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失敗旅美按摩宋揚想給家人買大房子

母親多次勸她回國 女兒堅持留美賺錢 怎奈墜樓亡

World Journal (New Jersey) - - 美東 - 記者牟蘭/紐約報導

「她一直說想給我和她父親買個帶花園的大房子,我們等了五年,如今只等到了女兒的死訊;我對她虧欠。」日前因躲避警察掃黃執法而墜樓身亡的宋揚,其母石玉梅、弟弟宋海和丈夫周章6日向法拉盛守望互助隊求助,講述女兒的淒慘往事,希望給不幸喪生的她一個說法。

石玉梅6日回憶,宋揚出生在遼寧瀋陽,是家中長女;三年後弟弟宋海出生。女兒生性好強,家中經濟條件不好,八歲時就學會自己做飯,小小年紀開始做農活貼補家用,「有一次她賺了兩元人民幣,開心了很久」。不過由於在農村,中國傳統的重男輕女觀念嚴重,女兒初中畢業後說要外出打工,石玉梅和丈夫也並未阻攔,「女兒常說我偏心,她不哭鬧我們就不給她買新衣服」。19歲的宋揚提著行李,一人前往塞班島 (Saipan)工作,先後輾轉服裝廠、餐館等多個行業,六個月後就還清了家中為她出國所借的萬元債務。石玉梅表示,女兒在塞班島生活越過越好,還開了兩家越南餐館;唯一讓她有些不滿的是,女兒在2009年和大她40多歲的越南華僑周章結婚,「我一直都不太想承認他,大她那麼多,直到她(宋揚)出事,他(周章)忙前忙後才讓我有所改觀」。宋揚生意成功後,接弟弟宋海也來塞班島,宋父和宋母也常來探望。不過好景不長, 2011年3月11日,日本發生「三一一大地震」,引發海嘯和福島核災事故,島上遊客人數驟降,餐廳一家家接連倒閉,宋揚和周章的兩家餐館也不能倖免。周章隨後為宋揚申請婚姻綠卡,並在2013年搬到紐約,希望重新開始新生活。周章來美時已74歲,無法工作,靠每月1000元的低保生活,兩人在法拉盛41大道租住一處房子。周章說,作為男方,他盡量付

左圖:宋海(左起)、周章、石玉梅和朱立創想幫宋揚追查清死因。 (記者牟蘭/攝影)

右圖:宋揚(右)和石玉梅(左)在塞班島宋揚營業的餐廳合影。 (宋家人提供)下圖:宋揚在微信的照片。

(友人提供) 房租和生活費,但紐約生活費高,且宋揚一心想賺錢,最終眼看妻子在附近的40路做起「一樓一鳳」的生意,上午9時出門工作,凌晨1時左右才返家,每日如此。「我肯定不想她做,也勸過很多次,但是她每次都會說『老公沒有錢啊』。」然而宋揚卻對家人表示,她在美國做足療生意,老闆是大連人、姓李,父母雖覺工作不體面,但距離太遠,加上女兒要強,也不願過多干涉。宋母說,她能感到女兒工作辛苦,但也無能為力,直到9月一天,女兒一連五天失聯才引起她的重視。在她的再三要求下,女兒最終才通過電話和家人視頻,並指控有警察搶走她的手機和錢,還要求性服務,「我問她有沒有順從,她哭著和我說,不敢不做啊」。弟弟宋海說,警察性侵和搶劫事件從4月開始一直持續到9月,最終宋揚在友人的勸說下去報警,一眼認出曾性侵她的光頭警察,「我記得姐姐還給我發過照片,一個光頭和絡腮鬍子、凶神惡煞的人,她還高興地說壞人抓住了」。石玉梅聽聞女兒的遭遇後曾 多次勸她回國,但女兒始終堅持在美國,「她說要給我們買一個帶花園的房子,讓我們養老」。石玉梅說,家人和女兒五年沒見,等到的不是所謂的美國夢圓,而是女兒的死訊。她5日和兒子來紐約為女兒辦理後事時,經打聽才知女兒的足療生意實為賣淫,做著「挂羊頭賣狗肉」的工作。對於女兒的死因,一家人表示不滿警方處理。石玉梅說,和宋揚在一棟樓中工作的四個按摩女曾向她表示,宋揚出事當天聽到警方砸門的聲音,「我想知道女兒有沒有受傷害,才迫使她跳下去的」。周章則說,宋揚遇害時他在加州,警方翌日才通知死訊,質疑警方為何遲遲才通知自己。宋家人說,宋揚的遺體已被解剖,提取DNA樣本,存放在紐約長老會皇后醫院,不對家人公開。但家人說,從醫院提供的照片中可看到宋揚臉部瘀青、紅腫。不過對於上述說法,警方卻否認,稱其未進屋內。宋母和宋海表示,醫院說,宋揚的法醫鑑定結果起碼要等到三到五個月。二人目前租住在酒店,也將聯繫律師諮詢相關事宜。法拉盛社區守望互助隊隊長朱立創表示,將協助宋家人討說法。他說,40路的按摩女身世可憐,常遭到不良少年和少女的欺凌。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