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北遊記

World Journal (Los Angeles) - Weekly Supplement - - 浮生小記 思淵堂語 -

望去,紅楓葉彤紅,在無雲的藍天下毫無顧忌地炫耀著自己的熱烈;黃楓葉和銀杏樹葉明黃,透出傲人的貴族氣息;而大片的綠色在紅黃色的誇張中,照樣釋放著新鮮和怡人眼目的安寧。看到漫山遍野的楓葉,絢爛多姿的色塊,我想起年幼時在上海見到最多的是梧桐樹,由盛夏轉到秋天,一陣秋雨一陣涼,落葉紛紛,卻記不得顏色的轉換。大學時到京城北圖看書,觀賞了香山紅葉,可能年輕,對於隨秋而變的景色,並無多少感慨,多年後的今天,印象已然淡薄了。

行30餘哩,轉入一條鄉間公路,再繞過一山坳,進入更窄的小路,兩邊森林密布,陽光僅可透過枝葉 的空隙照入。才數分鐘,突然進入一片山谷,開闊平坦,有峰迴路轉的驚異。此次參訪的一棟農莊式兩層建築,1850年代修建,至今還是原汁原味,除了結實的青石地基,房子的外觀和內部,有太多需要大修之處。老房子座落在山腳,背靠疊疊重重的大山,其中最近房子的六英畝山林,就屬於房主的產業。右手邊有一個小小的池塘,稱為養鴨塘,一道泉水從山間緩緩流出,傾入池塘。主人是個開大卡車的司機,擁有兩部18輪大卡。但他也有一份閒心,在塘邊養了十數隻鴨子、一隻母雞,各有小窩居住。越過小路,正對一片下斜的青草地,大約三、四英畝,屬於地主的 親戚。介於芳草地和山林的,則是一條寬約十呎的小澗,澗水自西向東,流淌不絕,在突兀的石塊上激越出嘩嘩的響聲。據說,這裡的澗水和山泉常年不凍,即使在冰封三呎的冬季。六英畝的山林,是一座小山了,僅沿路的山腳,海拔即超過千呎。寒冬可踏雪獵鹿,秋天賞漫山紅葉,春季便踏青觀花,夏日游泳垂釣,而四季聽澗水潺潺,更是美事一樁。房主說,幾多年前,還山上養牛,山下圈豬,楓糖漿直接引流入屋內,僅麵粉要出山採購。滿山殘樹砍成的柴火,足以煮食,冬天取暖。前現代化的生活,其實並不太遙遠,端看何處了。廣闊豐富的美國,平淡中有無比的持久力和生活的哲學。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