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資深策士曾為多位總統效力

World Journal (Atlanta) - - 話題 - 編譯孫梁 綜合 日電記者顏伶如 綜合報導

在30日遭起訴的馬納福去年年中短暫擔任川普競選團隊的總幹事,他因為曾是福特和雷根兩位共和黨總統的顧問,以及在華府擁有廣泛的人脈關係,而被川普看好。作為共和黨的資深策士,馬納福從1970年代開始,就在幕後為多位共和黨總統效力。在福特總統和雷根總統時期,馬納福都是他們麾下的顧問,因此建有廣泛的人脈關係,在華府設立了以四個合夥人的名字命名的一家公關公司,他是其中的合夥人之一。在離開雷根政府後,馬納福的重點轉移到 為外國領袖當說客,曾為菲律賓、索馬利亞、安哥拉和烏克蘭的前總統遊說,外國政府為他的服務支付數百萬元酬金。回到美國初期,馬納福的使命是幫助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做組織工作,以爭取在重要選戰中贏得更多支持。2016年6月川普炒掉前競選總幹事李萬度斯基(Corey Lewandowski),即委任馬納福接替,這是馬納福首次主管一個總統競選團隊。但就任競選總幹事僅兩個月,馬納福便因為對烏克蘭的調查,而被迫在8月辭職,馬納福效力的烏克蘭前總統曾為他支付酬金1270萬元。 在情報圈內,如果想要策反某個對象,通常透過四大管道:「金錢」(Money)、「意識形態」(Ideology)、「脅迫」(Coercion)、「自我」(Ego)。認清這四大要素當中,哪些項目是鎖定目標的弱點,便啟動「對症下藥」的攻勢。從川普競選團隊前總幹事馬納福(Paul Manafort)的實例來看,正是「有錢能使鬼推磨」的寫照。願意為剛果民主共和國獨裁總統莫布杜(Mobutu Sese Seko)、菲律賓獨裁者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赤道幾內亞總統奧比昂(Teodoro Obiang)這些惡名昭彰領袖擔任說客的人,想必沒有任何價值信念,只在乎拿錢辦事。馬納福曾在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手下做事,而亞努科維奇是個腐敗的領導人,與俄羅斯總統普亭更是關係斐淺。光是從願意涉入亞努科維奇圈子,並且扮演積極角色的事實來看,便可看出馬納福是一個只要價錢條件談得攏,為敵方效力也不以為意的人。亞努科維奇垮台之後,廢棄皇宮裡找到的一份帳簿,上頭就註記著付給馬納福1200萬美元酬庸。雖然馬納福予以否認,但根據美聯社報導,他所開立的兩家公司 確實都有收到部分款項。另外,普亭友人、俄國鋁業大亨德利帕斯卡(Oleg Deripaska)據傳也給過馬納福1000萬美元,做為馬納福協助推動普亭交辦計畫的佣金。也有媒體報導指出,德利帕斯卡提供了6000萬美元貸款給馬納福。在「拿人手短」的前提之下,缺錢的馬納福會不會因此淪為遭到「脅迫」的目標?或者該筆貸款本來就不是借貸關係,而根本就是不必還錢的紅包?不管真相如何,「金錢」確實是馬納福的弱點,俄羅斯情報單位從馬納福「只認錢不認人」的長久行事風格來看,應該老早就心知肚明。同樣也曾在川普競選團隊擔任要角,後來成為川普政府第一任國家安全顧問的佛林(Michael Flynn),個人弱點則有「金錢」、「意識形態」以及「自我」這三項。原本在國防情報圈位高權眾的他,被前總統歐巴馬開除後,自尊遭受重大打擊,加上許多高階軍官轉入私人企業後,個個發大財,也讓佛林想要放手一搏,因此成立自己的安全顧問公司。俄羅斯方面看準佛林的弱點,對著他又吹又捧,便讓他受傷的自信心獲得滿足,加上透過演講費、顧問合約等形式注入大筆金錢,多管齊下企圖拉攏佛林。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