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無聊談起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香港副刊 -

●友人要出一本書,寫關於民初的通俗文學,他說,雖然是談通俗文學,但民初的文人都很有學問,常常有些用字令他煩惱得很,比如只有的只字,就有不同寫法,有的寫祇,有的寫祗,他以為一定有人錯了,但卻原來三個都對。我說,研究現代通俗文字就比較容易了,因為現代人古書沒有民初時代的人讀得多,不但不會用古字,更且很多字和詞都只有一種解釋,不會讓人混淆。真的,當你看到「爭邑相殺,父母無聊」時,那無聊二字能用現代用語來解釋嗎?現代的無聊是無所事事,不知做什麼,感覺精神很空虛。但上述出自漢代《列女傳》的無聊,卻是指貧窮無依。如果現代人用無聊來形容貧窮無依,有幾人看懂?蘇東坡在《漢高帝論》裡說:「呂后雖悍,亦不忍奪之其子以與侄。惠帝既死,而呂后始有邪謀,此出於無聊耳。」這裡的無聊,不是漢代指的貧窮無依,也不是現代指的百無聊賴,而是指無可奈何。現代人常用的無理取鬧,指的是人在沒有道理的時候來鬧上一鬧,但這個詞的出處卻是出自唐朝韓愈《答柳柳州食蝦蟆》詩:「鳴聲相呼和,無理祇取鬧。」說的是那些青蛙的聲音,沒來由的就那樣喧鬧著。又如我們常用一無是處形容一個人什麼也不會,但是無是處三個字在古代有「沒有這個地方」、「沒有辦法」、「不得了,沒完沒了」等意思,所以形容自己一籌莫展可用一無是處,或老婆鬧個沒完沒了也可以說那女人一無是處,不過那誤會就大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