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比死更令鄭捷害怕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台灣(二) -

在被檢察官求處死刑的前幾天,鄭捷向台北看守所表示「希望有室友」。這兩個月獨居房的日子,讓這個年輕人受不了。鄭捷害怕孤獨,在日後,應該會更明顯。人本心理學家佛洛姆以《孤立無援的現代人》做為學說的核心,孤立無援是目前鄭捷的處境。他殘忍殺人,所以大家都不理他,家人不去探望。從早到晚生活在不到兩坪的獨居房,沒有人可以說話,這已經是一種懲罰了。我在監所擔任心理輔導工作時,獨居房更小,是一間長、寬、高都140公分的空間,讓人站也不是、坐 也坐不好、躺也躺不正。我在那裡覺得難以呼吸,旁邊有犯人被上腳鐐,我第一個反應是「寧可被上腳鐐,也不要被關獨居房」。

20多年前的腳鐐很重,戒護人員用大鐵鎚釘腳鐐。我也試著對滋事的犯人釘鐐,手痠到三天舉不起來。鄭捷殺人後,很多人的心都上了鎖鏈,無數家庭因他而哭泣、無數親友因他而蒙羞、無數乘客因他而恐懼、無數員警因他而忙碌,整個台灣,都失去了一些自由。尤其是受害者的家人,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這種痛苦。每個家都破碎,長期承受千斤重擔,如同腳鐐纏身。 但鄭捷也在自己的人生釘下永遠打不開的腳鐐,又生活在無人可對話的囚禁空間。他的父母與家人寸步難行,都失去自由。5月21日的破壞行動,永遠無法彌補。佛洛姆在《人類破壞性的心理分析》中,檢視無數的凶殘史蹟,提醒:「破壞與殘忍具有強大的動能,無數戰爭都因此產生。」但人為何要破壞呢?原因不一定是衝著其他人,反而是為了「自己」。佛洛姆還寫了《逃避自由》及《為自己的人》等巨著,整體反省人類的困境。從昨日檢方的起訴書來看,鄭捷在國小時立下殺人報復的誓言,從 此生活有一個主題,就是「逃避約束」,非常自我中心,只要自戀特質受到傷害立刻被認為遭遇不公平對待。十年來,他徹底做一個「為自己的人」。在不同學校,自我意識強、不願意與同儕互動,殺人的誓言成為生活目標。結果呢?「永無自由」、「徹底獨居」!

獨居的英文可以用「Solitaire」,也是隱士、遁世者的意思,一個人過著隱居的生活,監獄裡即將面對死刑的人,是徹底的隱士,絕望無援。這英文單字也指「一個人玩的遊戲」。鄭捷酷愛殺人電玩,或許曾希望過著隱居的獨行俠生活。如今,卻恐懼獨居、渴望有室友。這樣的心態很多人都有吧!因為自己心中痛苦,拒絕與人互動,卻害怕孤獨。 很多人都在問:「如何避免有第二個鄭捷?」從人類歷史與人心人性來看,很難避免!請聽佛洛姆的忠告,他還寫了《愛的藝術》這本經典,提醒大家:「人與人之間的隔離是所有罪惡和羞愧的根源。對於這一隔離的解決方法是發展人性的愛和理性的力量。」(本文作者為台中前岩灣感訓總隊心輔官)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