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香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到過阿拉伯半島「海灣明珠」杜拜旅遊的人,都知道那裡有「金街」和「香道」兩條著名的街道。作為一個新興的國際經濟金融中心,杜拜是大量金銀首飾的集散地,乃大家意料中事;至於香料,那是不是歷史淵源、地區特產,抑或阿拉伯人對香料特別喜愛呢?

古代埃及木乃伊的製作包括塗抹香油及防腐處理的過程;《聖經》也談到聖潔、祭祀之用的香料。不過,我私下忽出奇想,中國古代雖有所謂「纖腰舞」,畢竟沒有代表阿拉伯風情的「肚臍舞」那麼顯露。那麼,天然的「人體香」之外,能加添一點「人造香」便更能讓人「如癡如夢」,如墜五里霧中,這也許是他們對各種香料有偏愛也很內行的另一原因吧!

中國傳統的讀書人,一向注重「文房四寶」的考究與潛心「琴棋書畫」的技藝。宋元以來,還有「燒香、點茶、掛圖、插花」四般閒事的說法。即使現代室內裝潢設計,花和畫的藝術品仍是少不了的。至於茶、酒、甜、香的品嘗,則是「舌尖上」或「鼻尖上」的誘惑與享受了。

「香」在中國的起源,可能跟祭祀有關。佛教傳入之後,禮佛與香壇、念經與燃香便分不開,誦經讀書,滿室飄香。宋徽宗的《大觀茶論》是一部茶道的經典之作,大約同一個時代,有些文人又喜歡寫「香譜」的書。

根據劉靜敏《宋代〈香譜〉之研究》一書的統計,只算陳敬、洪芻、曾慥、葉廷珪等四家香譜所記載的香味條目,就有八百多種。「香譜」這一系列的作品,內容概括諸如香味的來源與發展、興盛與傳承、製法與特性等資料,進而反映出士大夫階層的人文蘊涵與社會文化的價值觀念。

其實,香味太多太強了,豈不叫人麻木?我想,只要有淡泊的「書香」,甚至無味的「書卷氣」一個「形而上」的概念,或許更是難能可貴的。

大約四百年前,香文化從大陸傳播到台灣。在「亞洲四小龍」最活躍的年代,「香道」的風氣悄然興起,成為都市白領社群的新寵兒。目前最著名的香料,有檀香、沉香、龍腦香、麝香等品種。

二○○八年,台灣富山堂的香料開始銷售大陸,很快地就打出品牌,如今發展到六十多家分店了。台灣香師如陳明劻,胡毓瑱等人,穿梭於海峽兩岸,非常活躍。

現在的美國,很多食品、化妝品,甚至日用消費品都調配上香料。有體質敏感的人不適合用有香味的產品,也有人根本不習慣或是不喜歡那種味道,要買「無味」的成品還真不容易在市場找到呢!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