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演一場逼真救災

World Journal (Los Angeles) - Weekly Supplement - - 社會傳真 -

日前佛羅倫斯(Florence)颶風襲擊南北卡羅萊納州,造成了大規模停電水災,新聞報導的畫面中,到處都有國民兵(National Guard)參與救援的身影,讓我感覺既熟悉又親切,月前在西維州參加部隊救災演習的畫面,一幕幕又重現在眼前。部隊救災演習每年都進行,主要是針對大範圍天災而演練,為了達到真實效果,聯邦政府不惜花重金模擬救災現場並請來群衆演員,進行模擬演習。今年夏天的演習是我第二次參加,扮演災難受害者,演習爲時三天,6月兩天,9月一天,但8月底接到通知,說取消了9月初的演習,不知道這是不是天意,讓部隊去接受佛羅倫斯颶風的考驗。我們這些群衆演員大約有五、六十人,燕瘦環肥男女老少都有,每天早上7時在演習場附近的一所學校集合,然後坐校車去演習場地。因爲通知說大家可以帶摺椅、小型保溫箱和食物去,所以車上塞滿了東西,到了現場等候區,大夥就跟野炊一樣,大堆小堆地圍坐,吃吃喝喝,嘻嘻哈哈,等候命令。負責的公司準備好一大堆演出服 裝,讓大家挑選。這次的服裝還不錯,看起來挺新淨的,不像前年參加的那次,服裝太逼真太破爛,穿著渾身不自在,怕感染細菌,開始時我不敢穿,只穿自己的舊衣服上場,後來看大家都挺敬業的,就穿上那些髒兮兮的破衣服上場,真的就像從災難現場爬出來的倖存者一 樣,加上化妝,要多難看有難看,要多恐怖有多恐怖。挑完衣服就去排隊化妝,這可不是美妝,而是頭破血流、爛手爛脚的妝容,為了效果逼真,有的人的褲腿和袖子還故意剪上幾刀,露出皮開肉綻的腿和手,跟萬聖節的妝容有得比。化妝比較花時間,等所

有人都化好妝時,一兩小時就過去了。部隊跟我們同時進場,他們要在另一頭搭起很多帳篷,兩個是臨時醫院,一為重症急診醫院,一為普通門診,還有多個指揮所帳篷和機械工具帳篷等等。那兩天正好遇到高溫桑拿天,我們在烈日下當傷員的固然熱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而那些醫院的軍人更慘,要全身穿著防化衣,除了露出臉,其餘地方都包得嚴嚴實實。其他部門的軍人也要穿著整齊的軍服,在烈日下分別執行任務。天氣實在太熱,每天都有大兵熱暈,旁邊為演習準備的救護車就會馬上提供治療。演習工作方方面面都考慮到,美國人的防災意識值得稱道。上次演習,每人要佩戴一個表情提示卡,有些要呼天搶地,有些是驚嚇過度喃喃自語,有些要渾身抽搐,這次都不需要,人到醫院後按照救援人員指示來行動。被送去門診的,先過清理一關,把外衣剪掉扔掉,然後到第二關,進行沖洗,先用冷水冲一分鐘,然後暖水冲一分鐘。這次的自動沖水器材是新加的,可同時兩人進行,上次是救援人員來逐一噴灑沖洗。然後是第三 關,測量身體基本健康指標,最後披上保暖防風反光的斗篷,帶著記錄病症的康復卡出院。送去重症醫院的「病人」,要躺在地上,等候救援人員用擔架車推進醫院進行急救,也是要經三關,不同之處是躺在擔架床上,沖洗、測量,並問傷重的程度等等。大家出院時,都跟落湯鷄一樣。我們每天上場三次左右,其餘時間就坐在蔭涼的廢墟廠房内休息,聊天的聊天,打遊戲的打遊戲,或者閉目養神,只有我在帶了本厚書打發時間。那時柯米(James Comey)剛出了本自傳,我正好每天拜讀。他是前聯邦調查局局長,位高權重,强調中立,獨立於黨派之爭,結果兩派都不討好,最後被川普炒掉。書中描寫他在政治派別的爭鬥漩渦中,水深火熱,不比我們在烈日下曝曬的演習人員好受多少。午餐是負責公司免費提供的,和上次演習時的一樣,三明治和蘋果,還有零食,因爲天氣熱,休息場地和演習場地都擺了很多礦泉水,不時提醒大家飲用以防脫水,幾小時下來,每人都喝了兩、三瓶水。這次演習,多了一項,找說外語 的演員,扮演不會說英文的傷員。群眾演員只有兩人講外語,一個是我,講中文,還有一個講西班牙語的女孩。由於救援人員沒有人講中文,所以我就免了。講西班牙語的救援人員好找,所以那女孩就去演語言不通的傷員,需要翻譯來解救。她挺興奮的,覺得有雙語的優勢,雖然不是很好,但估計她今後會很有熱情地去學習。在等候進醫院前,大家排隊聊天,有位看上去像西語裔的女子,對著部隊的人大罵川普不人道,分開越境者家人子女。後來有人來通知,這是救援演習,不要爭論其他話題,以免影響工作。在休息區,也有人鄭重警告,不得携帶任何槍械。負責人說,我知道你們州是允許Concealed Weapon的(即合法擁槍者出於自衛的目的,可在不露出手槍的情況下攜槍出門),但在這裏是不允許的,如果發現,會有很嚴重的後果。還好未發生這種情況,其實演習現場都是荷槍實彈的軍人,即使群眾演員帶槍,只怕一掏槍,立馬就會被滅。群衆演員裏,有不少多次參與,有個長者每年都參加,聽他説起光榮史,才認出他是上次也來過的熟 人。他說他是作曲家,第一個老闆是好萊塢西部片的大哥大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問他爲什麽不住好萊塢,他回答說,好萊塢住我心裏,一直都是,永遠都是!這次演習,沒聽説有誰被忘在現場。上次演習時,有個演員被帶到廢廠房内,躺在地上等救援,結果兩個半小時過去了,都沒有人去救他,午餐時間,負責人發現有人沒領午餐,才發現少了一人,到處找才把他找囘出來。再前一次,有個女士更慘,被遺忘了四個多小時,等她看到近黃昏,覺得不對勁,才自己走出去,發現演習已經結束。演習尚且如此,真的遇到災難時,受災者真要小心,要學會自救。兩天演習進行得很順利,因為跟救援部隊有近距離的接觸,所以對他們多了一份敬佩。不少演員跟他們聊天時,都不忘當面感謝他們服務國家的奉獻精神,這些國民兵也當得起這些讚譽。

在休息區等候上場的群眾演員。 (圖片皆為作者提供)

剛演完「傷員」的群眾演員,披著斗篷回休息區。

化妝成皮開肉綻的傷腿。

國民兵等候上場練習救災。

休息區設在廢棄的廠房。

演習前,群眾演員先化妝。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