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電影時光

■懷騁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世界副刊 -

我不愛到電影院看電影,窄窄的位置和過於刺激的聲光效果實在比不過在家裡大啖鹽酥雞和啤酒的愜意。外子常抱怨我不陪他看電影,時不時提醒我,那美好又怦然心動的第一次約會就是在電影院。但對我來說,讓我記憶深刻又溫暖的電影回憶不是約會的浪漫,而是親情的體會;我最深刻的電影記憶,都圍繞著親情的溫馨。

記憶裡第一次看電影是爸爸、哥哥和我的小約會。爸爸是個極度忙碌的工作狂,一起休閒這回事,從小到大十根手指頭都算得出來。不過每一次和爸爸的約會,對媽媽和我們兄妹倆來說都是出奇不意的驚喜。那天應該是某次月考的下午,爸爸突然提議要帶我和哥哥去看電影。看電影這件事的確讓我們興奮不已;從小到大,爸媽從不花太多的錢帶我們去逛街,看電影這類的休閒活動在我們家並不常見,因為對小學生來說是太奢侈了!吃爆米花、美式熱狗的樂趣對於我跟哥哥來說是第一次的體驗,而且有一種違反常規的刺激。

那天我們去看《侏羅紀公園》,血盆大口的恐龍,和超越我體驗範圍外的聲光效果的確大開我的眼界。在電影院的空間裡,那些平面卻又寫實的恐龍們讓我感到害怕;哥哥倒是延續著興奮的心情直到家裡,重述一次內容給媽媽聽。直到今日,我已經從能享有月考半天假的小學生成了職場的實習生,我突然覺得,那三小時的電影,對爸爸來說是多麼難得的休息,在滿滿的時間表裡擠出的空檔,從工作喘息中享受片刻的天倫之樂。現在我已經忘記大部分《侏羅紀公園》的情節,只覺得那天當我步出墨黑的電影院,和煦陽光分外溫暖。

另一次看電影的回憶和媽媽有關。那時我長大了一點,大約小學五、 六年級吧,接近青春期的叛逆,耍酷、鬧脾氣,開始知道冷戰的殺傷力的年紀。那時期,《鐵達尼號》正風靡全球,禮拜六便服日,同學紛紛穿上印有《鐵達尼號》傑克與蘿絲圖像的T恤。我們家從來不追流行,爸媽也覺得那部電影對於我們來說太過成熟。就這樣,我只有羨慕的份。而我一方面想要一件,一方面覺得沒看過電影就穿T恤似乎太假面了。因為這件事,加上其他一些瑣碎的小事,我跟媽媽鬧彆扭,覺得她管太嚴了,母女倆不太開心,甚至有短暫的冷戰時期。某個禮拜六下午,媽媽突然說,要不要去看《鐵達尼號》?我心裡想,當然好,但是跟家長去看很不酷唉!那年紀的我,覺得跟朋友出去看才酷、才叫長大。但一方面敵不過《鐵達尼號》的魅力,一方面周圍朋友也都看過了,我只好跟媽媽去了。其實對於那年紀的我,並不是很了解那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有多扣人心弦,只是覺得還滿好看的;媽媽則是對電影裡蘿絲與她媽媽的衝突比較有想法,也跟我進行了一些討論。步出電影院,媽媽買給我一件我夢寐以求的《鐵達尼號》T恤。當下願望達成時並沒有預期的那麼興奮,跟媽媽的彆扭好像也是為反對而反對。事隔多年,回想當初媽媽決定帶我去看電影,有很深的意義存在,遠大於實現我那小小的鐵達尼願望。媽媽一向對於很多挫折或煩人的事很容忍,不太會說出來和表現出來。看電影,不過一個簡單的娛樂活動,愛情故事對於媽媽來講也已經不合實際,陪我進電影院,也許媽媽心裡更覺得不酷!但為了改善母女的緊張關係,媽媽踏出了她的comfort zone,這比電影裡的淒美愛情更令我感動,可是,我在十幾年後才真正體會。

(寄自新澤西州)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