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讓女士嬌嘆:來自天堂 禮物 的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紐約生活 -

牆上鋪滿鏡子,反映著房間裡的動態,參觀著似乎是走進了一間正要開始的宴會廳裡,一件件衣服似乎隨時要舞動起來。在每件衣服前,是一個平板電腦,除了文字介紹外,更有圖繪,解構每件服裝的組成。如果是由不同形狀的布拼成,電腦繪圖就分解出這些布如何組成一個立體的衣服。如果是包纏圍繞而成,電腦顯示出其層層交疊的過程。如果裙襬需要骨架撐起,電腦袒露其秘密。電腦如個透視鏡一樣,呈現出這些衣服穿起來是什麼樣子。有的衣服前還有機器人手臂,指出銀幕上展示的局部在那裡。這些晚禮服彰顯了詹姆士最為人稱道處─他的立體結構感。他似乎可以從平面的布看出其完成後的形狀,因此不成形狀的布料,被他裁剪在一起,就成了華麗雍容的禮服。從這些服裝的「暱名」,像是「降落傘」、「燈罩」、「蝴蝶」、「樹」等,就可以看出其獨特和複雜的結構,然而這些衣服看起來遠比這些名稱更加美麗。他有一件禮服看上去是一塊前方開襟的乳白圍裙罩在金黃色的裙襬之外,但實際上是在影射當年在現代美術館展出的George O’Keeffe的一系列女體圖畫。他最著名的「幸運草(clover leaf)」衣,如何組合而成,如何以黑白兩色創造出讓人過目不忘的效果,即使是經過圖解,還是很難解釋得明白,而這也正是他的天才所在。這個展覽分開在兩個展廳,地下室的展品包括一些外套、小禮服等。他在這些設計上喜歡以不對稱的剪裁造成視覺焦點,他不喜歡五顏六色的花樣,但簡單的顏色搭配都自有其搶眼之處。與晚禮服相對照的是一件貼身的黑色小禮服「計程車」,因其著裝簡單可以讓上班婦女在車後座換上而得名。如此名燥一時的設計師,為何會在身後淹沒無聞,原因很複雜。其中之一應該是他沒有像其他同時代設計家一樣,開發出大眾成衣(Ready-to-wear)的品牌,而始終只著重在耗時耗工的訂製時裝上。但這條路打名氣可以,要想獲利是不太可能。然而即使他在因賠本而收了店之後,他對自己的成就始終未曾懷疑,他收學生把他的經驗傳承下去,更重要的,他鼓勵他的客戶把淘汰下來的衣服,捐給布碌崙博物館,這批收藏,後來轉交給大都會保管,才有了今天這個展覽。

查爾斯‧詹姆士(Charles James)當紅之時,連迪奧(Christian Dior)都稱讚「是我這一代裡天份最高」的高級時裝(haute cuture)設計師。

報業鉅子赫斯特的夫人參加艾森豪總統的就職舞會的禮服就指名由他設計。

但當1978年他在紐約的波希米亞大本營的Chelsea旅館心臟病發時,他的助理得趁周末偷偷摸摸收拾他的遺物,因為他欠了六個月的房租。到今天,除了業界中人,沒有人再知道詹姆士之名。

大都會博物館的回顧展「Charles James: Beyond Fashion」,應該可以重建他的名聲。這個展覽陳列了他的75件各式場合的服裝及素描、相片、文獻等,展示他如何從設計女帽一路攀上服裝設計的巔峰。其中最叫人歎為觀止的,是15件晚禮服一起陳列在一個無隔間的特展廳裡,每件都以電腦科技呈現其結構,揭開詹姆士剪裁之秘,凡曾經面對著一大團紡紗織緞而疑惑「這衣服是如何穿上身?」或「怎樣脫下來?」的人,都可以從此有所領悟。

詹姆士的父母分別是英國軍官和美國芝加哥地產大亨之女,在倫敦一棟有16個房間的豪宅裡長大,受到英國上層階級的教育,但他對課業並不用心,連中學都沒唸完。到1924年他已經來到了芝加哥,靠著外公家的關係進入聯合愛迪生(ConEdison)電力公司,但他對這個工作也沒有很大的興趣。兩年之後,還不滿20歲的詹姆士就開了一家女帽店。

從事手工業對於他這個階級的英國人來說是離經叛道的,他的父親極為震怒,禁止他的太太給他任何資助,但她瞞著丈夫偷偷通知一幫姊妹淘去光顧兒子的店,詹姆士製作帽子是直接在客人的頭上加工,不管是布料皮革羽毛綢緞都可以在他手下變出獨特的形狀,兩年後他 更把生意擴大到訂製時裝上。他靠著母親的關係,有一票固定的有錢客戶,更重要的是,他在英國的同學Cecil Beaton這時已經成為Vogue雜誌的攝影師,所以他很快就打響了名號,店鋪開到曼哈坦來。

等他在1929年回倫敦開店時,連女作家Virginia Woolfe都聽說這個「從天堂送來的」設計師,不久後,他在巴黎也開了分店。戰爭爆發後,大西洋交通斷絕,美國名媛無法再去歐洲採購,美國本土設計師趁勢而起,早已打穩根基的詹姆士自是引領風騷,50年代是他風頭最健之時,儘管他的要價是全世界最高的,顧客仍源源不絕。

詹姆士的在學校時就已經對化妝、服裝和舞台藝術有興趣,但他並沒有正式學過裁縫,似乎也沒有在其他設計師店裡拜過師,在這一行上,他可說是無師自通。

他的一句名言是,「沒有什麼比作出一件衣服讓她看起來最漂亮,更能恢復女人的自信心」,可以代表他的設計理念。而他認為「看起來最漂亮」的女人,是一個源自18、19世紀歐洲宮廷的女人,膨鬆的裙襬以強調長頸削肩細腰。特展廳的15件晚禮服,都有這個特點。

這個展廳的陳設就極為戲劇化,完全無隔間的開闊空間裡,每件衣服單獨立在一個圓形的伸展台上,打著聚光燈,房間漆成黑色,兩邊

獨一無二的設計,讓詹姆士攀上服裝設計的巔峰。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