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手王 自述:入行40多年 巔峰 一晚3錢包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大都會綜合 - 編譯中心 / 綜合 22 日電

58歲的羅斯(Wildred Rose)畢生都在研究紐約客的「口袋」。他總在尋找「塞滿現金」的錢包,抑或是裝著大疊鈔票的口袋。

每當他發現目標,便會瞪大雙眼,向目標靠近。作為全市手段最高明「扒手」之一的羅斯說,「當人們身著西裝,或是高檔的長褲,你就能想像他們的口袋裝有大量的錢,你會知道身上有銀子。」

多年來,羅斯「扒」遍紐約的大街小巷,也多次躲過拘留與逮捕。他的這段「扒手傳奇」已持續40多年。

羅斯有時會借「善良」作案。有次他在機場的行李傳送帶旁發現一名帶著「圓鼓鼓」信封 的男子。於是他假借幫這名男士拿行李之際,神不知鬼不覺的「扒」走裝有5000元現金和一枚鑽石戒指的信封。

不過隨著信用卡的廣泛使用,扒手「事業」也遭遇下坡路。不僅人們攜帶的現金減少,不穿西裝而改穿緊身褲的男士也變多。當代社會的年輕扒手都轉向「技術流」,比如從自助取款機(ATM)下手。

而逐漸落後於時代的羅斯在3月的一次行動中,被警方逮捕,還被判入獄一年半至三年。這是只短暫「蹲過」監獄的羅斯最長的坐牢經歷。他近日在曼哈坦拘留所大樓(Manhattan Detention Complex)講述自己的故事時表示,「我們這類扒手正不斷消失,不出幾年,再也不會有我們這樣的傳統扒手。」

地鐵便衣警察的閃存卡有50名慣偷的照片,而羅斯也是其中一位,還是警方眼中最出色的一位。

這些經驗豐富的慣偷也會有滑稽的場面。有人在被「抓現行」時扮聾,有人則假裝中風,更有人善於「喬裝打扮」。常與羅斯配合的西蒙斯(Duval Simmons)就經常坐在自己手上,以防警方控訴其偷竊。不過時代變遷,扒手也不再只對現金感興趣,他們越發投身信用卡和 身分盜竊。而羅斯卻對新一代扒手後輩的偷竊手段不屑一顧,也不願向學徒傳授扒竊經驗。他說,「年輕人不會對此感興趣,他們沒耐心。」回想昔日的扒竊時光,「大豐收」乃是常有的事。羅斯會與其他拍檔頻繁在全美「出差」,在體育賽事門外的擁擠人潮中大肆作案。「生意」好的時候,羅斯會用偷來的錢帶妻子去旅行。而在1980年代,他一晚上能「收穫」三個錢包。羅斯的妻子就總是勸他「改行」,去「賣大麻」,因為一旦被捕,面臨的是輕罪,而不是盜竊的重罪。羅斯說,「那是安全些,她很擔心我。」而在這次被捕的作案中,羅斯與老搭檔—59歲的威廉姆斯(Otis Williams)在一輛北向的2號線地鐵上,扒走一位女士的錢包。兩人在西72接街車站下車後,警方看到威廉姆斯將現金取出後扔掉錢包。兩人被捕時,威廉姆斯被抄出60元現金,羅斯則有40元。在羅斯面臨判決的當天,相伴25年的妻子則闡述起他善良的為人。她說,「即便他是小偷又如何,他從未傷害過任何人,從未與人打鬥,從未騷擾婦女。他只是小偷,僅此而已。」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