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天的約定

World Journal (Chicago) - - 世界副刊/數獨 - (寄自伊利諾州)

前幾天,馬雅預言又捲土重來。大概是「狼來了」聽多了,加上近在眼前的重重災­難,所謂的世界末日和今天­的亂象也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預言對大夥沒有什麼影­響,利益糾葛下的文鬥武鬥­照舊,依此推斷,人類全盤毀滅不是沒有­可能。

想到電影《Wall-E》中那株綠色小芽,在浩刧後鐵鏽灰敗的地­球上緩緩綻放,何等地醒世。身處亂世,欲振乏力,只有學學古人結廬人境,種種花,清理一下環境,為這個殘破的地球留下­方寸淨地,也給荒蕪的心境添加些­色彩。一番努力以後,幾個大花盆滿頭滿腦地­開

■以思

滿了五顏六色的花,在六月驕陽下興高采烈­地對人迎面而笑。種花是個沒有太多負擔­的嗜好。幾個花盆上塞滿各種小­花幼苗,不用仔細考慮什麼比例­方位的,七手八腳弄完後,放在陽台上幾個禮拜,就等著小花自己高低有­致地定位,隨著太陽起舞。初初幾個濕冷的春天,它們垂頭喪氣畏畏縮縮­地擠成一團。正擔心時,連續幾個好天降臨,溫暖陽光普照大地,花兒們慢慢醒過來,抬頭挺胸,自信綻放。它們和所有萬物一樣要­經歷生命中所有的高低­起伏,在可人的初夏微風中,搖曳出一片粉嫩;在盛夏威陽下,怒放豔麗以對;在雷暴雨中,低頭不語,柔順不失剛強。幾番風雨後,眾花開得益發茂盛。《易經》第十七卦〈隨卦.澤雷隨〉:「澤中有雷,隨,君子以嚮晦入宴息。」說的是大澤中響著雷聲,澤水隨雷震動,喻示君子要審時度勢,順天應變,不喪志,苦中作樂,最後必定可否極泰來。這麼說來,花乃君子也。然而好花不常在,盛開的當下也是凋零的­開始。蒔花之餘,分外了解到什麼叫「修短隨化,終期於盡」。從雪融的初初躍動,到第一鏟新土,到花團錦簇,幾個月來和天地一心,最後在秋陽中把曾經有­的一片燦爛還給大地,物我相忘,留得一身輕快。這些年來春迎秋送已成­了自己和老天的一個約­定,不論世界亂成什麼樣子,這個謙卑的約定還是繼­續守下去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