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 斜 的 地 板

 芳荷新婚之際,仔細打量自己的新居,想到務 農的公婆以及除了看電視沒有其他興趣的先生志民,總 是覺得自己應該值得更好的婚姻⋯⋯ ■林黛嫚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芊芊上小學以後,第一次班親會,教音樂的級任老師對芳荷說,芊芊很有音樂天分,不要辜負了。於是芊芊開始學古典鋼琴,先是一個星期一次,在下班後的級任老師家裡。而且邱老師還幫忙推薦了一台樂器行淘汰的中古鋼琴,說是價錢公道,音色也不錯。

學了三年,邱老師說她教不了芊芊了,介紹了另一位名師。郭老師住在鄰鎮,為了接送學琴的芊芊,只好分期付款買了一部車。每個星期六下午,芳荷開車送芊芊到郭老師家,芊芊學琴的那一個小時,芳荷就在附近閒晃。周末午後,寧靜的住宅區時不時傳出鋼琴聲,原來學鋼琴真是全民運動啊!幸好我們家芊芊也學了,要不然,她跟她的女同學怎麼相處呢?當時芳荷這麼想著。

邱老師和郭老師都說,應該讓芊芊 去讀音樂班的。都學這麼久了,不繼續很可惜的。小學畢業時,芳荷他們已經搬回位在鎮郊的婆家,電腦設備以及陸續添購的大型家具,都以和購買時不成比例的價錢處理掉,只有鋼琴跟著搬回去。婆家所處的學區國中沒有音樂班,芊芊考進鄰鎮的國中音樂班。當時芳荷已經在小學頂了總務處的工友職缺,每天一早先開車送芊芊去上學,自己再去上班,一個小時內橫跨了兩個鄉鎮。芊芊是全校最早到的學生,芳荷是全校最晚到的教職員工。這就是和身分不相稱的生活吧?芊芊早就吵著要換鋼琴,還說得再學另一種輔助樂器。郭老師的鐘點費隨著芊芊的琴藝進階而不斷調漲,漲到芳荷無論如何也負擔不起的數字。然後芊芊說她高中要讀普通科,原因是,這爛透了的人生。 ●芳荷家不時興自由戀愛。這是什麼意思?芳荷那在日本讀過短期大學的母親,服膺女人的終身是一生大事的理論,在孩子還小時,就已經開始為孩子留意合適對象。芳荷兩位姊姊都是國立大學畢業生,最後卻選擇父母安排的對象結婚。雖然也是家鄉子弟,但家世殷實,自身也有本事,一位在股票上市公司做到業務經理、一位自己開公司做進出口貿易,兩位姊姊的婚姻都算美滿。只有小妹是和大學同學談戀愛,畢業後等男方服完兵役,一起出國讀書。而芳荷呢?芳荷的婚姻雖然也是父母安排的,不過媒人介紹相親後,兩人交往了一陣子,算是芳荷點頭後才論及婚嫁。但芳荷心中總是隱隱覺得委屈,因為一開始安排的對象條件就 不是太好,認識後對方殷勤追求,芳荷也不是能果斷做決定的個性。如果一開始,父母安排的相親對象條件好一點,不就好了嗎?芳荷在結婚當天拜別父母時,奉茶給吳爸,那一眼對望的眼神中,其實就有這樣的意味。也許不須芳荷表示,吳爸也覺得相對於吳家另兩位千金,這門親家是不夠體面。在芳荷歸寧宴上,多喝了兩杯的吳爸,居然把新娘子帶到餐廳的角落裡說:「芳荷,不要怪爸爸沒給你挑更好的男人,你自己的條件也沒多好啊!」父親說得沒錯,志民專科畢業,四肢健全、相貌端正,眼下在保險公司當保全的工作也還穩定。相對只有高職畢業,又是臨時雇員的芳荷,不能說是她低就了。但是芳荷新婚之際,仔細打量自己的新居,想到務農的公婆以及除了看電視沒有其他興趣的先生志民,總是覺得自己應該值得更好的婚姻。●那在夢中逼問芳荷的男子並未在現實中出現。現實是一個寧謐的假日, 稍晚的早餐剛過而午餐不急的時間。不過,早晚會出現的,芳荷知道。因著連續假期而回到家裡過節的芊芊,正窩在客廳唯一正對著電視的沙發上。電視機開著,第四台系統不穩定,已經沒有繼續繳費,只是有線電視系統業者懶得派人來切斷線路。既然是免費收看,收視品質如何也無法講究了。何況,芊芊的心思也不在那上頭,她專注地滑著手機。芳荷在芊芊身旁坐下,她無法專注做任何事,整天昏昏沉沉,在學校好像靈魂留在家裡沒跟來,回到家又像精神層面的芳荷還在學校工作。感覺一個人分成兩個部分,而那兩個部分都是獨立的個體,怎麼也合不攏來。「你為什麼突然放棄學鋼琴?都學了這麼多年、花了那麼多學費,放掉不是太可惜!」芊芊停下滑動手機的手指,抬起頭看了芳荷一眼,又低下頭繼續之前的動作。「現在才問,不嫌太晚了嗎?」

(三)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