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管治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城市發展是好,但需合乎公義,反對東北計畫人士行動雖激進,但是否已無商量餘地?本土聯盟表示:「保皇黨透過不平等選舉制度控制的立法會,對北京和財閥馬首是瞻,罔顧市民利益,一幕幕荒腔走板的鬧劇已經氣得市民忍無可忍⋯⋯面對這樣一個爛議會,全世界敢於挑戰專制的人民,不止有權在大堂內示威,更有權進入議場,阻止不公義的僭政繼續運作!」你專制、我激進,成見已成。香港政體未能充分反映民意,權力亦沒有足夠制衡,另方面香港公民意識又不斷抬頭,社會焉能不產生矛盾?再繼續下去,荒腔走板的不僅是政策,連社會運動也會愈來愈激化扭曲。當其身不正,又豈能令群眾信服,但說到因暴政遂以暴力作挑戰,卻甚牽強。香港在推行暴政嗎?香港特區政府無疑處於弱管治的形勢,弱管治不是始於今屆,而是自回歸開始一直未盡人意。弱管治如癌症,烏克蘭與香港甚相似,我與烏克蘭一名教授談到烏克蘭政治人才,他指都是一張白卷,這由於烏克蘭被蘇聯帝國管治數十年,烏克蘭即使有政治人才,也全被調到莫斯科為帝國服務。因此,當1991年烏克蘭成功取得獨立,但政治人才卻欠奉,連民族身分也未能弄清楚,莫斯科要對這個前附庸地繼續操控,易如反掌。如今國家未能保衞國土,人民表示惟有自救,自組自願軍前往東部打仗,看著一群群年輕人排隊簽名加入自願軍行列,我心也不禁戚戚然。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