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鋼板那些往事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 -

上下古今日前發表了印賓先生《油印教科書》為題的文章,拜讀後對我啟發很大,封塵四十多年刻鋼板往事一齊湧上心頭,那種酸甜苦辣的滋味,常縈繞在眼前,記憶猶新,不能忘懷,藉此機會一吐為快。活字印刷術屬中國四大發明之一,曾對世界作出巨大貢獻,充分反應了我們祖先的聰明才智,是人類文明史重要的里程碑。鉛字印刷可能就是參照活字印刷的原理發展而來的,一直沿襲至今,不久前才被電腦打字所替代。二○○六年我主持續修了一屆《顧氏宗譜》,上一屆宗譜是抗戰勝利後戊子年(一九四八年)修纂的,共有二十八卷,所用的就是活字印刷(圖案木刻印刷),字跡大小均勻,圖案逼真,至今仍然清晰,幾十年不變色,堪稱一絕,令人歎為觀止。在電腦沒有問世之前,就是用鋼板謄刻蠟紙印刷的,稱為油印,已有近百年歷史。昔日地下黨印的宣傳材料,如小說《紅岩》裡的《挺進報》就是用油印,它需要鋼板、鐵筆、蠟紙、油墨等文具器材。刻鋼板是我的擅長,經過多年砥礪,能刻一手工整、美觀、秀氣的鋼板體,字字勻稱,行行清晰,博得一致好評。一九六八年我借調到公社辦公室協助文秘工作,這是為他人做「嫁時衣」無職無權的工作,且工作繁重、細緻、複雜、要求高,不 能有半點差錯,春去秋來,這工作一做就是六年。上海金鐘牌鋼板是我的書寫工具,寬約二寸,長約尺餘,四周有木框。鋼板正反面刻有很細的網紋,鐵筆在蠟紙上發出「嗖、嗖、嗖」聲音,游龍走筆地寫上要印的文字,寫過的地方蠟紙上形成網眼,印刷時對準白紙,墨油滲過鐵筆痕跡,落在白紙上,揭開蠟紙就形成清晰可見的文字,這是印刷史上又一次革命。刻鋼板是繁瑣複雜、勞神費心的一項艱巨工作,需要全神貫注,一絲不苟,精益求精、摒棄一切私心雜念;儘管如此,難免百密一疏。為防止寫錯,我先用鐵筆在蠟紙方格中輕輕打個草稿,然後照草稿刻寫,因為在蠟紙上刻字是沒有迴旋餘地的。盛夏酷暑,烈日炎炎,那時還沒有空調,為防止汗滴在蠟紙上,我只能在身旁放置幾個大木盆吊了井水降溫,再用冷毛巾擦臉上的汗。開夜工時,蚊子見火光「嗡、嗡、嗡」圍著身邊干擾,只能用手趕,不能用扇子拍,一拍蠟紙就飛掉,再熱也得忍。冬天雙手壓在鋼板上寫字,特別冷,要生煤球爐子加溫,雙手用熱水袋焐,還要不停地從嘴裡哈幾口熱氣,十個指頭還是生凍瘡。再怎麼辛苦,領導交辦的任務還是要限期完成。現在的青年坐在電腦旁、吹著冷氣打字, 怎麼能體會前輩刻鋼板的艱辛呢?

當時鋼板寫了一段時期,蠟紙的臘就會嵌在鋼板網紋裡,鐵筆寫上去會打滑,或磨破蠟紙,就得為鋼板來一次「大掃除」。先用刷子蘸了汽油清洗,洗過的鋼板不能在太陽下曝曬,得放在通風陰涼處陰乾方可使用。

刻鋼板的筆叫鐵筆,筆尖有粗、中、尖三號可調換使用:標題用粗的,並且還要磨了加粗;小字用尖的,但尖的容易畫破蠟紙,要特別謹慎;一般寫正文用中等。

鐵筆在鋼板上寫字要特別留神,運筆不能太重,重了,鐵筆會畫破蠟紙;也不能太輕,輕了,鐵筆沒有將蠟紙戳過鋼板網紋,印出字跡會看不清。

如果寫錯了也不用慌,只要將蠟紙移到鋼板邊框上,用鐵筆筆稍磨幾下;或將白蠟燭擦幾下,蠟就融合了。最好的辦法是塗上一丁點蠟紙修正液,蠟紙就恢復如初。經我刻出的蠟紙總是輕重得體,恰到好處,印出來字跡清晰,油墨勻稱,看上去心情舒暢。

蠟紙是一種很特殊的薄紙張,上面印著橫豎小方格和虛線,每格一個字,中間有個折疊線和邊框,塗上蠟,呈半透明狀,一張蠟紙大約寫二千七百個字。

我常用上海蠟紙廠生產的「燈塔牌」、衢州蠟紙廠的「風箏牌」蠟紙,刻慣了就知它的特性,不會出什麼問題。 (上)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