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山盲歌手

音樂當眼看到光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神州21世紀 - 鍾雨恆

「我想讓媽媽知道我可以和其他普通孩子一樣。」俄木木果坐在成都一家咖啡店裡,露出淺淺的微笑。自然鬈的頭髮襯著黝黑的膚色,衣服上的紋飾透著民族風情,失明的雙眼藏在墨鏡之下,只有那兩隻手上深淺不一的傷痕,格外醒目。離開大涼山,俄木木果輾轉來到成都已經七年,他在這裡收穫掌聲,實現音樂夢想,頑強地與命運抗爭,也把愛和能量傳遞給更多需要幫助的人。眼前的黑暗擋不住內心的光亮,音樂的枝蔓攀附著夢想的高牆一路向上。俄木木果,這位來自涼山州大山深處的彝族盲人歌手,用自己的天賦及努力編織出一幅彩色的人生圖景。

孩提時代 種下彩色的夢

1987年,俄木木果出生在涼山彝族自治州喜德縣的一個普通家庭,他還沒來得及清楚地記下家鄉的藍天白雲,青山綠水,命運便開啟了一條岔路。3歲時,俄木木果因為發燒醫治 不及時,導致雙目失明。在他的想像裡,家鄉是美麗的,「山不高,有小溪流和許許多多果樹」。時光在單一的顏色裡,模糊向前。小時候的俄木木果感覺自己像樹上的一隻小鳥,可以自由自在地歌唱。彝族人熱愛音樂,也充滿無盡的想像力,他雖然眼睛看不見,但卻能在高高低低的音符裡勾勒世界的模樣。他坐在家門口,幾乎用「吼」的方式唱著,沒有半句歌詞。9歲時,俄木木果的父親帶回來一台錄音機,裡面傳出台灣歌手鄭智化堅毅的嗓音,「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擦乾淚,不要怕,只要我們還有夢。」俄木木果癡癡地聽著不熟悉的漢語,父親說,「有一天你也可以像他一樣」。

13歲,姑姑送給俄木木果一把吉他,他抱著三天三夜沒有離手。無人教他識譜,無人教他練琴,他便自己琢磨,用雙手與琴弦對話,彈著最簡單的和弦。「音樂就是我的整個生命」。

18歲離鄉 抱著吉他闖盪

家鄉的大山和親人的愛護,像溫柔的臂彎,將俄木木果包圍,可孤獨一人時的黑暗仍然讓他感到不安,「如果一輩子都待在家鄉,我就『廢』了」。況且,音樂如同蛛絲一般,連接起俄木木果和外面的世界,他是如此渴望帶著吉他,唱著歌,去到更遠的地方。

18歲的一天,俄木木果瞞著家裡人,偷偷上了一輛開往西昌市的火車,他的兜裡只有80塊錢。跌跌撞撞來到街頭,俄木木果抱著吉他,開始唱歌。

來自涼山的彝族盲人歌手,用天賦及努力編織出一幅彩色的人生圖景。(取材自微博)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