品牌。

目前勤美學合作的職人包含了苗栗公館農會、獅潭范頭家、農村小愛錢湘伶、一涓白杏仁茶趙晉廷、穿龍老屋豆腐坊陳又睿等,山那村這只是第一步美學實驗計畫,何承育其實還懷抱著「職人村」的夢想,這跟一般的文創園區讓職人與藝術家進駐設點大不相同,而是希望吸引苗栗在地職人都能一起在此工作與生活,成為真實的生活聚落與情感縮影。「對我而言,這是個與土地一起成長呼吸的生命共同體,希望國際高度與在地深度兼具,自小在都市中成長,發現自己才是失落的一代,我希望藉由這個場域,為下個世代勾勒出屬於台灣的在地生活哲學,讓更多人感受自然共生的感動。」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