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瓦城再見義安

World Journal (Chicago) - - 台灣(三) -

來自越南義安的移工阮國非被警察以九槍擊斃,警察用槍是否過當,正由檢方偵辦中;既有密錄器在案,相信不難釐清。相較之下,阮國非與其妹阮氏草在台究竟遭到了什麼難言待遇,則仍是一團黑幕。這點能否揭露,進而改善,考驗著台灣的人權精神。放眼四海,藍領移工的待遇從來就不缺黑暗面與潛規則,更何況逃跑的違法移工。移工遭逢的何止是仲介、雇主的金錢和人權剝削,包括語言障礙、生活適應、思鄉之苦、感情糾葛,無一不是難題。緬甸華裔導演趙德胤獲得歐洲電影聯盟最佳影片獎的《再見瓦城》,串連真實故事描繪了非法移工渴望身分、憧憬繁華,卻又飽受剝削欺詐,深陷歸鄉與否的糾結。「瓦城」是華僑對緬甸大城曼德勒的稱呼,借代「家鄉」;「再見」則既是告別家鄉,又帶著歸鄉無期的惆悵。《再見瓦城》是描述真實世界,也不斷在真實世界被複製。阮國非兄妹都是合法來台,卻不數月即逃跑,選擇當地下非法移工。試想,是什麼樣的體制逼著他們見不得光,進而讓阮國非丟掉寶貴生命,阮氏草則用「自首收屍」,演出這齣殘酷百分百的「再見義安」?台灣一直在超量進口移工,卻無法合理管理。如果政府只知用移工來搪塞社會需要,卻不思考深層的制度解決,無論是對外的新南向或對內的社福政策,都將使台灣更深陷困局。這幕不明不白的「再見義安」,留下的只是問號。

(轉載自聯合報)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