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扭扭舞 到 探戈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 如環

第一次參加舞會,我就和舞伴PK扭扭舞,跳著跳著把他逼到椅子上,從此以後,他成為我的固定舞伴。他大我兩歲,那時我倆正值青春期,只是愛玩愛鬧,說不上談戀愛。年輕時,雙方的手不小心摸到,都會臉紅心跳,害羞得很,那種愛你在心口難開的感覺,惹得人常有一大堆遐想,真是夠回味。我們常常參加舞會,漸漸我跟他學會了跳華爾滋、勃魯斯。我們最愛跳恰恰、吉魯巴、快三步,最後學會了最難跳的探戈,這都必須要有很好的默契,才能夠舞姿曼妙。我的節奏感很差,往往跳得太快或太慢,多虧他的帶領,使我終於能跟上節拍。久而久之,他成為我最能配合的舞伴。他像長兄般照顧我,有時候我發大小姐脾氣,無理取鬧,他總是讓著我;如果我得理不饒人,他還是微笑以待。有幾次我們從西門町看完電影,我突然興致大發,要走路回家,差不多要兩個多鐘頭,他也欣然地陪伴我。慢慢地,我們成為很好的朋友,他是我的避風港、傾訴的對象。他因父喪要返回僑居地,而我已經成為大學生,距離疏遠了我們的感情,魚雁往返一陣子就斷線了。我忙於探索新生活,沒有相合的舞伴,我不再跳舞了。尋尋覓覓幾年,都找不到像他那麼寵我、愛我、容我的人,生活中仍然缺少個伴。有一天我在東門逛街,迎面走來一位滿面落腮鬍、一臉倦容的男生,就在兩眼接觸的那一剎那,緣又回來了。繞了地球大半圈,原來那人就在眼前,我們又可以共舞了。我們沉浸在樂音中,和諧地踏著探戈的舞步,後來我迷迷糊糊答應了他的求婚。沒有鮮花,沒有鑽戒,沒有跪下求婚,沒有女人夢想的浪漫場景,但是他有一顆非常真摰的心;沒有山盟海誓,但是我知道他會一輩子 守護我,作我的守護神。從扭扭舞的各自揮灑而種下情苗,到後來彼此配合地跳探戈舞到求婚成功,歷經十一年,他常常說我很珍貴,花了這麼久的時間才到手,當然要加倍珍惜。四十一年來他一直把我當成寶貝,捧在手掌心,我們共同營造甜蜜的家庭,成為人人稱羡的神鵰俠侶。他當然是那隻大鵰,常常開著車帶我遨遊四方,我也總是安心跟隨 他的腳步,道路不是都很平坦,也常走到崎嶇不平的山路,他還是默默咬著牙,不吭一聲地挺過去,信心滿滿地把全家領到康莊大道。謝謝你,我的最佳舞伴,我會跟隨你,繼續舞出我們的黃金年華,直到永遠。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