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國會主導重大立法的時候了

World Journal (Atlanta) - - 世界論壇 - (作者為前底特律大學政治系主任、榮休教授)

戴鴻超(聖地牙哥)

川普就任總統已近八個月,所提重大立法議案一事無成。7月間廢除「歐記健保」法案,在參議院完全失敗。他所擬議的賦稅改革方案,僅提出籠統數字,語焉不詳;基礎建設方案連數字都沒有,更不要說具體內容。同時,白宮內部派系傾軋,互相排擠,主要幕僚紛紛去職。再加上國際事務無妥善對策;移民、美墨邊界造牆、民權等措施引起爭議不斷。因此川普民望下跌,僅約三分之一選民認可其表現,可說是歷任總統中,在政治蜜月期內最不得人心的總統了。在這樣情勢下,美國不能再等待一位口頭強勢、實無能力的領袖,來主掌立法事務。而因由國會取代川普,領先積極立法。 就美國憲法來看,第一條開宗明義寫出,立法權屬於國會。規章詳細,有關文字多於第二條有關總統權限兩倍以上。在立法事務上,總統只是站在配角位置。在過去,國會在立法事務方面持有高度領導權力,都有先例。1865年至1870時期,當時所謂急端派共和黨議員(Radical Republicans)操縱國會兩院,通過了第13、14、15三項憲法修正案,作出畫時代創舉,包括廢除奴隸制度、保障公民平權及投票自由權利。

在100年以後的1950至1960年代,民主黨眾議院議長雷本(Samuel Rayburn)、民主黨參議員詹森(Lyndon Johnson,後來當選總統)及共和黨參議員竇克森(Everette Dirksen)都是能號召群倫的強勢領袖,通過經典性的福利及民權法案,影響所及,直至今日。去年大選以後,共和黨主掌白宮,又在參議院及眾議院占據多數,按理說,共和黨政綱中的立法議案,應該立即一一通過。可是因為共和黨及民主黨議員在國會立場各趨極端,分裂加劇;而參議院又有保障少數黨的議事程序。所以才有今天無從 通過任何重大議案的現況。如果是這樣,國會如何採取領導立法地位?毫無疑問,要取得這個地位,兩黨合作是先決條件。9月6日,共和黨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及眾院議長萊恩,民主黨參院及眾院少數黨領袖舒默、波洛西,四人應川普邀請,在白宮會商,取得兩項協議:撥款150億元救濟哈維颶風災難,及提高國債上限三個月。國會隨即通過這兩項協議的法案。這表明兩黨合作是可能的,問題是兩黨領袖如何選擇彼此可以合作的議案。就現今情勢看來,兩黨在改革無證移民議案的立場南轅北轍,無從取得協議。就不要在這方面先花心思。其次是賦稅改革議案,川普代表共和黨提出兩項主要措施。一是把個人所得稅稅率從10%至39.6%的七個級距(brackets)減到0%至25%等四個級距;另外,把企業稅從35%減到15%。稅務改革議案的減少稅率級距、降低稅率,可能遭民主黨極力反對,認為對富人過分有利,加深貧富不均現象。而共和黨保守派可能責難大幅減稅,將增加已非常沉重的國債。川普在本月13日再度邀請國 會兩黨領袖,商討這一議案。彼此是否能取得協議,有很大問題。最後是基礎建設議案。多年來,國會內外大多數人認為,必須及早進行基礎工程重建。試想,美國的州際公路系統是60年前建造,老舊不堪,已是百廢待興。美國各地水利工程,更破舊不堪。如果及時維新,就不會有2015年紐奧良市幾乎陸沉的現象,也不會有今年休士頓空前嚴重的水災。其他工程設施如地下鐵、火車鐵道、橋梁等等,都亟待重建。在這方面,兩黨合作的機會很大。主要阻力是眾議院共和黨保守派議員。他們堅決反對任何增加聯邦赤字的議案。而重建基礎工程因規模極龐大,勢必引起極大赤字。這次反對救災及提高國債上限議案的90位眾議員,大多數是這派人士。但是他們究竟只占少數,不能阻止議案通過。如今上述國會兩黨四位領袖,應該立即協商基建方案,制定原則,廣泛聽證,立法通過實施。不要等待力不從心的川普來過問此事。這才是國家之福,兩黨之利。

鄉下老頭(伊利諾州)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