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實之間

同時具備新媒體藝術家與數位內容教授的身分,黃心健與團隊一舉拿下本屆威尼斯影展最佳VR體驗獎,他與Cathy Chiang分享了得獎作品的創作過程與對數位內容的展望。

Taiwan Tatler - - Concierge Close-up -

厚學術味之外,藝術的因子又悄悄在不知名的某處奔放鼓動中。他家學淵源,母親是畫家,卻反對他以藝術創作為生,大學就讀機械系但出國轉讀設計,研究所時參加多媒體大展便得到首獎,得到評審Laurie Anderson 的賞識, 1995年起兩人便合作第一張多媒體光碟,如此步上創作不歸路。

身為政大數位內容學程教授,許多流行歌手的舞台幻境也出自他手,黃心健細數數位媒體的發展歷程,早在廿年前新媒體便開始萌芽,台灣則稱之為科技藝術。基本上都是把與科技相關的媒材,運用技術創造出新的平台,在黃心健眼中,不過是時代推演下,所創造出一種新的藝術流派。就如同印象派的產生,不少人指稱因相機的發明才發現失焦模糊的表現意境,科技的進步,讓人們發現傳統藝術所無法表達的手法,甚至改變了人們的行為模式。「以前影響人們最大的力量,是政治與宗教,現在則是科技。」

他認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生活縮寫,而科技可滿足小小藝術家的野心與慾望,「科技成為載具,讓藝術家的作品很容易進入每人家庭中,成為人和生活體驗的一部分。」

近年來數位媒體興盛,舉凡網頁、手機、平板或電子看板,都是一種載具,創作者擁有各種不同想法,藉由不同的播放流讓他人觀賞,而與之相關的文字與圖片或聲音等皆稱之為液態型態,可從一方流到另一方,手機成為一個容器,當文字或圖片甚至排版,可能都簡化以便閱讀,載具多元觀賞的地點也多元,「科技只是一種媒材,只是比過去還要複雜,感官影響力比傳統媒材更強烈犀利」,在本屆威尼斯影展,他也親眼直擊到虛擬實境的發展近況,竟有真實的演員,還有被抱住的感覺,觸覺嗅覺都可能感受得到。

此次參加第 74屆威尼斯影展,首度開設VR虛擬實境電影競賽單元,一舉擒下最佳VR 體驗獎。談到這部《沙中的房間》,跨國創作耗費將近兩年,主要是談述對死亡的體驗與喪者的回 顧, Anderson 提出西藏喪葬儀式的概念,當軀殼死去,人們的意識逐漸消散,「藝術能夠描述人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也就是生與死,是非常適合的題材」,而在創作過程中,他面對了父親過世,對死亡的看法更加真實,他們創作了一個虛擬的空間,並選擇黑白的色調,能不斷地寫上去,也能被擦掉,擦掉的同時卻又留下痕跡,「想忘掉卻又忘不掉」,這也象徵了色彩被剝奪的世界,死亡之後一切逐漸遠去,創造巨大的黑板寫滿所有的回憶,思想、符號、文字都變成具象的東西。裡面有八個獨特的房間,「房間是一個很適合互動的單位,是可提供講故事的空間」,透過控制器,參訪者可藉由操作自由飛行,遨遊在文字鋪捲的星雲銀河中,一一探索文字與記憶的連結。

而製作過程比想像中還要艱辛,含括了影像、3D動畫、還有VR技術,囊括了文字音樂表情眾多元素,有時也會遇到技術上的瓶頸,當其中一項稍作改變,其他也須跟著改變,「尤其VR是要戴上眼罩,才能真正看見,這是一個不斷測試修改的過程。」當拿下威尼斯影展第一座VR大獎,第一個感謝的是Anderson,不僅是合作夥伴,在很多層面也是藝術導師,她既是藝術家,也是詩人;接著則是他的父親,甫遭喪父之痛,作品也成了對往生者的最後致敬;而妻子曹筱玥老師更是功不可沒,在黃心健專心投入創作中,扮演了賢內助及特助的角色,一手打理家庭並鉅細靡遺處理對外行政事宜。

而在創作最後階段,黃心健也與HTC藉助無線投顯裝置等設備協助展覽呈現,但在合作的過程中, HTC發現他在作品中呈現的技術與概念,對

VR發展大有幫助,不僅是硬體的思維,精緻內容與高端科技能相互交流,因此雙方開展了虛擬實境影視基地的專案計畫,並邀請他擔任長期顧問。黃心健談到,未來最想傳承的是希望下一代不要成為科技弱勢,若無科技的底蘊,未來一定會被踩在社會階層底端,不僅是美學的培育,還需消除科技落差,讓全民都能擁有旗鼓相當的素養,往後才能擁有更多國際競爭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