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凸顯軟弱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香港(一) -

一個政府為什麼要如此害怕人民呢?除了對外沒有自信之外,還有什麼?話說,特區政府近日開始大興土木,將自己重重圍住,主要目的,恐怕就是擔心被示威者包圍政府總部不願走,再次出現「反國教」「反東北」的盛大情況。但這樣做,能解決問題嗎?建築空間,是一個很有趣的東西,它可以在不經意之間管控人們的行為。以舊立法會來看,首先,其位處中環市中心,地鐵出口不到一分鐘,便可以走路到達。而且立法會前是一應開放式的公園,公園裡有石椅,周日假期常常是外籍傭人休憩地方。總而言之,舊立法會是一個人民相對容易接近的地方。但也許如此,起碼特區政府是如此地想,多年前那次反高鐵包圍立法會運動,才得以成功。於是,政治人物求教建築師,有什麼方法可以使示威者更難以接近。新立法會大樓及新政 府總部,就是這樣建成的。今天,示威者要從地鐵站前往立法會和特區政府總部,心須經過一條窄窄電梯,再一條長長的走廊,再下樓梯或坐電梯,才能到達政總前的人民廣場,路途儘管崎嶇,但還是能達到。「反國教」運動,就是在這樣成就。然而,自從近日「反東北」人士「暴力」衝撞立法會之後,即使示威者連他們的臉也還沒有看清楚,政府官員個個卻已經惶恐不安,擔心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於是,他們又從建築空間上打主意了。這次,特區政府總不能又搬,只能選擇將自己重重包圍,將原來的人民廣場以金屬板圍起來,如果有人要在廣場示威,必須在下午6時前離開,因為這個新蓋的金屬圍牆將會關閉,將政總幽禁起來。然而,這種將自己包圍起來的方式,真的可以拒民意於千里嗎?怎麼可能,只是更顯示政治人物的虛弱而已。

關乎2017年特首普選的兩份政改報告面世後,民主黨一批中常委和佔領中環發起人之一戴耀廷首次會面。

雙方在會後達成共識,認同如全國人大常委會8月底拋出不符合國際標準的方案,會即時佔中,而非以公民提名為依歸。

(圖:東方日報提供)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