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圖章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最近申請一項在台灣舉辦的甄選活動,申請表格上註明要服務機構的首長簽章。我的服務機關已經蓋了校印,只是承辦人認為文件上已經有了校印,同時又打上了她的大名,實在不需要多此一舉的再簽上名字。我以參加多次台灣著作比賽的經驗,認定非簽名難以過關,我們各執己見,咸以為自己有理,場面似乎有些尷尬。

後來我逕赴洛杉磯華僑文教服務中心詢問,得知原來台灣當局體諒海外僑民泰半不易取得圖章,採取權宜變通之法,那就是有所需要時或是簽名,或是蓋章,只要任行其中之一即可,我也總算圓滿達成目的。

來美國二十七年了,起初覺得他們辦事只消簽個名字,就一切OK!那種處理事情的方式雖然簡單,但是令人覺得未免有些草率,不敢放心。在台灣,很多方面都需要印鑑蓋章,嚴格的機關甚至還要再加上簽名及身分證和健保卡一同送驗,才算大功告成,雖然手續繁複,但是似乎感覺比較穩當可靠。

還記得初中第一次領獎學金,第一次需要蓋上自己的印章,爸爸緊張兮兮地騎著他的老爺鐵馬趕到中正路,為我去刻一枚木質的圖章。父親來回騎了一個多小時,沒想到卻見到他汗流浹背、垂頭喪氣地緩緩推車進門的模樣,原來是刻圖章的小店老闆不但收費昂貴,還需等待一周才能取貨。當時父親失望的神情,即使在幾十年 後的今天,我還清晰記得。家裡的兄弟姊妹眾多,一家八口,每人一枚印章,就至少有八枚,為了安全起見,郵局存摺的圖章和銀行使用的印鑑要分別處理。還記得那時住的村裡小偷橫行,我們家就曾經一個月遭到小偷光顧三次之多,似乎每周就要到警察局報案一次,更甭提去郵局、銀行掛失存摺及更換圖章的麻煩事啦!這下子,家裡的每個人都刻了幾顆圖章,以備需要,於是圖章一大堆,東收西藏的,莫說小偷上門要大傷腦筋去核對,即便是我們這些主人,也要大費周章的尋覓和取捨,才能決定那枚圖章與哪戶存款簿配成雙呢!這光景和今天電腦帳號的密碼繁多,哪個號碼得配哪個戶頭,常常自己把自己鎖死,不得其門而入,落得乾著急的苦澀狀況有得拚哪!那時節,讓人最頭痛的莫過於每次郵差先生來按鈴,有掛號信需要蓋印時,我們總會手忙腳亂,翻箱倒盒找圖章(分裝了的盒子太多),但聞門外鈴聲頻催,屋裡的人兒仍舊一籌莫展,實在有夠難為情啊!日前在教會聽道,講道的李弟兄談 到身為基督徒,就好像身上被刻上印記一般,動見瞻觀,所以為人處世必須謹慎,免被評論,其實也像我們昔日使用圖章一般,蓋上了一個圖章,就表示你的同意應許,此後再難更改啦!他提及自己小時候,曾經不努力讀書,考試成績很爛,不敢將成績單呈給父母觀看,心情沉重之下,不是遲遲不眠,就是天未明即起,為的就是偷偷在那滿江紅的成績單上蓋上爸爸的圖章,才能向老師交差,結果慌亂中竟然把印章蓋反,引來整場哄堂大笑,共鳴熱烈,可想而知,做過這樣糗事的人可真不少呢!陳文元伯伯是家父老友,更是洛杉磯鼎鼎有名的篆刻大家。他從小就勤練書法,寫得一筆好字,因緣際會的巧合,使他收集了許多美石,於是巧手將他的書法在玉石上大顯才華,刻呀刻的,不僅培養出濃濃的興趣,更是刻出一生的成就。我曾到他家參觀,整整一牆壁的壁櫃,裝滿他所雕刻的幾千枚圖章,我有幸得到他為我所刻的一個印章。當讀者、朋友購書,往往要求我在出版的書籍上簽字時,每每我都不會忘記 在我的簽名之後,另加蓋陳伯伯為我刻的印鑑,為我的書冊增色不少。這些年在洛杉磯流行一種鮭魚返鄉的潮流,我的一個學生在南加大生物系畢業,放棄繼續在該校藥學系就讀的機會,打算回台灣攻讀醫學院,在他申請學校準備資料時,拜託我寫一封推薦信函,以證明他的中文能力。我在推薦信上除了具名簽字外,並蓋上名家所刻的印章,感覺真是不一樣的慎重,果然沒多久,聽到他被醫學院錄取的佳音,深覺與有榮焉。去年夏天返台,臨時需要圖章,我在借宿的大姊家附近,發現一家刻章店,借助電腦之力,居然短短十分鐘就快速完成一顆木質圖章,而且索價僅僅三十元台幣,懷想起我當年刻的第一個圖章,無論在速度上還是工錢上相論,今昔相距,實有天壤之別。近日有一位學生要申請中文學校的一項高額獎學金,請我幫忙推薦,我換湯不換藥的,比照上次所完成的推薦信模式,更改了申請者的名字和申請的項目,又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學生家長感謝再三,稱讚不已。九十高齡的陳伯伯因為動了手術,正在休養,已經不碰刻刀與石頭久矣!他為我所刻的那枚圖章,是我在美國唯一的章子,也是最有身價的收藏,我除了珍惜使用外,更盼望陳伯伯早日痊癒,能夠為他所喜歡的聖經佳言繼續刻出美好的見證,好達到他藉此美麗的刻字傳達福音的心願。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