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 酒矸倘賣嘸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父親節那天晚上,和老公在網上看了一部一九八三年著名的電影「搭錯車」,裡面有我喜歡的一首歌「酒矸倘賣嘸」,在這之前並不知道這是電影主題曲。

由於出國較早,對台灣的電影早已脫節了,再說留學生時代除了上課就是打工,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想其他的事。八○年代這首「酒矸倘賣嘸」感人肺腑,多年之後從電視上聽到這首歌,覺得音調還是那麼優美,歌詞發人深省。

我在看這部電影時才知道,它是描述一個以收購破酒瓶為生的退休老兵啞叔,有天在路邊撿到一個棄嬰「阿 美」,不顧自己的生活困苦,決定撫養她。孩子長大遠離家,為生活打拚而無暇照顧啞叔;而當父親的思戀孩子,也只能在電視機前看到她的畫面,只有唯一的老狗陪伴老人,而老人最後在醫院孤寂死去。這使我想起早期的台灣眷村生活,如露天電影,是那時候眷村裡唯一的娛樂,全村的人都群聚在操場,自己搬板凳占位子,來晚的就在後面站在凳子上看電影。早期的眷村生活困苦,房舍簡陋,每逢雨季,屋外下大雨,屋內下小雨,颱風來時,更是提心吊膽,附近的學校開放供避難。待颱風過後,村 裡是滿目瘡痍,水淹及膝,一、兩天後才退掉。因眷村居住環境狹小,與鄰居的距離很近,張家長、李家短的事很多,沒有隱私,更沒有秘密,因此鄰居就是家人,一家有事全巷有事,相互關懷照顧,這是很特殊的一種眷村文化。正因為這種環境,使得眷村子弟們很講義氣,也養成了強韌的性格和奮鬥上進的精神。當年出國留學的眷村子弟是我們學習的榜樣,也是父母期望的目標。當我們來到美國,為了學業、工作、綠卡而奮鬥,留下在海的另一端 年邁的父母,我們都變成了「搭錯車」這部片中的「阿美」,直到父母去世,回台奔喪。「沒有你哪有我⋯⋯」,「酒矸倘賣嘸」每一句歌詞都使我感到愧疚。這部電影使我想起父親,記得父親在世時,常提到自己的家鄉種種,也常望著唯一帶出來的奶奶發黃的相片,常告訴我們家鄉的地址並畫上位置,告知我們,如果他回不了老家,希望我們能回去尋根。我想著父親辛苦的把我們拉拔長大,當我們可以自立時又遠離他而高飛。遺憾的是,父親在上班途中遭遇車禍身亡⋯⋯。這部電影我是一面看一面流淚,一是對父母懷著感恩的心,二是自己當父母才知思念兒女的苦。天下父母心,雖放下兒女遠飛,然思念卻藏在心底。願遊子們能常向父母問安,溫暖父母的心。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