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灑中戲校門

張彬彬錯過報名

World Journal (Chicago) - - 陸港影藝(二) - (娛樂新聞組整理)

繼電視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飾演離鏡一角被觀眾認識,如今在熱播劇《秦時麗人明月心》中張彬彬又挑起大梁,出演男主角嬴政,與迪麗熱巴飾演的麗姬上演了一場虐戀。那個曾經因為錯過了中央戲劇學院報名,而在學校門口就著煎餅果子哭泣的男孩,怎麼也沒想到,自己不但順利地在同一年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並且大一就被選中,簽入楊冪所在的嘉行傳媒。

童年最愛 足球、周杰倫

但很多人並不知道,張彬彬從小的夢想其實是做個足球運動員,在學表演前曾學習過音樂,如今有空的時候還會自己寫歌。張彬彬兒時的夢想是做一名足球運動員。從上幼兒園開始,他就迷戀上了足球,還特意報班學習。到了五、六年級,爸爸就不讓張彬彬踢球了,擔心他因此耽誤學習。張彬彬從小還喜歡舞槍弄棒,「每次我媽買完拖把,趁她上班出門,我就把布條都踩掉,只剩一根棍子,拿著耍,嘴裡還要念叨著那句經典台詞,『我要跟你大戰300回合』。」家裡的拖把換了好幾次。而張彬彬的童年還對另外一件事特別執著,那就是買周杰倫的磁帶。「那個時候還沒有CD,都是磁帶。我爸發現我在聽歌,就會把磁帶扔掉,第二天我再買一盤,就這樣來回七、八次。」後來張彬彬就把周杰倫的磁帶放進學英語的複讀機裡,「我爸推門進來,我就讀幾句英文,其實耳機裡都是『愛情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但他就會很欣慰地關門走了。」

學習表演 感謝媽媽支持

正是因為喜歡周杰倫,上初中的時候,張彬彬還特別去音樂類藝校就讀過一段時間,後來才轉回到普通學校。所以張彬彬平時會自己寫歌,「但我是那種不能給自己壓力的人,不會說我一定要在多久之內寫出幾首歌。我屬於出門看到沿途的風景,有感觸,就會哼一些旋律,然後用手機錄下來,再慢慢填詞,包括寫一些主歌的部分。現在,已經有了一、兩首自己寫的成品了。」而對於表演,那時的他也僅是「羨慕」而已,「到了考學,可以有選擇的時候,我覺得我應該去試一試。直到最後走進校門,我才意識到,原來我也可以。」邁出這一步,張彬彬的媽媽給了他很大的鼓勵,「我媽就說:你不是一直羨慕當演員的嗎?你長得也還行,就去考吧。」問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自己長得不錯?他略帶靦腆地說:「其實我一直都覺得自己長得還不錯,所以有點偶像包袱。」他說,想當年自己在學校也算得上是風雲人物,去打籃球什麼的都會有很多女生去看。

無緣中戲 上戲考第一名

藝考前,張彬彬參加了中央戲劇學院的考前培訓班,「給我們講課的是一位中戲很有名的老師,教過劉燁、章子怡、文章,帶過很多有實力的演員。我當時跟著她學了一個多月。」報考的時候,張彬彬就是奔著中央戲劇學院去的,但卻陰差陽錯地與中戲擦肩而過。「中戲那一年要求必須先在網上報名,再去現場核實,才可以拿到報名資格。我之前也沒考過,以為每所學校都是直接去現場報名。因為沒有報上名,我還在中戲門口哭了很 張彬彬從小的夢想是做一名足球運動員。 (取材自微博)

久。我記得當時手裡拿著一個煎餅果子,邊吃邊哭,眼淚都在煎餅果子裡。」由於同期報考的北京電影學院名次也並不理想,張彬彬心灰意冷地回了上海,「所以考上海戲劇學院時,心態特別放鬆,就想著明年再來吧。沒想到最後成功考進了上戲。」雖然是以第一名的成績考進了上海戲劇學院,但張彬彬在舞台上還是有點放不開,「現在回想,那個時候給自己壓力其實是不對的」。

第三部戲 才甩偶像包袱

大一下半學期,張彬彬簽約經紀公司成了正式的藝人。至今他都記得那天上完課,「正和同學聊天呢,突然有一個攝像機對著我,我愣了一下,以為是學校的什麼人,對方讓我做個自我介紹,我特別愣地錄了一段,那個人就給了我一張名片,說是楊冪工作室在選人。我也挺感興趣的,就來北京聊了一下,很順利地簽約了。」他說:「這一路走來,真的還挺順的,好多人說演員很辛苦,但是我覺得打戲受傷、夏天穿冬服,這些都是很正常的。」但當年,張彬彬也曾卻被自己的偶像包袱所拖累。「最開始拍戲偶像包袱真的很重,加上第一次拍戲完全不懂走位什麼的,經常演著演著,導演的監視器裡面就沒有我了。拍出來看回看,就覺得怎麼這麼醜啊,我不能這麼醜地演戲,回去就調整自己,坐要坐得筆直,幹什麼的時候都不能太過。會給自己一些壓力。直到拍到第三部戲《都市妖奇談》時,才打破這個想法,覺得這樣想很傻,誰看你長什麼樣,大家都是看戲的。」

被楊冪(上圖)簽下,張彬彬(左圖)演藝事業突飛猛進。

(取材自微博)

張彬彬曾為錯過中央戲劇學院報名,而大哭。(取材自微博)

張彬彬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角色很深情。(取材自微博)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