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與夏天

World Journal (Chicago) - - 小說世界/分類 - (四) (一) (一三)

「你能否來我辦公室一趟?」我放下A公司人事部電­話,從休息區趕往辦公區,迎面撞上經理艾文。「抱歉,沒空。」我邊走邊說,目不斜視。「只占用你一分鐘。如果你現在沒空,我等你到下班。」他的聲音從身後襲來。停步,扭頭,我望向他的眼睛。那是一雙夜行動物的眼­睛,藏青色,冷靜,明輝中暗湧威懾。「好,就一分鐘。」我已經連續兩次忽略他­的約談了,這回倒要看看他如何處­置我。「部門根據每位員工的能­力和業績,做了工資調整,這是你調整後的年薪。」進屋後,他從抽屜裡取出一份文­件遞給我。「謝謝。」我接過,轉身邁出豎紋玻璃門。「不看看嗎?」他追問。「等有空再看。」我邁入越獄在望的欣喜­中。A公司給了我不菲的薪­水,鑒於辦公地點離家遠,我沒立刻接受,而是要來三天考慮期。加之B公司面試結果尚­未揭曉,我不能急於辭職。工作難度、強度和制度導致的壓力­過度,不足以逼我跳槽。是艾文對我的態度,將我的滿意度削減到所­剩無幾,這個幾,是同事吉爾。三年前,吉爾是我四輪入職面試­中的第二輪電話面試官。他的聲調柔和不失硬朗,輕緩中有深沉的共鳴,每個元音都蕩漾著笑暈,多少緩解了劍拔弩張的­氣氛。隨著交戰升級,我漸覺力不從心,不禁如實相告:此題見過,答案背過,不得要領,懇請跳過。他聽罷大笑。任職庫存部測試主管後,我得知經理不久前另謀­高就,測試組處於無政府狀態,暫由總主管吉爾和架構­師分擔領導工作。吉爾睿智、熱情、穩重,短短五年內完成了由初­級工程師到高級工程師、到主管,再到總主管的三連跳,令我欽慕不已。他畢業於名校,專業基礎扎實,懂得活學活用,諳曉如何剔除理論知識­中的枯燥成分,將精華重塑成易於吸收­的養料,循序漸進灌輸給我。他能言巧辯卻善刀而藏,用類比和暗示協助我彌­補無傷大雅的疏漏。他胸襟開闊,縱容我輕度的依賴。看我方向感弱,他樂意充當GPS,領我遍歷辦公樓各個角­落,直到我牢記每條通向座­位的路線為止。面試中有個經典問題「闡述你的劣勢」,我的劣勢即面試本身。不善記題,也不善其應若響,臨場發揮水準總低於預­期。這份工作是我學生時代­的目標,我先後申請過三次,若非吉爾手下留情,這次恐怕又要鎩羽而歸。為了勤能補拙,我專攻技術難點,甘願夜以繼日,較起勁來像隻無畏的鳥,一次次撞向玻璃窗,只為突破自己的不能。我了結懸案的速度提升­著吉爾反饋的質量,隨著出乎意料演變為習­以為常,他放手我包攬疑難雜症。他的認可是我對抗強壓­的鬥志,也是我分享成果的緣由。喜歡與他閒聊,從他精通的技術到我熱­中的藝術,我們在交談與交心的交­鋒中交相輝映,招招到位卻不傷要害,保持著客觀距離上的琴­瑟和鳴。他的聲音是乾淨的,有種靜水流深的魔力,令我在漪瀾靈動中盡享­祕密的喜悅。偶爾看到祝賀某位同事­工作十周年或二十周年­的群發郵件,我幻想有一天收件人是­自己。直到艾文任職。初逢時刻,我正在辦公桌前低頭拆­牛奶巧克力包裝紙,抬頭忽見一副沒有血色­的瘦削面孔,眉骨突出、眼窩深陷,目光冷得像刀子。我嚇得手一抖,巧克但三天過去了、一個禮拜過去了,預計返回的時間到了,他遲遲沒有回來。焦灼等待的日子,她們把那張錄取通知書­看了又看。為了在地圖上找「南京」,她們找到「合肥」、「上海」、「南通」、「蘇州」。它們與南京挨得近。總有一天,她們也要去那些地方。她們想像那些地方有水、有靜止的湖泊及奔騰不­息的長江水。除了水,那裡還應該有山。山上長著整齊的樹木,而不是東倒西歪的樹和­雜亂無章的灌木。人們可以輕鬆地爬到山­上去,去登高遠眺、去用甜草莓般的嗓音歌­唱、去大聲喊出藏在心裡頭­的名字。不像這裡的山,筆直得像截鉛筆頭,陡峭得像把利劍,好像是一夜之間硬生生­地冒將出來。米亞腦海裡以南京為代­表的遠方,仍然是山與水的組合,不過,那裡的山水讓她想到舒­緩的河,水是流動的力掉到地上。互相介紹後,我心有餘悸,自責不應以貌取人。後來看他與吉爾出入頻­繁,我猜測二人正切磋業務,於是知趣迴避,印象中僅參加過一次與­艾文的一對一會議。幾周後我在休息區碰到­吉爾,他把我拉到角落,眼神略帶責備,怪我為何失蹤。我忍住莫名的歡愉,問他跟艾文忙得怎樣了。他連聲嘆氣,說庫存部年初管理不善,資源未及時到位,導致若干項目開工過晚,發布日期迫在眉睫,產品仍處於研發階段。面對高層施壓,艾文擔保產品能夠按時­發布,並稱測試組的目標是讓­各組開心。不敢茍同,我脫口而出。測試組工作量向來以超­負荷著稱,特殊情況下更應客觀預­測,怎能為求得一時皆大歡­喜而敷衍了事?再者,艾文難道不知,產品質量問題若造成經­濟損失,唯測試組是問?吉爾點頭,表示經理不維護全組利­益,遲早會失掉民心。接著提醒我,艾文是物流部副總裁安­插的親信,來者不善,我們

公寓經理珍妮的語氣很­硬,就是說即使蘇寧他們把­罰款的錢交了,也不能繼續住在這裡了。為什麼?劉優不解,微信上問了一串問題,不是說有蟲子嗎,那我們幫他們處理,不就行了嗎?不跟他們講,是因為說了也要自己處­理。還有蟲子是公寓本身就­有的,我們根本沒見過,哪裡知道這是臭蟲,要去報告呢?還以為是過敏呢!還叫我們同事的老美老­公去幫著買過敏藥。蘇秀一聽,忙說:他買藥肯定有收據,如果是信用卡的話,帳目都在系統上。能叫他發個收據單給你­嗎?這是唯一可行的辦法了,就是拿給那珍妮看,說明的確你們是不知道,把臭蟲咬的當成是過敏,所以才沒通知他們。劉優於是去聯繫同事。賈林看蘇秀忙著一個電­話接一個,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就問是怎麼回事。聽了蘇秀的敘述,就說:看看,當初就跟你說了,國內來的人總是帶著舊­思維,老美哪裡吃那一套。,那些山也是,它們充滿安寧,心無旁騖,給人仰面呼吸之感。人們的生活會得到這些­山水的滋潤,模仿它們的模樣、擁有它們的氣息。到時候,海泳會給海莉寫信,也會給她寫。這是真正的祕密,她人生的第一個祕密,她不會告訴任何人。正因為他的離開,她才有機會確認這份莫­可名狀、深藏不露的感覺,憧憬與不安相伴、焦躁與甜蜜共存。新學期開始後,她就能從學校收發室裡­收到來自南京的信件。他會在信裡給她描述色­彩斑斕的大學生活,那些綠色、紫色、生機勃勃的生活將沖淡­她內心的陰霾。那時候,她就會真正地快樂起來,把所有的傷痛都拋之腦­後。──這件事情,連海莉都不能告訴。到時候,她會說自己交了一個南­京的筆友。

要努力自保。儘管吉爾克制,我依舊聽出了他語氣中­的無奈與不屑。他清高,只尊崇渾然自成的實力,任何修飾、烘托都意味著敗筆,他眼裡容不下沙子。我想安慰他,卻被他搶先安慰別怕受­欺負,有他為我撐腰。那個下午安靜得有些憂­傷,通明的燈火在我與他之­間雕刻出不含虛線的景­深,溫暖、清晰,又恰到好處。我心生感動。什麼是夠格的友誼?不再年少氣盛,也不再追求理想主義的­同甘共苦,只求不帶慣性的不相忘­於江湖,得意時有人敲擊,失意時有人勸勉,在理性與感性的盲區中­紋身專屬於彼此的個性,足矣。從此我對艾文敬而遠之。公事上,能發郵件就不面談,能同意處就不反對,私事上,能噤聲就不寒暄,能概括就不贅述。辦公樓裡,發現他走在前面,我會放慢腳步,避免與他同乘電梯。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