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監 苦心安排 觀賽納教育改造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透視中國 -

最近一個月,深圳監獄安排了一次「煞費苦心」的世界杯「直播」。同樣的情況在四年前的南非世界杯期間也出現過。

由於時差原因以及監管政策要求,監獄的球迷不能在深夜看直播。監區為此準備了比賽錄像,相應地把「直播」 時間推遲到第二天的晚上。

「有時一天三四場比賽,但時間原因我們只能安排一場。每個人支持的球隊又不同,我們無法全部照顧到,只好讓他們自己決定,少數服從多數。」 監區警官說。進入四分之一決賽後,比賽日晚上的「直播」則一場都沒有遺漏。

四監區的直播場地就安排在監區內的活動室。這是一間大約80平米的乒乓球活動室,幾個月前曾舉辦過服刑人員參加的乒乓球比賽。

為了抵制外界信息的干擾,監區的警官對球迷封鎖了比賽消息,報紙全部延期一天發送。「這樣才有看直播的感覺。」 矯正與刑務辦公室警官黃寬皓說。安排還不止於此。杯賽開始前一天,監區的警官找到服刑人李明,讓他協助大家搞競猜。整個監區被分成49個組,以勝平負為標準,成績最好的16組將隨16支世界杯出線隊伍進入「淘汰賽」。

各監區服刑人員自辦黑板報,競猜統計每日更新。今年的冷門太多,以至於李明悲歎:「王朝淪落,黑馬行空啊!」

四監區的競猜統計公告顯示:義大利對烏拉圭的比賽猜中率只有5%,美國對葡萄牙的比賽猜中率低至2%。

淘汰賽的冷門不多見。為了一分高下,李明獻策說,除了競猜出線隊伍,還要增加進球數的競猜,決出八強。如果預測正確,球迷將得到一份來自監區的小小獎勵:一支筆或者一個筆記本,或者一條毛巾。這種參與感讓不斷晉級的小組產生一種心理上的滿足、自豪與炫耀。

「看世界杯是我們眾多教育改造專題中的一部分,並不是特殊時期的特殊內容,當然也不是服刑人員的全部。」 矯正與刑務辦公室主任葛飛說,「監獄黨委認為,服刑人員今天是罪犯,明天出獄之後就是我們的鄰居,我們要通過教育改造,消除他們的仇恨,讓他們感恩社會,從而回報社會。服刑人員的生活單調枯燥,他們的生活需要一些色彩,不能與社會隔絕;另一方面,我們的教育改造經驗告訴我們,文體活動帶來的教育改造效果是說教無法代替的。」 (中國新聞組

整理)

深圳監獄的受刑人,在高牆下踢足球。(取材自南都網/CFP

圖)

受刑人集體收看錄播的世界杯賽事。(取材自南方周末)

受刑人難得放輕鬆看世界杯。

(取材自南都網)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