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過界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香港記者協會發表言論自由年報,題目為《新聞自由 危成告急》,說今年是香港新聞自由幾十年來最黑暗的一年,並且宣布成立自我審查監督委員會,接受業界關於自我審查的投訴。

我即時想到的,是哪家報社沒有自我審查?報社都有立場,違反這個立場的言論如何處理?自然要經過內部討論,這不就是自我審查嗎?所以,什麼言論才是自我審查後的言論?

民國時期的大公報,被視為最公允的報紙,但在中共獲得內戰的勝利時,大公報在香港的報社便轉態,慢慢變成一面倒支持共產黨。那些被國民黨視作反動的言論,在當時的大公報來說,是自我背叛還是屬於自我審查?

一家報社的立場轉軚有什麼不可以?憑什麼要監察?最多只能唾棄吧!監察本身就是踩過界的作法,等於干預別人辦報。為什麼我不能辦一份屬於建制派的報紙?為什麼我不能偏向建制派?錢是我出的,我寧可受到讀者的唾棄蝕本也要轉軚,為什麼不行呢?你監察我,不是要左右我的決定、踩著不屬於你的界線嗎?

這是政治化,不是自由化。這是用政治的角度踩過界來干預自由化了。結果會怎樣?我們看到,在某一天裡,有兩則新聞報導同時出現,一則是信報副總編輯八月離職,一則是有線電視新聞副總裁下月離職,都變成新聞,記者查詢一番,報導說都是基於個人理由。這種「家事」也成為新聞,就是踩過界引發出來的。真是吹縐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啊!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