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嘗神祕古巴

World Journal (Los Angeles) - Weekly Supplement - - 旅遊 -

古巴,是一個神祕的國度,一般人對她知之甚少。人們印象中的古巴是美洲唯一的社會主義國家,是加勒比海的第一大島;大鬍子領袖斐代爾‧卡斯楚(Fidel Castro)與美國對抗了半個多世紀,到今天美國大使館還沒有恢復辦公;還有就是雪茄、蘭姆酒、甘蔗田和海灘……。然而對我而言,古巴是我幼小時的一個夢,一個回憶了大半生的故事。

1959年,中國大陸政治運動正轟轟烈烈,如火如荼。我的家庭遭到幾乎滅頂之災,父親因為在抗日戰爭期間是江西戰幹團和湖南游幹班的國軍教官,母親在反右運動中又被劃為右派分子,父母雙雙被整肅,送農村監督勞動,我幼小的心靈受到沉重打擊,幾乎沒人可收留我,走投無路。

58年前的夢 終能出發

正在這時,我的姨媽盧希薇從哈瓦那(Havana)來信,希望能接我到古巴去,她可以照顧我念書和生活。原來姨父桂宗堯先生當時是中華民國駐古巴的大使,就從此時開始了我的古巴夢。1960年,古巴革命一年以後和中共建交,中華民國外交官員奉命撤出,尚在哈瓦那的中國銀行面臨被移交給中共的命運。姨父堅守崗位,與古巴僑領黃炎先生和銀行行長梁家潮一道奮力抗爭,決不片面撤退,終於挽回劣局,保住了國家財產,順利返台。而我的出國申請當然也被打回票,還在幼小的檔案中被留下了「企圖叛國投敵」的一頁。今天,我在美國已經居住了38年,遊歷過世界50多 個國家,我始終沒有忘記:我第一個想去的國家是古巴。今年7月,我終於有了一圓古巴夢的機會,和兒子King以及他的女友Lee一道完成了四天三夜的古巴旅程。雖然時間很短,但是仍然覺得不虛此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在幾個月前,我在前往邁阿密途中遇見了一位老朋友,他正啟程去古巴旅行,喚起了我的心思。在他的幫助下,介紹了一位在哈瓦那開旅行社的華人企業家,百游國旅的老闆Terry江先生給我,他說江先生會抱著「不賺錢,只幫忙」的心開方便之門,安排我在古巴的行程,我終於可以如願以償了。

7月8日清晨,我們一行三人從邁阿密動身,到了JetBlue航空公司的古巴櫃檯,只要交50美元的手續費,公司櫃員幫我們填一張表格,就完成了簽證辦理,比想像的方便太多。排隊登機的人多半都是在古巴有親戚的,他們拿著軟硬包裝的大包小包行李,不少是舊衣服、用具和食物等生活用品,這似曾相識的景象,就像回到了80年代初期,看到港澳返鄉的人們一樣。飛行一個多小時抵達了古巴首都哈瓦那,江先生的司機小謝已在那裡等候,我們上車就直奔著名的海濱城市──度假勝地巴拉德羅( Varadero),我姨媽曾經告訴我那裡有全世界最美麗的海灘,而大海是我一生中最浪漫的幻想。汽車穿過哈瓦那市區,見到了著名的濱海大道,很多人在那裡垂釣,享受拂面海風的舒適,但是海上卻異常寧靜,看不見穿梭的船隻。還有好些高大的塑像,除了古巴歷

史上的領袖人物何塞‧馬蒂(Jose Marti)、切‧格瓦拉(Che Guevara )和斐代爾‧卡斯楚外,我最有興趣的是高高矗立的基督山伯爵的白色塑像,小時讀過法國大仲馬(Alexandre Dumas)的小說《基督山恩仇記》(Le Comte de MonteCristo),我一直欽佩和嚮往書中的主角愛德蒙‧鄧蒂斯(Edmond Dantes),至今他還是我心中的偶像,但是他與古巴有什麼樣的淵源,我卻不得而知。古巴沒有真正的高速公路,但是國道上完全沒有堵車的現象,沿途看見很多在車站等車的民眾,原來古巴交通非常不方便,公交車稀少,一路上都有人在路邊豎著大拇指要求搭便車,有的人甚至還提著行李。我猜想這是當地民風樸實,人與人之間沒有太多的防範之心,是古巴社會治安良好的原因之一。

零污染海灘 白沙細綿

我們住在巴拉德羅的一個四星級度假村,吃住酒水全包,所占面積很大,一棟棟樓宇夾雜在花草樹木之間,還有兩座劇場和三座游泳池,其中一座有水上排球,彎彎曲曲的滑梯和免費飲料供應處。泳池邊歌舞表演輪番上陣,熱鬧非凡。每天晚上八時半,露天劇場有拉丁舞 表演,我的體質易遭蚊蟲咬,但幸好擠在衣衫裸露的人群中,才分散了被牠們用餐的機會。自助餐廳的飲食非常豐富,和歐美旅館不相上下,服務生多半是皮膚黝黑的古巴小姐,態度相當甜美。巴拉德羅的海灘果然名不虛傳, 勝過泰國的普吉島和芭堤雅,因為古巴較為封閉,幾乎沒有工業,所以較少污染,白沙細綿,藍天綠水,一望無際。度假村供應各式小船,讓遊客悠哉的在海上泛舟,也提供自費的租船抓龍蝦、潛水和跳傘等許多節目。令人難忘的是,在沙灘上面對大海的瑜伽活動,真的與大自然融為一體,讓人難以忘懷。古巴還是一個貧窮的國家,一般人的月收入只有幾十元美元,但是政府給人民免費食物、免費醫療和免費教育,雖然商店裡也有物資供應,但是多半是賣給外國遊客的,這裡面的物價和美國相仿。在古巴貧富差距懸殊,除了外國遊客外,有無親戚在美國形成兩個世界。古巴人何其有幸,他的近鄰是美國。幾十年來,多少古巴人通過不同方式渡過幾十海里就可以到達佛羅里達州,在邁阿密的小哈瓦那是遊客必到的地方,在古巴,有美國親戚的僑民眷屬可以過著外國人一般的 生活。難怪在旅遊景點和高級旅館,還是吃喝玩樂樣樣齊全。在度假村只度過兩天的時間,我們就返回哈瓦那,等待我們的一日城市遊才是這個國家特色的體現。7月9日下午,我們到江先生在哈瓦那的公司作客,對他的事業有一定的了解。江先生不到40歲,是我的四川同鄉,大學畢業後公派支援古巴建設,後來愛上這個國家,全家人移民古巴,不但從事旅遊業,還在拓展中古貿易、建立資訊互聯網路。用中國大陸的語言來說,江先生是古巴華人中的愛國僑商和青年才俊,他愛中國也愛古巴,期待在古巴學習中國的改革開放過程中,對兩國社會能有更大的貢獻。當天晚上,江先生請我們三人去哈瓦那一家有名的歌舞表演餐廳享用地道的古巴大餐。古巴民風樂觀開放,台上台下一片歡樂,完全沒有被壓抑的氣氛,這是大大出乎筆者意外的。

哈瓦那暢遊 品菸嘗酒

7月10日大早,我們在江先生安排的導遊小毛小姐的帶領下,開始了哈瓦那文化一日遊。首先前往旅古華人紀念碑,這個紀念碑是為在古巴民族獨立革命英勇犧牲的華人而立的,建於1931年,碑身為古巴盛產的黑亮紋大理石,上面刻有「沒有一個華人是叛徒,沒有一個華人是逃兵」的題詞。在著名的革命廣場上,小毛給我們講了古巴革命先驅何塞‧馬蒂和國際主義戰士切‧格瓦拉的故事。廣場邊上,停了不少出租給遊人的老爺車,花花綠綠,十分顯眼。老爺車是古巴的一大特色,古巴的汽車進口稀少,而且價錢昂貴,一般在紐約幾千美元的二手車在古巴價值十倍以上,所以人民保留著美國人撤走時留下的老爺車,不斷修補加固,煥然一新,成為了獨樹一格的交通工具。 古巴的雪茄聞名世界,我們到哈瓦那最大的國營雪茄廠參觀,驗證一下「古巴雪茄都是在美貌少女的大腿上搓出來」的經典坊間傳聞是否屬實,結果大失所望。哈瓦那還有一個大名鼎鼎的蘭姆酒博物館,品嘗了由甘蔗釀製出各種不同口味的蘭姆酒。在城郊有美國文豪、《老人與海》(The Old Man and the Sea)作者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的故居,裡面珍藏了他用獵物製成的標本,保留了大量文化遺跡。海明威是古巴眾人皆知的人物,有一家很出名的酒吧,是他生前經常光顧的,據說他常常去喝的消暑雞尾酒Mojito只要五美分一杯,但我們也趕時髦前往附庸風雅時,要價卻是五美元一杯,不到100年,足足漲了100倍。中午,我們品嘗古巴特色的全套古巴餐(黑豆飯、烤放養豬、烤紅薯、炸香蕉),下午參觀遊覽哈瓦 那老城。筆者見識過世界不少著名的老城,其中的印度德里老城和以色列耶路撒冷老城令人十分讚嘆,但哈瓦那老城不遑多讓,還在1982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文化遺產。這裡有很多的古蹟、博物館、教堂、壁畫和畫廊,隨處可見形形

色色的咖啡館和酒吧,人們可以從中了解西班牙人殖民古巴400年來的多元歷史和文化,體驗1920年代的美國人在這老拉美中心哈瓦那醉生夢死的生活。

高品質民宿 每晚30元

晚餐後,我們回到了市內的民宿。在進民宿前一天,我們本來已經作了艱苦樸素的思想準備,心想紐約法拉盛的家庭旅館,一個晚上也要六、七十元美元,江先生幫我們訂的民宿還包早餐,每天只要30美元左右,一定非常簡陋,誰知當他帶我們去到一個古巴人家,竟是另一番模樣。充滿異國風情的室內設計是古巴曾經黃金時代的最好註腳,客廳掛著原野風光的油畫,玻璃櫥櫃擺滿了南美國家的旅遊紀念品,從舒適的沙發上一眼望去就是繁花錦簇的露台,休息的小圓桌上放著一盒雪茄,一隻金毛犬懶洋洋的躺在盆栽樹下;室內有餐廳、廚房、冰箱和空調,一應俱全,我們在美國生活的優越感頓時煙消雲散。古巴的確分成兩類人,有美國親戚的和沒有美國親戚的,生活品質有著天壤之別。房東老太太伊列娜和他的女兒擁 有這間有三個睡房的民宿,她們的親戚在邁阿密,彼此間常有往返,我在西班牙巴塞隆納(Barcelona)也住過華人開的民宿,除了可以吃到中國北方的水餃外,衛生條件比這裡差了許多。老太太看我們是華人,除了西式早餐外,還特別為我們煮了稀飯。在民宿的兩個晚上,我們睡得相當香甜,一來是旅途勞 累,但是更主要的原因是沒有網路,少了很多事情。古巴除了星級旅館外,很少有地方可以上網,街上可以買到網卡,但是質量很差,美國的電話漫遊在古巴並不管用;在商店買東西,美國的信用卡也不流通,因此,帶足現金是必要的。四天三夜的行程過去了,我們感到不足的是還有許多地方沒有去。諸如古城特里尼達、雪茄聖地比那德里奧、小桂林尼亞萊斯山谷、歷史名城聖地牙哥,以及度假勝地的長島(Cayo Largo)等等。7月11日我們告別了哈瓦那,行前,江先生送了我們一大盒雪茄,作為此行難忘的紀念。

在返回邁阿密的飛機上,King和Lee一個在玩電玩,一個在入神的閱讀書籍,而我卻思緒萬千,想到幼時的古巴夢,假設半個多世紀前我就到了哈瓦那,今天應該又是什麼景像?回到邁阿密第一個給太太報平安,她問:「你的古巴夢圓了吧?」我回答說:「沒有,只圓了一半,因為在我的心中,遺留著太多太多的遺憾!」

哈瓦那老城。

巴拉德羅度假村有三座游泳池。

巴拉德羅度假村設備一應俱全。

哈瓦那的餐廳秀。

海明威故居。

拉丁舞表演。

作者和導遊在蘭姆酒廠。

革命廣場上的老爺車。

作者一行人與民宿老太太及女兒合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