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母女芥蒂

給點時間、耐性

World Journal (Los Angeles) - Weekly Supplement - - 社心會靈傳診真所 -

我是世界日報的長期讀者,在貴專欄學習到很多心理常識。我們生育了兩個女兒,兩人相差七歲,老大A生在中國,被我母親(姥姥)帶了四年才來美國生活。小的B是在我拿了碩士一年後生在美國。兩人小時長得很相似,都有著我們南方人的大眼晴。小時候都極聰明,學什麼都快,伶牙俐齒,人見人愛;但個性很不同。A從小和姥姥親近,隱忍、內向、倔強,只有在和姥姥親密撒嬌時,才露出真性情。B卻是外向、開朗,從小就有一大堆好朋友,和任何人都自來熟,大方隨和。學習也各有所成,A現在是內科大夫,B成為著名大學科學教授。兩人都和自己同學結婚,有了很好的歸宿,也都擁有一兒一女。表面上,我們二老晚年極其風光,女兒兩家都事業有成,也很忙碌。A住在離我們二老不到兩小時, B則住在較遠的西部大學城。A一家雖住得近,卻和我們很少往來,平時我打電話給她,都是留言,她也很少回話。因為我們夫妻倆一同出國留學,當時出生不久的A留在中國,是我們及家人的唯一選擇,一直到她已經會說話、走路才有機會見面,一家人才團圓生活,這都是萬不得已。現在回想,A是長孫,童年盡得長輩們的關懷和寵愛。等到她和姥姥一同來美,看起來適應良好。她開始透露出多愁善感,是在我母親陪她住了兩個月,回中國之後,她常想念姥姥,有意躲開我們,在自己臥室默默流淚。她很聰明,在美

問:

學習很快適應,成績一直很好。過了三年左右,我們又生了B。姥姥又來幫忙,A非常興奮,和姥姥抱著睡,我們都完全隨著她。過了一年之後,姥姥又想回自己的老窩了。A不捨得,我們就讓她趁著暑假和姥姥一起回去。過了一個月,我們帶著B回去接A回來。B自小在家境好轉時健康成長,在充滿雙親的愛的家庭長大。兩姊妹因為相差七歲,A和妹妹不會爭吵,但也不親近。姥姥幾乎每一、兩年都會來這裡玩,我們也常全家去返國看望親友,和她團聚。一直到A上了八年級,姥姥有天在自家摔跤,緊急住院,不到一周就過世了。我母親命運多舛,和父親感情逾恆,可惜他中年意外去世。母親一直是小學老師,辛苦把一女一兒帶大,素來没有健康問題。她一生只有奉獻,沒看過醫生。現在回想,老人家很可能血壓高,或許血管有了阻塞疾病而不自知。自從姥姥走後,A變得更加沉默,更不喜歡和我們說話。我們想,她也許是到了青春期,是自然現象;又體諒和她最親的姥姥早早過世,以致她個性孤僻,所以總是事事依她、讓她、順她。誰知道,越加依順她,我們母女關係依舊沒有改善。在高中時,常常為著一點芝麻小事,A就關起臥室,對父母怒目相向。譬如要去外地參加學校競賽,我在關心之下,多問幾句,她就會埋怨我捨不得為她花錢等。而且她平常不多話,反駁父母時卻常用非常絕情的狠話。我們一直忍耐著,總希望等她長大 ,自己做了母親,遲早會體諒父母愛她的心。她後來申請大學,再讀醫學院,我都不限制她去那裡,盡量鼓勵和支持她。A在這方面也是相當努力,申請了學費較不貴的大學。讀醫學院時,更自己借低利息學生貸款,即使我們一直盡力支助,後來的十年,不論選科系、擇偶、交男友,都没有讓我們擔心。她結交男友,對於愛情極忠誠。 C是她大學同班同學,是拉美裔的第一代移民家庭,也是A唯一結交的異性。C的大家庭成員很多,父母都工作,外祖母也和女兒女婿同住。大學畢業之後,A去攻讀醫學院,C也跟著她去念醫學超聲波。現在A擔任醫生,C是超聲波技師,兩人在一家醫院共事。女兒強勢,女婿柔順顧家,兩人都愛兒女,婚姻一直非常穩定。連A的生兒育女,我們都插不上手。

添了妹妹之後,家長要注意姊姊的情緒。 (Pexels)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