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偉寧走得並不冤枉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台灣(一) -

蔣偉寧捲入論文造假風波,迅即請辭。諷刺的是,12年國教開辦風波鬧得社會怨聲載道,蔣偉寧絲毫不為所動;而假審查事件爆發才三天,他立刻中箭落馬,倉皇下台。兩相對照,政務官「責任政治」之輕重拿捏,未免弔詭。蔣偉寧對於掛名「假論文」是否事先知情,仍有待調查;然而,事發後他談到造假案始作俑者陳震遠時,幾度言語反覆,先是宣稱「不認識」,後又改口只有兩面之緣, 「不算認識」。支吾之間,他已輸掉了誠信。無論如何,身為大學教授,卻連續掛名審查程序不符之假論文,且長達十多年,蔣偉寧實難脫治學「草率」之譏;他若再強作辯解,只會愈發讓學界蒙羞。而身為教育部長,他對爭議事件未能在第一時間誠實向社會交代,則有愧「身教」之責,向全國學子作了不良示範。從治學態度及人格身教兩端看來,他都沒有再戀棧的資格。蔣偉寧選擇因假論文事件去職,表示他願對自己的學術聲譽負責;問題是,比起他硬推12年國教弄 得學生和家長無所適從,後者決策失當、規畫潦草的責任當然更大。但馬政府沒有在12年國教沸沸揚揚之際撤換蔣偉寧,卻等到他個人惹火上身才讓他走人;這樣的處理模式,難免有「避重就輕」、「輕公重私」之嫌。政府用人之尺,難道不必問績效,也不必問民眾的感受與褒貶?說來可笑,要不是這次的假論文風波,一般民眾不會知道蔣偉寧的專業領域竟是土木工程的震動與控制;而台灣關鍵的12年國教,竟是在一名土木學者手裡推動。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蔣偉寧下台,導因於國外期刊的間接揭發,而非國內政治操作使然,他走得並不冤枉。但是,國教的爛攤子,要叫誰收拾? (轉載自聯合報)

(本報資料照片)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