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像文化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後現代」在今日已不算是新名詞,雖然作為哲學術語,它還不容易被理解,但人們畢竟有個模糊概念,例如周星馳的電影,十年前其「屎尿屁」被人視為「無厘頭」,但後來經李歐梵教授品題,馬上躍升為後現代電影的載體。又如王家衛的電影,影評家都高捧其影像世界很「後現代」,雖然王家衛本人自稱不喜歡將其電影放入「後現代」的洗衣機裡攪混。而無論如何,他的電影拍攝手法確新穎,有異於傳統的戲劇公式和單線發展,而是以破碎的敘事形式伴隨以急閃剪輯、加上時空的靈活轉換,營造另類影像美學。若如尼采所說,「後現代」是商業和技術合謀催生的東西,這個怪胎借用「後現代」的術語,便是通過電子媒介營造出「鏡像文化」,它如細菌繁殖般,以圖像符號代替抽象符號,文字日漸不再需要,過去印刷媒介的權威地位式微,「後現代」的人類以一種全新的思維方式思考問題。鏡像文化所創造的世界,沒有文字的語境和關聯,因而沒有複雜而連貫的思想,一切講求趣味性,關注的全是流動的現象而不是永恒的主體,越來越不假思索地接受外來資訊,迷戀於複製形象,沒有經過個咀嚼,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文化危機。已故的符號學大師布希亞已曾悲觀地預言,後現代有可能變成一個精神空虛和文化膚淺的世界,世界被分裂,個體被異化,個人沒有任何自我感或歷史感,彷彿成千上萬的電視頻道。現時哲學意義的後現代,似是想對這種危機作深度的解構,可惜似是敵不過商業意義的後現代。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