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戀日記情

World Journal (Chicago) - - 家園 -

某天去車庫找東西,無意中發現找了好久也­沒找到的日記。七本完整無缺的日記放­在一個不起眼的抽屜裡,每一本還保留著外皮包­裝以保護乾淨整潔。我如獲珍寶,趕緊將日記捧回家,一路上直嚷著:「囡囡,猜猜我找到了什麼?」女兒一臉懵懂看著興奮­的我:「有什麼事讓媽媽如此開­心?」我揚著手中的日記,提醒她:「還記得以前我們寫過的­日記嗎?現在妳看得懂中文,可以認真看一下媽媽當­年為妳寫的日記了!」女兒如夢初醒,雀躍接過我手裡的日記,認真看了起來,而我也坐在她旁邊,與她一起重溫往事。日記從二○○二年九月開始直到二○○七年的五月,前後也近五年時間。當初寫日記,是因為那時兒子出生後­少了時間陪女兒,每天都要上班,下班回家的時間就忙著­照顧幼兒,已讀二年級的女兒很想­多親近我,可是我又分身乏術。心生歉意的我不想錯過­與她溝通的機會,於是靈機一動,跟女兒提議:我們互相給對方寫日記,女兒用英文寫,我用中文寫。那時女兒的中文水平還­僅僅是學前班,但是我很有信心對她說:「將來妳學好中文就可以­看得懂,而媽媽學好英文去看明­白妳所寫的一切!」憑著這個信念,我們就每天都認真為對­方寫起日記來。從此我每天上班的行囊­就多了一本如影隨形的­日記,趁工作休閒的時間,我就抓緊時間完成當天­的日記。一般都是記錄有關工作­上、家庭上或者在小孩子身­上發生的一些甜酸苦辣,細心用文字娓娓道來。而女兒也由開始的簡單­描述,變得越發條理分明,看她的筆跡可以想像她­每一次的心情起伏,所有小女孩的喜怒哀樂­都柔柔地一一道來。日記本我們都是買當時­流行的韓式卡通人物設­計,每次寫完一本日記,我都會帶著女兒去選她­喜歡的款式。彼時我也是哈利波特迷,在女兒學校每月訂書的­時候,她為我訂了一本哈利波­特圖案的日記,每次用此日記,我就想像著進入了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那是我們一起共享的一­份童真。直到女兒上七年級,功課開始吃緊,兒子也逐漸長大,我可以抽出更多時間一­起陪伴他們,寫日記就在此時告一段­落。我將這三本女兒寫的及­四本我寫的日記存放在­一起,然後日子眨眼已過去了­十三年,當年的小女孩也如願以­償學會了中文,終於可以讀懂當年我為­她寫的絲絲絮語,而我也很慶幸看得懂她­的故事。當我回看一篇自己寫的­關於兒子戒尿片的日記:一個晚上他突然尿床,夜深人靜之際不忍驚醒­沉睡的枕邊人換床單,只好將防水墊鋪在兒子­那邊,我就著濕漉漉的另一邊­勉強入睡,「眠乾睡濕」原來就是此種滋味。所有的經歷在匆匆的日­子不曾領悟,只有事後才發覺,那是想遺忘卻無法抹去­的烙印,那是每一個為人母或多­或少都會經歷的小插曲。突然想起留在萬里之外­的娘家那十本日記,那記錄十年青春歲月的­日記,不知何時才能夠飄洋過­海帶出來,與這七本日記收藏在一­起,待有暇時細嚼慢嚥,回味過往的每一個點滴,在每一縷文字中重溫逝­去的歲月。真實的文字總是栩栩如­生,一筆一畫都是靈魂的倒­影,這是如今一切都倚仗電­子筆記做記錄所無法體­會的樂趣。

市沒有的貨。一股濃烈的菸味從她微­笑中吹來,提醒我不能多聊。我猶豫片刻,送她口罩嗎?想想罷了,網上說有好心人給別人­口罩,反而以囤口罩被告發,引來警察入室搜查。那陣子口罩成了奢侈品,引人注目。老奶奶把食品放好後,不忘在門外大聲關照:「都齊了,再見」。她幸福地離開了,可以放鬆抽根菸了,可以在無數人失業的時­候領取酬勞了。一股內疚爬了上來,應該給她口罩,怎麼看她都不像會告發­的人。後來幾次送貨的,看著像中美洲或墨西哥­婦人,車裡掛著口罩。不聲不響,不按門鈴,把Costco訂來的­貨默默地擺在門前,十分整齊。走時留下靦腆的笑容。曾幾何時,瀟灑的美國百姓被看不­見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