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鋼板那些往事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蠟紙刻好了,油印是保證質量的關鍵,不論手工印刷還是油印機印刷,要使蠟紙不破且印得多,就要在蠟紙上附貼上一張堅韌、像絲棉紙一樣、油墨能滲過的特殊紙張,保護蠟紙延長使用壽命。

要是套紅,就要寫兩張蠟紙,一張蠟紙寫正文,印藍墨油或黑墨油;一張蠟紙寫套紅,印紅墨油,待正文涼乾後才能印套紅。

套紅對準位置是關鍵,手工印刷比較困難,一般用大頭針將蠟紙定位在台面上,下面襯著所印的白紙,刷帚刷過即能黏起蠟紙,但印數不宜多。

如使用油印機,只要將絲網繃緊,把蠟紙位置固定好,油印機上的夾子夾緊下面白紙,一般不會出什麼瑕疵,以增加印數。

油墨也很重要:稀了,字跡容易化水;稠了,又透滲不過蠟紙,印出字跡模糊。這就要添加煤油稀釋、調勻,方可使用,這些完全要靠經驗。

除了應付日常工作外,我公社每年「雙搶」(搶收、搶種)和「四夏」(夏收、夏種、夏脫、夏上交公糧)大忙,還要辦《雙搶快報》、《四夏 戰報》的油印小報,小報開闢會議紀要、好人好事、生產進度、高產喜報、經驗探討等專欄,每份八開兩張,每天一期。當時公社抽調幾位教師跑外勤、做通訊員、搜集資料,下午二、三點回來修改、定稿、排版。刻鋼板是我的份內事,還要連夜刻、印出來,一印就是兩百份,翌日交郵電局的送報員一起發行到生產隊。這種「連軸轉」超負荷工作,艱辛程度可想而知。鉛字半自動打印機是刻鋼板的發展和昇華,它是由一個可左右、前後移動的圓型滾盤、字盤、頂鍵和撳鍵組成,將蠟紙(特殊型)固定在圓盤上,然後從字盤裡揀要打的字,透過頂鍵將鉛字找出來。撳件像兩個指頭的手柄,「捏」了打到蠟紙上,打出全字宋體,省工省力,美觀大方,效率也大大提高。有了鉛字打印機,我才從繁重的刻鋼板中解放出來,感到一身輕鬆。隨著科技進步,上世紀九○年代,鄉政府(此時公社已改鄉)及企事業單位也普遍推行了電腦打字,打字員 只要運用「五筆字型」或英文字母敲打鍵盤,電腦螢幕上就神奇地跳出你所要打的字,且鼠標指到哪個字就跳到哪兒,還有自動排版功能,修改、校對,刪除、增添,字體大小、粗細及顏色變化,隨心所欲,悉聽尊便。電腦還配套了印表機,只要鼠標一點,還能隨打隨印,簡單便捷,字字珠璣,個個悅目,為打印史上的最高追求。到了美國,我學會了電腦打字,因漢語拼音、英語一竅不通,就用「漢王筆」書寫,指指畫畫,也能發揮同樣效果。目前油印器材及鉛字打印機已進入歷史博物館,短短三十年發生如此大的變化,在夢裡也想不到的。科技發展一日千里,雖說人的大腦聰明,但電腦一點也不遜於大腦,「記憶率」更勝於大腦。電腦畢竟是人發明創造的,不能見物不見人、貶低人的作用。「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一代超過一代是社會發展規律,隨著時間的推移,願還有比電腦更先進的科學技術問世,造福於人類。 (下)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