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菜趣談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政府在我們住的老年屋旁開了一塊菜園,分給這裡的老年人耕種,調劑生活兼打發時間。老年屋像是一個「聯合國」,黑、白、棕、黃人都有。走在樓道裡,不需深呼吸,就可嗅到各國菜餚的美味。此外,從種菜的方式和品種,幾乎可以看出鄰居們的國籍。東方人喜歡種菜,西方人喜歡種花;中國人喜歡種蘿蔔、白菜、豆角,西方人喜歡種生菜、香菜、番茄。來自發展中國家和已發展國家也有明顯不同。一般來說,來自農業國,尤其是小農經濟國家的人,種菜是重操舊業,重溫舊夢。他們種 菜方面具有明顯優勢,先深挖,鬆土上底糞,然後再栽苗下種。來自發達國家的人,不挖地、不除草、不上肥,挖個坑,丟進菜種,等著吃菜了。結果總是「草盛豆苗稀」,扒開草叢很難找到一棵像樣的菜。這裡的發達,反不如不發達;不發達,反而是一種發達。在老年屋種菜,往往表現出來自不同國家的民族,不同地區間的文化特色。因而老年屋的菜園,也是加拿大多元文化特色,表現最好的場合。種菜的哲學是,經驗加勤勞,更重要的收穫是精神和健康。看書讀報累了,到室外看到自己親手種的綠油油、朝氣勃勃的青菜,彷彿一群群活潑向上的小朋友,感到格外精神振奮, 神清氣爽,成就感帶給我無窮樂趣。種菜還可種出友誼。各家種的菜品種不同,到了收穫季節,你送我些蘿蔔、韭菜,我送你些香菜、大蔥。大家的情感和友誼,也因此而鞏固加深。鄰居們常常聚集在一起,談論種什麼菜產量高,種那種菜營養好。有時在樹蔭下聊天,不知不覺太陽已將樹蔭移走,談興卻愈來愈濃。有時已是月明星稀,交流種菜經驗的話音還在林間繚繞。種菜人交談種菜,就像母親們在交談自己的孩子般津津樂道。這些漂洋過海來到加拿大,尚未完全紮下根的移民們,彷彿更羨慕那些菜的紮根。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